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春花开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修炼
    在外面无聊的站了会儿,见林洲没有要唤她进去伺候的意思,便回了屋。

    想起少爷交代过的话,便将那本心法翻了出来,仔细认真的看了一遍,发现有好多的字太过复杂,她根本不认识,而那些认识的字拼凑在一起后,她又完全不能理解。

    无比挫败的放下书,开始伤春悲秋起来。

    虽说她现在也是有慧根,可以修仙的人,可是不论从外在还是内在,她隔着林洲岂止是十万八千里远,简直是三十万六千里远啊!

    而且她发现,少爷好像很烦她。

    她烦躁地抓抓头,无比忧伤的拿起那本心法。

    突然,一个巧妙的接近林洲的机会,悄然而生。

    林洲正细细的专研着无极心法,正品得入神时,一声“扣扣”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林洲皱皱眉,“进来。”

    穆沐捧着书,苦着脸走到林洲面前,问道:“少爷,奴婢愚笨,这本心法中,竟有大半的字不认识……”

    林州耐心纠正她,“你以后无需再叫我少爷。”

    穆沐乖巧点头,“是,少爷。”

    林州:“……”

    见她听不进去,他也懒得再说,由她去了。

    拿起“无极心法”,很有耐心的给她念了一遍,穆沐痴痴的听着,还没听过瘾呢,心法便已念完了。

    她眨巴眨巴眼,道:“字虽是认识了,但却是一句都看不懂……”

    林洲顿了顿,很是诚实的表示,“嗯,这心法的内容确实深奥,我也还没完全看明白。这样吧,现在也到了晚饭时间,你先去吃饭,等你吃完我差不多就能看明白了,到时我在教你,省得教些错的给你。”

    “您不吃饭么?”

    “我不饿,不用管我。”

    “那奴婢把饭拿回来吃吧。”他不吃,她怎么会有胃口。

    林洲觉得这方法可行,便点点头,“嗯。”

    穆沐便乐颠颠的去拿饭了。

    饭堂之前去过,她记性不是太好,兜了两圈才找到。

    此时正是饭点,饭堂前已排了长长几条队伍,穆沐找了个看似稍微短一点的排了进去。

    站她旁边的,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一边排着队,一边低头看着书。

    穆沐打眼一看那书的封面,觉得有些熟悉,再一想,原来是无极心法。

    左右看了看,发现有一小半的人在拿着无极心法看,穆沐猜,应该是和她差不多,新进来的,还没搞懂心法的意思呢。

    排了有大半个时辰,终于轮到穆沐了。

    本想着要挑几个林洲喜欢的菜回去的,结果一看就两个菜,青菜和白豆腐,外加一个白馒头。

    她看着递过来的一人份饭菜,陪着笑道:“阿伯,我们有两个人。”

    那打菜的大伯很是不耐烦,“一人只能拿一份。”

    后面排着的人开始不耐烦了。

    “快点啊,墨迹什么呢!”

    穆沐只得接过木碗,退到了一边。

    见天色渐暗,她怕久等的林洲饿着,便急急忙忙的回了茅屋。

    轻轻敲了敲门,喊道:“少爷。”

    温润的声音从里传来,“进来。”

    她推开门,将木碗放在了矮柜上。

    那矮柜有半人高,下面的抽屉可以放衣服,而上面,刚好可以搁些东西,很是方便。

    林洲放下书,见只有一份饭菜,便道:“为何只有一份?”

    穆沐有些委屈,“饭堂的大伯说一人只能拿一份。”

    林洲笑笑,“哦,那你吃吧,我不饿。”

    穆沐感动,“少爷吃,奴婢回来的时候见饭堂还排了老长的队呢,没那么快关门,等您吃完了奴婢将碗送回去,顺便吃饭。”

    林洲听罢没在说话,拿起馒头,就着青菜豆腐细细的吃起来。

    就是啃个馒头也那么的帅!

    待林洲吃完,穆沐拿了碗,再次去了饭堂。

    这时天已有些暗了,饭堂周围也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影,穆沐跑过去将木碗递进窗口,问道:“大伯,还有饭么?”

    没人回答她。

    她哀哀一叹,“啊……要饿肚子了今天。”

    刚想转身离开,一只木碗放在了窗边,里面放了两个馒头。

    穆沐惊喜,连连道谢,“谢谢大伯?”

    窗内一个粗壮的声音传来,“剩的,不吃也是浪费。”

    穆沐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吃了起来,三下两下便将两个馒头啃完了,拍拍身上的碎屑,起身将碗放在了窗边。

    “大伯,碗放这儿了。”转身往茅屋走去。

    这时天色已黑了下来,幸运的是今晚的月亮特别亮,足矣让她分辨回去的方向。

    拐过前面的弯就到了,她加快了脚步。

    就在这时,一旁的树干后面,突然钻出个黑影来,饶是她人丑胆大,也实实在在的吓了一跳。

    她拍拍胸脯,一句“吓死我了”还没出口,便被对方一声吼给吓了回去。

    “啊~吓死老子了,他妈的,长这样半夜也敢出门,真是造孽!”说话的,正是那黑影的主人,长得瘦瘦的一个少爷,一脸的青春痘。

    穆沐抿着嘴没说话。

    那少年说完转身便走了,徒留委屈气闷的穆沐在那儿站着。

    她站了会儿,低声嘀咕道:“自己不看路,却说我长得吓人,太过分了!”等她会法术后,第一件事就是祛掉脸上这个讨厌的胎记。

    愤愤的走回茅屋,见林洲坐在门口的石墩上。

    她心中一喜,小跑过去。

    “少爷!”

