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春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法术
    林州皱着眉头看了穆沐半晌,方说道:“你的卖身契我早撕了,你不是婢女。”

    听到这话,穆沐心里的委屈之感消了那么一丝丝,但却并没有说话。

    这时两人已走到了茅草屋,林州坐到了枇杷树下的凳子上,“宗门小比还有半个月,最近几天李长老应该就会召集紫竹峰所有弟子。”

    穆沐“哦”了一声。

    林州抬头,“你若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

    穆沐点头,“嗯。”

    林州说完站起身,说了句“我去有点事”,便走了。

    穆沐此刻心中无比的低落,不知是因为林州教训她的那句话,还是因为赵红莲。

    她心中一烦,就觉得头皮痒,使劲在头顶抓了半晌,还是觉得痒,便将发绳一解,洗了个头发。

    昨天买的两个法术攻击方面的玉简,她还没来得及看。

    宗门小比还有半个月,这半个月她决定将这两个法术练习下,有空的时候去交易会或是月落城转转,看看还有没有其它适合她学习的法术。

    坐在奇葩树下一边晒头发,一边看了看两个玉简。

    一个叫“欲仙欲死”,听名字感觉非常的邪恶,其实它不过是一种能让人产生幻境的法术,深处在幻境之中的人,会陷入一些让他极度幸福,或是极度绝望的场景。

    总结一句话:让你在幻境的折磨下生死不得。

    当然这个法术对那些意志坚定的人,没那么大的功效。这是个弊端。

    另一个叫“禁锢术”,法术施展之后会凭空出现许多灵气藤蔓,做出你所指示的动作。

    这个法术和驭物术有那么一点点相似,只不过驭物术并没有那么强的束缚之力。

    下午,雪牙摇着尾巴蹦蹦跳跳的往茅草屋跑,灵活的穿过茂密的紫竹林,茅草屋已近在眼前。

    它纵身一跃,结果着力不稳,脚下一滑,摔在了地上。

    动动爪子,刚想爬起来,突然一阵巨痛自胸口传来,慢慢侵入它的大脑,将它席卷,差点淹没它的意识。

    它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强行稳住心神,忍着剧烈的疼痛,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抬起头,还视周围。

    那宁静的茅草屋早已不见,茂密的紫竹林也消失无踪,印入它眼帘的,只有漫天血红。

    这场景它非常的熟悉,这一千年间,午夜梦回中,总会出现这样可怕的场景。

    可是,那个噩梦不是已经过去了么?主人也早已被镇压了。

    它呢,不是正跟着主人新收的婢女,生活在无极宗,寻找紫龙髓么?

    难道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它临死之前所出现的幻觉么?

    不可能!

    主人被重伤,小丸的剑灵差点被打散,它也被打得只剩一口气。

    最后被那些王八蛋镇压在了界域之中。

    这一千年来所受的煎熬,心中的滔天恨意,怎么可能会是它的幻觉!

    既然它没有出现幻觉,那就一定是这周围有古怪。

    难道是幻境!

    它修为虽然掉光,但是元神还是比较强大的,虽入了幻境,却入得不深。

    它在荒芜的空间里,四处寻了寻,最后在一处血红色的树林间停了下来。

    当年大战之处,是处荒漠,根本就不可能出现树木。

    就是这里!

    它一个翻滚,身体瞬间变大,抬起利爪突现的手掌,使劲一挥,劲风拂过,血红色的树木全部折断。

    就在树木折断的瞬间,血红天空被撕裂,明媚的阳光洒了它一身,那破旧的茅草屋慢慢显现在它面前。

    穆沐看着不过一息间就恢复正常的雪牙,内心很是失望。

    这幻术看着不靠谱啊!

    雪牙呲着雪白的犬牙,愤怒的看着穆沐,“给我个解释!”

    穆沐挠挠头,一脸失望的说道:“我刚买了个攻击玉简,就想找人试试效果,不过,我觉得我可能是买了个假货。”

    雪牙晃晃悠悠的走到穆沐对面,拿尾巴搔搔胡须,一脸的得意,“并非那幻术不行,只是你找错了对象。”

    穆沐见它那得意的小胡须一抖一抖的,手指痒痒,真想给它揪下来。

    “我的修为虽然没了,但我的元神却比实际要强大一些,你那幻术虽能让我入境,但幻出的场景却是残缺不全,根本骗不过我!”

    穆沐反问:“也就是说,这个幻术其实还是蛮厉害的?”

    雪牙点头,“我的元神强度相当于一位筑基期的修士,竟也能被困上一息,就证明这幻术还是有些厉害的!”

    它口气间的得意是掩也掩不住,穆沐自动忽略掉了它那欠揍的表情,兴奋的追问,“那就是说,我这个幻术能对付筑基期以下的所有修士了!”若真是这样,她岂不是捡到宝了。

    雪牙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

    穆沐不明所以,急切的追问,“到底是可以,还是不可以!”

