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棍小村医 > 章节目录 第890章 第七针之化解针
    不一会儿,华小姐便让工作人员,拿来了六只小铜人,摆在了每人的身旁,并且在铜人的旁边摆放了六根银针。

    她微笑着朝众人道:“接下来,是你们展示针炙绝技的时候到了,稍后我会报出三颗穴位,如果你们能够在两分钟之内,将银针扎入铜人对应的穴位,则代表通过了技能测试的第一轮考核。留下来的直接进入第二轮的考核。规则介绍完比。我开始报穴位了。膻中穴、笑腰穴、将台穴。”

    华小姐一口气,便报了三颗穴。

    竞拍者们,一个个拿起银针,便往铜人对应的穴位上扎下去。

    很快,便听一名男子激动地叫了起来:“我扎准了,银针刺入,立马漏水了。”

    说完,他又是一针扎了下去,只听“啪”地一声,手中的银针断了,不由得垂头丧气,转身自觉地离场了。

    “天哪!我的针怎么也断了。”

    “我的也断了!”

    又有两男子的针断了,气呼呼地离场了。

    另外,两名男子已经扎下了银针,并且顺利取准了穴位,铜人漏出了三柱白花花的小水柱。

    “漂亮!不到一分钟,便取了三颗穴。”方小宇身旁一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一脸得意地朝方小宇瞟了一眼,见一旁的方小宇还没有扎下一针,便有些得意了。

    “小伙子,你咋还不出手呢?不会找不到穴位吧?”

    方小宇没有理会,而是暗运雷气,提起银针往,小铜人的身上刺去。

    此时的他,额头已经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穿西服的男子,见了鄙视地叹了口气道:“刚才,我以为这小子有些料呢!想不到是个水货啊!竟然连穴位都找不准,这也就算了,还他妈的紧张成这样。一看就不像个真正的行医人。估计先前的那些丹药,恐怕也是别人帮他炼的吧!”

    方小宇专注于引导体内雷气,并没有在意外界的一切。

    这时,华小姐过来了。

    她看了一下时间,便小声朝方小宇冷笑道:“方小宇没用的。你现在只剩下三十秒了,这铜人你扎不进去的。”

    说这话时,华小姐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同样的铜人,方小宇却怎么也扎不进去,这其中的秘密只有华小姐知道。

    另外五人的铜人里头装的是水,表面打了一层腊,只要找准穴位,一针下去,便会流出水柱。而方小宇的铜人则是被冰冻过的,不仅扎不进去,若用蛮力,银针必断无疑。

    事实上,此刻的方小宇并不是在盲目的用内劲推针,而是在引导雷气化解冰水。

    方小宇已经看出是华小姐搞了鬼。

    他转过脸,朝华小姐淡然笑了笑道:“没事,我自有办法。”

    华小姐高傲地答了一句:“方小宇你如果想竞拍到那一只天香鼎,就得讨好我。否则,我有一万种办法,让你没办法买到那一只天香鼎。”

    方小宇知道这美人是想得到他手中的见红消,便笑着答了一句:“你不就是想要见红消吗?拿你的天香鼎来换就成了。”

    “想得美,你能不能通过我的医术技能测试还是个问题呢!”华上姐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高傲地挺起了胸。

    话刚说完,便见方小宇手腕猛然一抖,大声喝了一句:“鬼门十三针之,第七针化解针,扎!”

    随着一股炙热的雷气灌入银针,很快便见铜人的穴位处,传来一阵阵“哧哧”的声音,同时冒出一阵阵青烟。

    随着一针刺入铜人的膻中穴,很快便从铜人的身体里,喷出一股小小的水柱。

    这诡异的一幕,令现场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

    “你,你会鬼门十三针?”

    “天哪!这针竟然烧红了?”

    两名与方小宇一起竞拍的中年男子,见到这一幕,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华小姐也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好一会儿才从嘴里挤出了一句话:“方小宇,我知道你会鬼门十三针,但没有想到你已经领悟出第七针了。太不可思议了。”

    “运气!这不过是运气而已。”

    方小宇笑了笑,将手中银针一收,再次往铜人的将台穴刺了下去,扎在了铜人的胸部,随着一阵哧啦啦作响,很快便从小铜人的胸前,喷出一股白花花的小水柱。

    方小宇有意华小姐的胸前瞄了一眼,开玩笑道:“华小姐,这小铜人是公的还是母的啊!这胸还蛮大的嘛!不会是假的吧!”

    “你”华小姐低头朝自己的胸前瞄了瞄,以为方小宇在说她的是假的,便生气地朝他瞪了一眼:“方小宇,你太过份了。你等着,接下来会有更困难的医术考核,要想得到天香鼎,没那么容易。”

    说完,华小姐便高傲地转过身,回到了小拍卖台旁,正准备,让众人接受新一轮的医术考核。

    “下面,我们接下来,将进行第二轮的医术考核”

    然而,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剩下的另外两名中年男子便自觉地举起了手,苦笑道。

    “华小姐,我决定退出竞拍。”

    “我也退出。”

    华小姐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一种莫名的挫败感,从心间升涌而起。两人消极的退出竞拍,给人的感觉像是自己的东西卖不出去似的。

    “喂!你们不能走啊!到底是怎么了?”华小姐大声喊道。

    其中一名中年男子转过身,尴尬地朝华小姐道:“华小姐我甘愿把这个机会让给方先生。我知道我没有那个本事,竞拍这个宝鼎。”

    “我也没这个本事。”

    二人说完,便转身匆匆离开。

    顿时,小拍卖厅里只剩下华小姐和两名工作人员,方小宇则坐在观众席上,显得空空荡荡。

    原本还争着要的天香鼎,一下子就变得像是没人要似的。

    华小姐无力地望着方小宇,感觉像是受到了奇耻大辱,脸色苍白。

    方小宇笑了笑,朝华小姐道:“华小姐只剩下咱们俩人了,我看这考核也免了吧!直接开个价,我把天香鼎拍走得了。”

    他顿了顿朝华小姐眨巴了一下眼睛道:“哦!对了,我忘记了,你曾经说过,天香鼎的起拍价非常低。才1元钱。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