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棍小村医 > 章节目录 第1749章 求情
    “行,咱们不谈这个。回头,聚完会,我帮你联系一下那位神医,我想应该会有办法的。”方小宇心中暗笑,哥们我就是神医啊!

    听了方小宇的话,红衣妹子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时,一旁的段玉梅忍不住,好奇地用手推了方小宇一把:“行啊!方小宇,想不到你小子几年不见,竟然会算命看相了。”

    这边刚说着,忽见她的脸色,又骤然沉了下来。

    段玉连忙用手轻轻,推了推身旁的方小宇,指着正威风凛凛地进入晏会大厅的龚长伟道:“方小宇龚长伟过来了。这小子,恐怕已经通知黑狼俱乐部的人了。你还是小心一点吧!呆会儿,宴会快完的时候,你提前从后门离开吧!”

    见段玉梅一脸担心的样子,方小宇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一脸轻松地笑了笑道:“呆会儿,再说吧!”

    听了方小宇的话,段玉梅的心中虽充满了担忧,但也不好说什么。

    她甚至心里在想,实在不行,到时候就自己拿出五万块钱,来给龚长伟赔礼道歉,然后和他说一些好话,看能不能别对方小宇下狠手。

    然而,她的这个念头刚起,便被又打消了。

    只见这时,有两名身强体壮,身高均在一米八五以上的男子,进入了晏会大厅内,来到了龚长伟的面前。

    龚长伟朝宴会大厅里的四周扫视了一眼,旋即便将目光落在了方小宇的脸上。紧接着,又用手指了指方小宇。朝两名身材高大的男子,嘀咕了几句。

    两名身材高大的男子,连连点头,并用手机对着方小宇拍了一张相片后,二人互相使了个眼色,便径直朝外头走去。

    见到两名壮汉的异样举动,宴会大厅里的人们,忍不住一个个小声议论起来。

    “今天这是怎么了?我们的龚副会长怎么带黑狼俱乐部的人过来了。”

    “唉!只怕,这里有人要倒霉了。先前有一位年轻小伙,在门口把龚副会长打了,以龚哥的性格,肯定忍不下这一口恶气。只怕,呆会儿就会有人要冲进宴会大厅,对这小子动粗了。”

    “冲进宴会大厅动粗倒不会。毕竟龚哥是这同乡会的副会长。再说他与会长刘天喜的是同村,肯定不会在宴会上闹事,要是真出了什么事,那不是相当于砸自己的牌子嘛!要知道,整个同乡会,可都是龚刘两人说了算。”

    “嗯!分析得有道理,我看等宴会散了后,那个动手打龚哥的人,会有好果子吃了。”

    听着人群中的议论声,一旁的段玉梅心中更是充满了不安,她再次朝方小宇劝了几句。方小宇也不想老是听这美人唠叨,便微笑着答应了她,说等宴会完了以后,就离开。

    话是这么说,其实他心中压根就没有想过要离开。区区一个龚长伟,他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人群中的议论声,也传到了理事会的席桌上,那些理事们,又都一个个忍不住小声议论了一番,提到了龚长伟被打的事情。

    正议论着,龚长伟过来了。

    众人立马又停了下来。一个个脸上流露出尴尬的神情。显然,都觉得背后议论副会长的私事,有些不太好。

    这时,却见同乡会的会长刘天喜站了起来。

    他愤愤不平地朝龚长伟问了一句:“长伟,到底是怎么回事?在我们的地盘,怎么还有人敢对你动手?你看要不要,我叫几个哥们过来,把那小子给收拾一顿。”

    刘天喜是同乡会的会长,又和龚长伟是同一个村的,两人关系不一般,一听副会长被打了,自然要力挺自己人。

    龚长伟微笑着朝刘天喜点了点头道:“谢谢会长,这事我自己会处理好。算了,不提这事了,来,我们一起喝酒吧!”

    说着,他便坐了下来,端起酒杯。有意岔开了话题。

    显然,他不愿提起这事。毕竟,被人打,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此时的秘书长宁超远,心里却是无比的担心。

    在了解到,对龚长伟动粗的是方小宇后,宁超远的心里忐忑不安。

    他知道,龚长伟的为人,此人睚眦必报,而且手段阴险。方小宇当着这么多老乡的面,让龚长伟丢了这么大的面子,这家伙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

    按照此人的行事风格,只怕接下来,方小宇不是断手便是断脚了。想想,自己和方小宇也算是朋友,而且还是自己把他叫来参加同乡会的。他便心怀愧疚。

    要是这小子真出了什么事,以后他回到老家龙县,都不好和方家交差了!

    思考再三后,宁超远有意往龚长伟的身旁靠近了一些,微笑着端起了酒杯,向龚长伟敬起了酒,借着这机会向方小宇求起了情。

    “龚副会长,真是不好意思。我是来替我朋友求情的。听说,刚才我朋友,方小宇在门口对你动粗了。我想替他求个情。”宁超远赔着笑脸朝龚长伟道:“稍后,我去让方小宇这小子过来给你赔礼道歉。当着众人的面,认个错。你看,这事能不能就这么算了……”

    “算了?”龚长伟突然站了起来,生气地用手拍了一下桌子,没好气地朝宁超远道:“老子被人打了,你说算了就算了?”

    “当然,不是我说了算。”宁超远一脸讨好地朝龚长伟道:“咱们都是同乡,我觉得大家没必要闹得这么僵。要不,我让方小宇这小子给你赔点钱,然后,当着大家的面给你认个错。咱们以后谁也别追究谁了行不行?”

    “行啊!”龚长伟得意地笑了笑道:“以我的身价,没有五十万,那不叫赔礼道歉。如果他方小宇拿出五十万,并当着众人的面给我跪着向我敬酒,我可以饶过他。”

    说这话的时候,龚长伟的声音特别叫得很大,就连在角落里的方小宇都听到了。

    他转过脸,朝前边的桌子望去,只见此时的宁超远是一脸的尴尬,脸色青一阵红一阵。

    “这……”宁超远面露为难之色,赔着笑脸朝龚长伟道:“方小宇的底子我了解,让他拿出五十万,肯定是很难的。你看能不能少一点,十万怎么样?”

    “少一点?”龚长伟咬了咬牙,没好气地朝宁超远骂了一句:“你他妈的,当老子是叫花子。好歹我也是身价好几千万的大老板啊!”

    见状,方小宇起身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