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棍小村医 > 章节目录 第1899章 四品符箓
    “唐老,你难道打算把这女明星也给杀了?”阿朗一脸惊讶地问道。

    “不,这两人。男的可以杀了。女的留下来,我要让她当我的女人。哈哈!”唐装老者得意地狂笑起来,目光落在程婉盈身上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极其猥琐的表情。

    忽见唐装老者,用手一轻轻拨动了一下手中的摇铃,发出“叮”地一声脆响。

    紧接着又见老者,朝身旁的艳鬼喊了一句:“上!”

    闻声,艳鬼脸色中掠过一丝冰冷的笑意,继而踮起脚尖,朝程婉盈的身旁飘忽过去。

    艳鬼伸出一双利爪,张开血盆大口,时不时还用长长的血舌,在嘴角轻舔一下,发出嗦啦啦的声音。一滴又一滴的鲜血,往地上掉,那样子极其的恐怖。

    见到这恐怖的一幕,程婉盈吓得得张大了嘴巴,发出“啊”地一声尖叫,拼命地拽住了方小宇的胳膊,往他的身旁靠过来。

    “小宇,快看……鬼……”

    这美人的身子吓得瑟瑟发抖。

    见到这一幕,唐装老者的脸色中掠过一丝得意之色,朝方小宇道:“小子,怎么样?还不快快跪下来求饶,老老实实的把支票和丹药交出来,否则,今晚就让这女鬼陪你慢慢的玩。哈哈!”

    “没什么好怕的,不就是一只女鬼嘛!”方小宇淡淡地朝那女鬼扫了一眼,旋即手掌一翻,便从手掌中飘忽出三大一小,四朵赤红的雷焰。

    见到这恐怖的一幕,女鬼的脚步立马停了下来,满脸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发出“啊”地一声惨叫,便转身飞也似地朝前逃遁。

    “五雷火?”唐装老者,一脸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慌乱地朝转身朝逃跑的女鬼大声喊了一句:“喂!不要跑啊!”

    说话间,老者不停地掐着指诀,同时口中念念有词。

    受到咒力催持的艳鬼,再次飘了回来,样子却比先前更加的恐怖了。

    只见女鬼一张血脸烂得不成人形,张牙舞爪地朝方小宇的身上扑过来,并发出一阵阵吼叫声。

    “小宇,我怕。”程婉盈吓得一声娇呼,紧紧地抱住了方小宇。

    “没事!”方小宇一把将这美人抱了起来,旋即又再次飘忽出雷焰。

    然而,这一次女鬼却丝毫不畏惧。

    见状,唐装老者大声狂笑:“小子,认输吧!这可是一只化血厉鬼,三十六凶鬼当中排行十六。此鬼,一旦现出了她的本来面目,别说是五雷火,就算是三昧真火也奈何不了她。再不认输,就去阎王爷那里报道吧!”

    “是吗?”方小宇将手伸进了法布袋,飞快地取出了天师抓鬼符,往女鬼的身上,拍了出去。

    只见一道光芒闪过,符箓带着金光,朝女鬼的身上飘飞过去。

    “斩!”

    符箓拍出,只见女鬼的身子猛然一颤,身子迅速地向后退了一步。

    女鬼目露凶光,比先前更加的狞狰可怖。

    突然,这死女人伸出锋利的爪子,一个飞跳便到了方小宇的面前,用力一扯,将他的一只衣袖给扯去了。

    “我去,这死女不仅不怕五雷火,竟然连我的三品符箓都不怕?”方小宇惊讶地叫了一句。他的符箓境界,才刚刚成长到三品,如果这都奈何不了女鬼,那他也没有办法了。

    “小子,没用的。这死女人是一只化血厉鬼,最少也要用四级符箓才能将之斩杀,除非你有逆天法宝。等死吧!呆会儿,我让这死女人把你的精气吸干。玩玩的把你玩死。哈哈!”唐装老者的脸色中掠过一丝得意,不停地掐动着手中的法诀。

    “我就不信,所有符箓,都不管用。”方小宇咬了咬牙,再次将手伸进了法布袋内,取出了一支朱砂玉笔和符纸,旋即便以极快的速度,画下了一道关公斩鬼符。

    然而,就在最后一笔,画下符脚的时候,陡然间,看到从符纸与笔锋处,闪过一道金光,顿时一道符文,浮现在符纸的上方。一时间金光闪闪,符文像金水一般在半空中流动,煞是威风。

    “我靠,不会是四品符箓吧?竟然现出流光溢彩?”方小宇激动地喊了一句:“这不对啊!我貌似还没有这么强的灵力啊!”

    话音刚落,便听耳边传来了小笔仙的声音。

    “哥哥,这是我俩一起的杰作。你的意力,加上我的灵力,一笔落成四品符箓。这次我助你一臂之力,你的念力若再提升一个境界,下次就能,独自成就四品符箓了。快,试一试四品符箓的威力吧!”小笔仙激动地喊了一句。

    “好!我这就去把这死女人给斩了。”方小宇激动地将朱砂玉笔和符纸收了起来,掐起剑指,夹着符纸,对着眼前的女鬼拍了出去。

    “天师灭鬼符!杀!”

    随着一声“杀”字出口,符箓已经朝女鬼的身上拍出。

    “啊!”女鬼张牙舞爪地朝方小宇的身上扑了过来。

    可就在这死女人,靠近方小宇的身旁时,忽听见一道金光闪过,紧接着便见,无数流动的符文,形成一个气罩,往这女鬼的身上笼罩过去,继而变成一道道像电光一样的东西,在女鬼的身上乱蹿。

    “啊……”

    女鬼触符后,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最终化作一道尘烟,彻底的消散在半空中。

    “啊……怎么……怎么会这样?”唐装老者满脸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望着那女鬼消散的地方,连连摇头道:“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不可能画得出四品符箓。没有五十年的道行,怎么可能画得出四品符箓?”

    “唐老,你可以退下了。让我来。”

    这时阿朗,冷笑一声,挺身站了出来,握紧手中的拳头,捏得咯吱吱作响。

    他是一名退役特种兵,是大富豪高德胜的侄子,同时也是八极拳的传人,铁布衫已经修炼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虽是筑基期高手,却可以凭借强硬的硬气功,用肉身扛子弹。简单的说,他的抗击打能力,相当于一名金丹期高手。

    “行吧!你上就你上吧!我……我的小叶没了。”唐老的脸色中掠过一丝沮丧的神情,咬了咬牙,退到一边去了,独自流泪去了。

    他刚才损失了一只,在三十六凶鬼图中,排名第十六位的化血厉鬼,心中正无比的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