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春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凝气一层
    再次睁眼时,天已泛起了鱼肚白。

    穆沐起身伸了个懒腰,感觉精神饱满,头脑清明。

    林洲的屋门紧闭,穆沐知道,他肯定还在修炼。

    她现在成功进入凝气一层,可以去执事堂领取物资了,反正现在林洲还在修炼,她索性起身去了执事堂。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执事堂的人气竟比饭堂还要火爆,里面人头攒动,穆沐真害怕这些人一个不小心,会不会将屋子给挤塌了。

    门边站了两个维护秩序的白衣弟子,她走过去恭敬的问道:“师兄我是刚凝气一层的弟子,是来领物资的,您知道在哪儿领么。”

    那白衣弟子倒没有因她长得丑而漏出异样的目光,语气平和的回答她,“大厅最右边的房间里就是。”

    穆沐听完松了口气,还好不用挤进去,“谢谢师兄。”

    “不用。”

    木制的柜台后面,盘膝坐着个小伙子,感觉有人走近,忽的睁开了眼睛。

    穆沐堆着笑,“师兄,我是来领取物资的。”

    小伙子的眼睛在她身上转了转,缓缓开口:“叫什么名字?”

    “穆沐。”穆沐本就是她的真名,而且她一直觉得小春这个名字,特别的土气。

    小伙子拿出一个玉牌,又问道:“哪两个字,这是要备案的。”

    穆沐想了想,“第一个穆是肃穆的穆,第二个沐是沐浴的沐。”

    小伙子抬手在玉牌上打出一道法决,然后拿起玉牌对着穆沐照了一下。

    穆沐不明所以。

    小伙子将玉牌和一个储物袋递给了穆沐,道:“可以了。”

    穆沐很好奇这个黑色的小袋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于是不耻下问,“师兄,这黑口袋是个什么东西?”

    小伙子很有耐心的给她解释了一遍:“储物袋,顾名思义,就是装东西的。”

    穆沐“哦”了一声,抬手去解袋口的绳子,却发现那绳子竟是缝死在上面的,根本解不开,于是惊讶的说道:“咦?师兄,这个是不是坏掉了。”

    小伙子见穆沐不停的拉着储物袋,很是无语,他只得将储物袋的用法细细解释了一遍。

    穆沐拿着东西,灰溜溜的出了执事堂。

    她也太蠢了些,这只有进入凝气一层才能领取的东西,想也不是凡物,当然那用法也不可能是凡法了。

    她按着小伙子说的方法,运转神念,并操控神念进入储物袋中,(至于运转神念,也是那个小伙子教她的,不然,她可能直到筑基都不会知道,原来进入凝气一层之后,会产生神念这种神奇的东西。)然后储物袋内的一切便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只是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本超级厚的书,静静的飘在黑暗之中。

    好小气……

    回到茅草屋,将那本书拿出来翻了翻,前篇是宗门须知,而后篇则记载了一些简单的小法术。

    宗门须知她并不感兴趣,她将那些小法术认真的看了一遍,发现,根本没有她可以学习的,因为就连最低级的驭物术,都得修至凝气二层才可以学。

    悻悻的收起书,听见隔壁有开门声,她急忙跑出了屋子。

    林州看着穆沐腰间不停晃动的储物袋,笑得温煦,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

    他笑得实在好看,穆沐的小心脏狂跳,未免她的小心脏太过兴奋,导致她充血而亡,她忙没话找话。

    “少爷起来啦。”废话一句。

    林州终于收起了那夺人神魂的笑,“走吧,去吃饭。”

    “嗳!”

    吃完饭,穆沐提议,“少爷,咱们去外门转转,买些生活用品吧。”

    林州很干脆的拒绝了,“你自己去吧。”

    穆沐点了点头,目送林州离开。

    无极宗分内门和外门,内门收的要么慧根上佳,要么有钱。而外门弟子,都是慧根劣质如穆沐那样的。

    你可能会问,修仙界的统一货币不是灵石么,凡人界的银钱拿到无极宗又有什么用。

    修仙者只有突破结丹期才可完全辟谷,而在结丹期之前,还是要吃五谷杂粮的,特别是凝气期,除了体内含有灵气能施些简单的法术之外,其它地方与凡人无异,仍旧要吃喝拉撒,只是吃喝拉撒的间隔要比凡人长。无极宗每年收徒众多,而且从凡人修至结丹期,不知要多少年,这几百上千号人,光每日的吃食就得不少银钱,修仙者又不种田,哪来的粮食,便只有花银子去山下买了。

    像穆沐这种劣质慧根,其实是根本进不了外院的,但林家有钱啊。林丞相心疼儿子小小年纪离开父母,一人在外生死难测,便弄了个有慧根的在他身边伺候,以防他出现什么危险,倒时也能有人照应一二,虽然这个人慧根垃圾,但总归有个心理寄托不是。