    雪牙抬起小肉爪摸了摸鼻子,解释道:“暂时困住一个修为高你许多的修士确实可以,不过,对手的元神虽不能强悍到发现幻境之中的破绽,但却能以强悍的法力将幻境打碎。”

    穆沐已完全被雪牙搞糊涂了,耐着性子问它,“你不是说元神低于筑基期的,根本就发现不了那是幻境么?若对手发现不了是幻境,又怎么会直接用法力将之打碎?你这根本就是前后矛盾!”

    雪牙有些尴尬的默默鼻子,纠结半晌,才吞吞吐吐道:“我的元神手上严重,表面上是筑基期这个样子,若按你们无极心法来算的话,其实……可能……应该只有无极七重左右……所以,如果那人的心智刚好很坚定的话,是很难困住的……”

    穆沐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一把揪住了雪牙脖子后头的软肉上,将它拎了起来,大骂道:“叫你装逼!害我空欢喜一场!”

    雪牙蹬着四条小短腿,高喊道:“放肆!快放我下来!”

    “放过你也可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穆沐威胁它。

    雪牙心里那个气呀!一个刚刚修仙的小丫头,竟然敢这么对待它,“哼!我答应你,你放开我!”

    穆沐满意的点点头,松开手指,雪牙摔落到了地上。

    它落地的瞬间,就着惯性,就地一个翻滚,接着撒开四条,风一般的往前跑了,一边跑还一边骂,“愚蠢的人类!有种你来抓我呀!来呀来呀!”

    穆沐反应的也很快,就雪牙一个翻滚准备开跑之时,手中急忙掐诀,默念法诀,使出了“禁锢术”。

    不过一息,“禁锢术”成型,化成一根柔软的藤蔓,将迅速跑开的雪牙的四条腿死死缠住了。

    施展这“禁锢术”不过几息的时间,她体内的灵气就被抽走了一小半。

    若持续施展个一盏茶的功夫,恐怕没将对手治住,她自己就先灵气透支被对手打成肉饼了。

    不过还好,她有灵母。

    心念变幻间,灵母已被她紧紧握在了手中,其上发出源源不断的精纯灵气,持续的输入进了她的体内。

    雪牙正蹦哒着,突然腿上一沉,整个身体就像断线的风筝一样,自半空中掉到了地面上,摔了个口啃泥。

    它低头一看,就见它毛茸茸的腿部缠着一道细细的乳白色的物质。

    它一看便知,这东西是灵气幻化的。

    动动爪子,发现那道灵气竟越缠越紧。

    区区一道灵气就想困住它,简直是异想天开。

    它张开嘴,呲着白森森的牙齿,一口咬在了灵气藤蔓上,那藤蔓柔韧度虽强,但也敌不过雪牙那口尖利的牙齿,片刻之后“嘣”一声响,灵气藤蔓咻的断开了。

    雪牙站起身,抖了抖蓬松的毛发,一脸的挑衅,“来啊!继续啊!”

    穆沐一抬手,磅礴的灵气瞬间分成了无数细丝,喷射向一脸挑衅的雪牙。

    雪牙见状转身就跑,它的奔跑速度虽快,可那灵气细丝的速度却更加的快,不过几息之间便到了它的近前,将它团团围住,裹成了个粽子。

    雪牙一点也不担心,蜷着身体窝在灵气壁垒中,呲着牙齿,“咔擦咔擦”的啃着灵气细丝,活像只老鼠。

    不过几息之间,那个厚厚的灵气壁垒,便被雪牙啃穿了,它爬在缝隙之中,舔着嘴唇,意犹未尽的说道:“嗯,味道还挺不错的,再来一点。”

    穆沐这下也怒了,加倍的输出灵气,分成无数股之后,将细细的灵气丝线织成了一张密密的大网。

    雪牙大笑三声,“刚那个大粽子都困不住我,何况是这张全是洞洞的网!”

    它话音刚困,就见那大网一分为二,二分做四,四变成八,层层叠叠,向它兜头罩了下来。

    它暗自冷笑,立马亮出它雪白的牙齿,“咔擦咔擦”的啃了起来。

    “嘣”断了一根,“嘣嘣”数声以后,灵气细丝又断了数根。

    眼看那密密的一张网就要破开,突然那灵气细丝向种子一样,慢慢的发芽伸展开来,一根根细丝瞬间连接,大网竟然自动缝合了。

    雪牙呆了一呆,嘴一撇,撒泼道:“哼!你耍赖!”

    穆沐反问,“我怎么耍赖了?”

    雪牙指着她手中的灵母道:“你使用道具了!而且我还不能变身,若是我能变身的话,你这破网我瞬间就能挣破了!”

    雪牙的身份特殊,未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它尽量不在无极宗或是穆沐的熟人跟前说话或是变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