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棍小村医 > 章节目录 第2698章 霸道玉罗刹
    “嗨!”相扑运动员,应了一句,立马便挺身朝前走去,准备伸手抓住方小宇。

    “等等!”

    这时,朱雀公主跑了过来,连忙挡在了方小宇的面前。

    她一脸正色地朝佟少道:“他是我的表哥,随我一起前来参加这一次跨海药材交流会的。”

    “是吗?”佟少眯着双眼朝朱雀公主扫了一眼,旋即便得意地笑道:“朱雀公主,您大概忘记了,这一次药品交流会的规则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朱雀门只有一个名额。我可以给你面子,但却无法给你表哥面子。您的这位表哥,连邀请函都没有。接下来,恐怕,我要把他扔海里去了。”

    此话一出,立马引来众保镖们的一阵哄堂大笑。

    “快,把这小子扔海里去。”

    “哈哈!这小子这下死定了。”

    “完了,你死定了。”

    众人保镖们,对方小宇发出阵阵嘲讽声。

    见状,朱雀公主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看来,有人要倒霉了。”

    “没错,是有人要倒霉了。”佟少一脸得意地笑着朝朱雀公主道:“你表哥接下来死定了。”

    “不,我说的是你要倒霉了。”朱雀公主高傲地挺了挺胸,旋即朝一旁的方小宇使了个眼色道:“他们不给我面子,看来,只有靠你自己了。我先上去了。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

    说完,朱雀公主便转身,朝酒吧的外头走去。

    “我去,还蛮会找台阶下嘛!”佟少鄙视地朝朱雀公主瞟了一眼,旋即目光又朝方小宇那边望了望。

    此时的方小宇,已然转过身,跟在朱雀公主的身后。对于这等小角色,他压根就没有兴趣。是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站住!”佟少大声朝方小宇吼了一句,旋即又朝身旁的那名相扑运动员,使了个眼色道:“给我拿下这小子,扔海里喂鲨鱼。”

    “嗨!”相扑运动员,点头应了一声,张开双臂,便朝方小宇的身上扑了过去。

    眼看,相扑运动员庞大的身躯,就要扑倒在方小宇的身上了。

    就在这时,却见方小宇转身向后轻轻拍了一掌。

    只听“啪”地一声巨响,顿时一股巨大的掌力,强行将相扑运动员,给拍飞了出去。

    “轰!”

    相扑运动员,庞大的身躯宛如一面倒塌的墙,落砸在酒吧里的桌椅上,立马将桌子椅子,以及上边的啤酒瓶、杯子等杂物,砸成了一堆碎片。

    “气死我了!”相朴运动员,生气地站了起来,挥舞着拳头,准备再次迎战。

    “跪下!”方小宇转身,轻轻弹出了两枚银针,击打在相扑运动员的膝盖上,当即便痛得他跪了下去。

    “啊这怎么会这样?”佟少见自己请来的相扑高手,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方小宇给击得跪倒在地,不由得气得脸红耳赤。

    方小宇的这一掌,早已引起了酒吧内,客人们的注意。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

    “我去,这小子一掌就能将一名相扑运动员给拍飞了。这也太牛了吧!”

    “而且听说这名相扑运动员,是学过了内门功法的,怎么就成这样了。”

    “据说是一名金丹初期的相扑高手。”

    人群中的议论声,和先前相扑运动员倒地时的那一声巨响,早已引起了坐在角落里的玉罗刹的注意。

    “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了?过去看看。”玉罗刹朝身旁的女随从使了个眼色。

    “是!”女随从立马站了起来,朝出事地点快步走去。

    方小宇用余光扫了一眼,立马便发现了玉罗刹的那名随从。这少妇,他见过,正是在白马峰时陪护在玉罗刹身旁的那名贴身警卫。

    “麻烦大了,千万不能让这女魔头给认出来了。”方小宇暗叫一声不好,转身便飞快地朝门外走去。

    “小子,你有种别跑。待我叫人过来,你定死了。”佟少生气地对着方小宇的背影,骂了起来。

    方小宇没有理会,而是快步出了酒吧。

    就在他刚转身离开的一刹那,玉罗刹本人,也站了起来,快步来到了出事的地点。

    “刚才,那小子叫什么名字?”玉罗刹气急败坏地一把揪住了佟少的衣领。

    “你你干嘛?”佟少吓得脸色苍白,气急败坏地朝玉罗刹咆哮道:“我是鲍劈公子的表弟,你不能伤害我,否则,一定会有人收拾你的。”

    “去死吧!”玉罗刹轻轻一推,便直接将佟少推出了十米开外。

    只听“砰”地一声巨响,他的身子像抛蓝球一样,从半空中落了下来,重重地砸在了船板上,将结实的钢板砸得变了形,当场便从嘴里吐出一口浓浓的鲜血,两眼一闭,生死不明。

    玉罗刹连瞬都没有瞬他一眼,而是朝前走了几步,朝先前方小宇消失的地方张望了几眼,旋即又朝自己派出去的那名女随从问了一句:“看清楚刚才,那小子没?我怎么觉得他像上次在白马峰遇见的那个和我抢幽灵战士的采药郎。”

    “不会吧!”玉罗刹的贴身警卫,小声应了一句摇头道:“我没看太清楚,不过,我想应该不会是那个小子。要知道,今天来这里的,可都是药材界有头脸的大人物。那小子不过是一个采药郎罢了。他怎么可能会来这里。”

    “也是!”玉罗刹点了点头,旋即便轻声叹了口气道:“看来,是我想多了。走,我们继续喝酒去。”

    “是!”

    两人相视一笑,转身又继续朝酒吧里边走去。

    刚转身,酒吧外头又来了一波人马。

    只见一名二十**的壮年男子,带着两名蓝色黄发的国外保镖,径直进入了酒吧内。

    “这是怎么了?”壮年男子见酒吧内一片狼藉,当即脸色便沉了下来。

    先前的那名被玉罗刹斩断手臂的蓝色西服男,像见到了亲爹一般,立马迎了上去。

    “鲍劈少爷,您一定要替我们作主。你看,我们佟少被人打成这样了,都都没气了。”蓝色西服男用手指了指,倒在地上,正吐着鲜血的佟少,大声喊道,说话间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