    她来到无极宗最西侧,那里是外门所在。

    由于外门都很穷,为了生存,他们会在修炼之余做些小生意,维持生计。

    穆沐站在一个杂货摊边,挑选着必需品。

    这里跟山下的集市一样,道路两旁摆了许多的小摊,卖着琳琅满目的小商品,只不过这些摊位的老板,不会扯着嗓子去吆喝,而是盘腿而坐,闭目修炼。

    每样商品后面都标了价格,客人挑选完毕后,只需将银钱放进摊前的木盆里。这样这些外门弟子即可修炼,又可赚钱,而且还给内门的弟子提供了方便。

    她认真挑了许多东西,算了算价格,刚好是三两银子。

    她看了看挑的东西,虽数量有些多,但都不是贵重物品,而且质量都超级的差,所以她觉得三两银子有些些的贵了,但又一想,人家来回跑的也很辛苦,便忍住了还价的冲动,拿出三两碎银,放进了木盆里边。

    三两银子呀!三两银子对她来说,可是笔巨款!

    将东西一一收进了储物袋,由于东西有些多,储物袋被塞得满满当当的。

    办完正事,她便慢悠悠的逛了起来,毕竟是个小姑娘,正是爱玩的年纪。

    一个卖饰品的小摊让她眼前一亮,小姑娘嘛,那些亮闪闪,花花绿绿的小东西对她们的吸引力总是巨大的,再加上穆沐之前在林府很少出门,更是对这些东西无比的好奇。

    她拿起一个透明手串试着带了带,觉得很好看,看了看价格,竟然要五两银子,她万分留恋的取下手串放了回去。

    这时,一个女声在她身旁响起,“哇!吓我一跳……这长得什么东西?”

    穆沐知道是在说她,她扭头看了看说话的女人,是个和她一般大小的姑娘,长得一副可爱模样,可说话却这般可恶。

    以前别人说她丑,她都不以为意,她一直觉得,自己又不是唱戏,又不需要用脸吃饭,要长那么好看干什么。

    可是现在她却特别在意别人对她的样貌进行评价,这样貌是天生父母给的,关她什么事,她也想生的漂亮点,这样于己于人都好不是,可天不遂人愿,她偏偏就生得这么丑了。

    一次两次的被人这么说,她真的很生气。

    路过那人身边时,还隐约听见两人的说话声,“你小点声儿,小心让她听见。”

    “我赵红玉怕过谁!”口气很是嚣张。

    “好好好,你最行,可是这样当面戳人家痛处,非君子所为。”

    “切,我是个女人,才不要做什么君子……”

    说话声渐渐淹没在了空气里。

    穆沐发誓,等她以后长本事了,第一桩事,定是要想办法祛了脸上的胎记。而第二桩事,若是以后有幸再遇到那姑娘的话,她一定要狠狠揍她屁股几下,以报今日之仇。

    问她为什么今天不揍?她傻呀,她明显能感觉到对方的灵气比她要强,而且那穿着,那蛮横的气势,肯定是有后台的呀,再说这周围全是人,能不能得手先不说,单说她若真的打了那姑娘的屁股,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到时她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回到住处时,她的气基本已全消了,她这人有一桩好,那就是想得特别开,不会去钻那又滑又硬的牛角尖。

    将买的东西拿了出来,木盆有四个,两个大的,两个小的,小的洗脸,大的洗脚,她和林州一人一个。

    茶具一套摆在了矮柜上边,另一套是给林州买的,但他的屋门紧闭,肯定是在修炼,便只能等会儿给他了。

    而她买的那套小些的桌椅,她是准备放在外面的。

    门外有颗枇杷树,枝繁叶茂的,她想将桌椅放在这儿,修炼之余,还可以坐在这儿喝喝茶,赏赏月。

    折腾了半天终于将桌椅的位置摆好,她坐上去试了试,觉得还是很舒服的。

    另外她还买了个小炉子,还有些劣质茶叶,还有些针啊线啊这些小东西。

    拿起小木盆,跑到河边端了半盆水,然后烧了炉子,兴致勃勃的准备煮茶了。

    她以前没煮过茶,像煮茶这么高雅的事情,一般都是林月亲自来,或是由墨菊和墨莲来的,还轮不到她这个二等丫鬟。

    而她以前也没喝过几次茶,今天见着那小杂货摊有卖茶叶,看价格又不贵,便喜滋滋的买了点,满足一下好奇心。

    鼓捣了半天,终于弄好了,小心翼翼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生怕弄洒了。细细的品了一口,发现根本不像那些小姐夫人说的那样奇妙,总结一个字,那就是,苦!!!

    悻悻的放下茶杯,已没了初时的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