    “怎么去了这么久。”

    少爷竟这么关心她,“……天太黑,走错路了。”她仅有的一丝自尊心,使她隐瞒了路上遭遇的事情。

    林洲拿出无极心法,“我刚刚认真的研究过了,对心法的大概意思已经明白了,我先给你讲解下,你先去悟一悟,等以后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我再教教你。”

    原来是为这个在等她。

    虽有些失望,但,想到林洲对她的问题这么上心,她还是很感动的。

    两人就着月光细细的讨论了一番,严格来说,是林洲就着月光,给穆沐上了节课。

    课毕,二人各回各屋了。

    次日,天才麻亮穆沐便起床了,习惯使然。

    出屋一看,林洲的屋门紧闭,她想,林洲应该还在睡觉,梳洗一番后,天便完全亮了。

    见林洲的屋门仍然紧闭,她便拿了心法坐在石墩上细细的看起来。

    经过林洲昨夜的讲解,那些深奥的句子也能稍稍明白了,再按着书中的图解,盘膝而坐,心绪放空,尽量的融入自然之中。

    可她盘膝坐了会儿,发现想要将自己和自然融为一体,着实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

    首先在石墩上稍坐会儿后,脚踝处和尾椎骨便硌得生疼,根本无法专心,其次,正是仲夏时节,蚊子太多,总是打扰她的思绪,最后这桩,最为重要,心绪要如何放空,这是个问题!

    她眼一闭就会想起林洲那张英俊的脸,怎么赶都赶不走。

    杂念太多,怎么可能融入自然,感受天道。

    这样不好。

    她还要修炼法术来祛胎记的。

    ……

    于是她打坐打到日上三竿,却是连门都没找着。

    “吱呀”轻响,林洲开门出屋了。

    穆沐忙站起来,喊了声“少爷。”

    林洲见穆沐正在打坐,很是欣慰,便问道:“感觉如何?”

    感觉不怎么好……

    “奴婢愚笨,根本不知如何将自身融入自然之中。”

    林洲笑了笑说道:“摒除一切杂念,沉心,静气,忘我。”

    穆沐虚心受教,“多谢少爷教教诲。”

    “走吧,去吃饭。”说着率先朝饭堂走去。

    穆沐小跑跟上。

    饭堂一如既往的人多,饭菜和昨天一样,馒头青菜白豆腐。

    穆沐和林洲坐在饭堂边的树桩上,解决了难以下咽的早饭。

    林州一回到住处就进了屋,穆沐跟在他身后吃了个“闭门羹”,尴尬的摸摸鼻子,回了自己的屋子。

    于是二人便都关进屋内,开始修炼起来。

    确切的说,开始修炼的只是林洲一人,因为穆沐根本不能融入自然。

    慧根的优劣,在此时展露无疑。

    如此过了有七八日,穆沐的修炼没有任何进展。

    反倒是林洲,每日除了吃饭就是修炼,份外的刻苦,昨天已在执事堂领取了物资,穆沐偷偷瞄了几眼,发现就是个黑色的小袋子。

    无极心法共有九重,据穆沐这几日打听到的消息,若是想突破无极九重,起码得十年,这还是慧根极佳的弟子。

    据说无极宗的天才弟子,突破无极九重也花了整整八年。

    穆沐想,人家天才都用了八年才突破无极九重,那她这个废材,不知八十年能不能突破无极九重。

    更重要的是,听说突破无极九重之后,只是修仙的开始。

    无极宗内只有一种修炼心法,那就是无极心法,但是无极心法却是分了阶段的。

    有基础心法,初级心法,中级心法,高级心法,和无极仙法。

    然而,修仙界里,每个宗门每个人修炼的心法都不同,为了方便,就对几个大阶段统一了名称。

    无极宗的基础心法便相当于凝气期,当你突破基础心法第九重之后,便到了筑基期,依此类推,分别是,凝气期,筑基期,结丹期,结婴期,化凡期。而突破化凡期以后,便是飞升成仙了。(未免看得混乱,我便后面一种分级来计算修为阶级)

    如此,才算是功德圆满了。

    穆沐摸摸脸上的胎记,先给自己订了个小目标。

    管它飞升不飞升,她要努力修炼,先将脸上的胎记祛了再说。

    如此平淡的过了半个多月,穆沐终于在一个宁静的傍晚,成功的进入了无极一重。

    傍晚时分,淡淡的月光自窗口照进来,洒了她一身。

    她沐浴在月光中,盘膝静心,感受着天道。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突觉全身毛孔舒张,有暖暖的乳白色气体,自她张开的毛孔钻入了她的体内,顺着经脉,汇入丹田。

    她并没有因此而激动,反倒特别的宁静,用心感受着柔光汇入丹田后的那份飘渺与空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