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棍小村医 > 章节目录 第2473章 卑劣的手段
    方小宇扭头一看,大声呼喊的是一名中年妇女。

    闻声,飞机上的安全员飞快地朝那名逃跑的男子的追去。

    安全员的动作非常的迅速,三两下便将那名男子给逮住了。

    “喂!你干嘛抓我?”逃跑的男子朝安全员问道。

    “你为什么要跑,是不是你偷了乘客的东西?”安全员冷冷地喝问道。

    “偷东西?怎么可能,我堂堂上市公司的高级白领,怎么可能会干偷人东西的事情。”逃跑男子一脸愤怒地,朝安全员吼道。

    “不偷东西,你跑什么?”安全员反问道。

    “我肚子疼啊!急着上厕所,想早点下飞机啊!”男子说着,便用手捧住了自己的肚子,露出一副极为尴尬的表情。

    “上厕所?”安全员冷笑一声,喝道:“先跟我去一趟警局,调查清楚了再说。”

    “不行,我撑不住了。我是真的想上厕所了。”逃跑男皱起眉头,显得很是着急的样子。

    这时,先前那名大喊抓小偷的中年妇女,突然弯下腰,捡起一只钱包,旋即又站了起来,举起手中的钱包,大声朝安全员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误会这位先生了。刚才我发现我的钱包不见了,恰在那时,这位先生从我的面前路过,我以为是他偷了我的钱包。现在我在座位下方发现了自己的钱包。没事了,这是一场误会。你放他走吧!”

    一听这话,逃跑男子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朝安全员道:“听到没,这是一场误会。哎哟,不行了,我真的内急了,你让我先去上厕所吧!”

    男子再次皱起了眉头,用手捧住了肚子,看上去像是真的撑不住了似的。

    “你是真的闹肚子?我怎么看不太像啊!”安全员有些狐疑地望了望,眼前这位逃跑的男子,正犹豫要不要放人。

    面对安全员的质疑,人群中开始有人表达出不满意见。

    “算了吧!既然是这一场误会,又何必为难人家呢!”

    “谁没个内急的时候啊!”

    “没错,不就是跑一下的事嘛!”

    一时间,机舱内游客们的目光,纷纷落在了那名逃跑男子的身上。

    方小宇只是淡然一笑,并没有打算太过关注这事,正准备从人群中挤过去。

    这时,却有一名卷发女子,从他的身旁挤了过去。方小宇明显的感觉到有一只手,往他的身上蹭了一下。

    紧接着,忽见卷发女子身子一阵踉跄,发出一声“啊”地轻呼,向前倒去。

    卷发女子料想,方小宇定会伸手去扶她。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方小宇并没有出手,只是静静地看着这女人。

    眼看快要摔倒了,忽见卷发女子伸手往椅子上一撑,整个身子一个回弹,挺着一对姑奶奶,往方小宇的身上倒了下来。

    “对不起!”女子一只手搂住了方小宇,很快又轻轻推开了他,满脸歉意地朝方小宇点头笑了一笑。

    方小宇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侧目一瞧,惊讶地发现在自己的口袋里,多出了一枚钻石戒指。

    “乖乖!好快的手法啊!这是想玩栽赃游戏么?”方小宇心中暗自感叹,卷发女人手段高明的同时,立马取出了三枚银针,准备想办法治一治这女人。

    可就在这时,忽见卷发女子一脸惊慌地,用手在自己的身上摸了起来:“哦!天哪,我的钻戒不见了。”

    听到女子的惊呼声,人们纷纷扭头望向了女子。

    卷发女子装作一副很是惊慌的样子,在身上摸来摸去,时不时又挠一下自己的头发。

    见状,原本打算放逃跑男子走人的那名安全员,脸色骤然沉了下来。

    他没好气地朝先前那名逃跑男子吼道:“先生,现在飞机上有人掉了戒指,你有着极大的嫌疑,所以你暂时还不能离开。”

    说话间,安全员的手比先前加了几成力,双手像一把铁钳一般,钳住了男子的手,令他不能动弹。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男子炸毛了。

    他与中年妇女两人,本是卷发女子,在候机大厅时临时买通的托。目的就是看形势变化,随时配合她的意思演戏。

    卷发女子是宫田静美的同伙,她又是受到宫田静美的指示,才让这一对男女有意演的戏。

    宫田静美是巫法社潜伏,在华夏的重要线人,自然是冰雪聪明,一看机舱外的形势,便已经知道了事局的变化,遂擅自作出决定,想办法让方小宇先入局,找机会让警方,把方小宇与人群分离开来。然后,再通知巫法社的人好对方小宇下手。

    这一步险棋,是她在机场遇见方小宇的时候,便想出来的。早就与卷发女子商量好了,现在一切按照原计划执行罢了。

    宫田静美自以为,计划会天衣无缝。

    不想,那名安全员却是一个直性子,拽住了逃跑的男子不依不饶,不让他走人。

    这下逃跑男子急了,他将求助的目光,望向了卷发女子。

    卷发女子示意地点了点头,并将手伸进了文胸里,摸出了两颗像绿豆大小的黑色丸子。

    逃跑的男子会心地眨巴了一下眼睛,明白了卷发女子的意思,是要他继续装下去。

    “你为什么,要扣留我?”逃跑男子很是生气地朝安全员吼道:“我是真的内急了。”

    “内急了也不行,你必须接受调查。”安全员冷冷地朝逃跑男子瞟了一眼道:“再说,我看你这内急,恐怕是装的吧!”

    此话一出,人们立马议论起来。但奇怪的是,风向却变了,没有人再骂安全员,而是纷纷指责那名逃跑的男子。

    逃跑男子急得额头冒出冷汗来了。他再也没办法装下去了。

    可就在这时,却见卷发女子手指轻轻一弹,一颗黑色的小丸子,以极其隐蔽的手段,击打在逃跑男子的气海穴,令他身子猛然一颤。

    “啊不行,我要走了。我我是真的扛不住了。”忽见逃跑男子一脸心急地,捧住了自己的肚子,紧接着便听“扑哧”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从这家伙的肚子里泄漏出来,很快,一股难闻的臭味,在机舱内飘散开来。

    “你”逃跑男子一脸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望着卷发女子,想要说点什么,却又不敢开口,最终只好苦着脸,朝安全员道:“我我真的拉了。”

    这一幕,看得方小宇都有些想笑了。他心中暗笑,这个日本女人,为了拿下他,可谓是下了血本了。连这种卑劣手段都使出来了。

    他倒要看一看,接下来,这女人的戏还能怎么演,巫法社到底能有多无耻和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