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春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宗门小比(2)
    穆沐看着羞愤离去的小姑娘,感觉更加的紧张了。

    她感觉自己的实力应该是和那个小姑娘差不多的,那么轮到自己上场的时候会不会也被别人这么三两下就解决了。

    白简见穆沐皱着一张脸,似乎非常的紧张,便开口宽慰她,“不用紧张,输了就输了,没什么丢脸的,若是一次失败都经受不住,那修仙这条路,也走不长久。”

    穆沐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也是哈。”

    “接下来上场的是七百五十九号。”陈风大声喊道。

    他话音一落,一个二十多岁眉清目秀的年轻小伙轻跃上擂台,接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紧随其后,跳上了擂台。

    陈风大手一挥,“比赛开始!”

    那二人招呼都没打一声,便纷纷拿出法器,斗在了一起。

    年轻小伙拿的是一把白羽扇,挥动间飓风突起,其间还夹杂着一些黑针,那黑针细如牛毛,对方只要一个不小心便会被扎成蚂蜂窝。

    中年男人也不是吃素的,抬手一抓,一把黑伞应声而开,夹着黑针的飓风在碰到伞面时,“轰隆”一声响,全被弹了回去。

    穆沐看到此不禁惊呼一声,“哇!”这些人的法器简直一个比一个厉害。

    飓风夹着黑针全部反弹,朝着年轻小伙扑去,年轻小伙脸色如常,白羽扇轻轻一挥,飓风便化作一片黑烟,消散开来。

    中年男人趁年轻小伙对付飓风的间隙,又自储物袋中拿出一把红缨枪,暴喝一声,朝年轻小伙挑去。

    眼见那红缨枪已碰到了年轻小伙的衣角,只要再往前一点,那年轻小伙立刻便会肠穿肚烂。

    中年男人嘴角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谁知,异变突生,就在红缨枪的枪头抵到年轻小伙腰间时,中年男人不知为何?身体突然抽搐了一下,接着软倒在地。

    底下众人看得是莫名其妙,不明白本已胜券在握的中年男人,为何突然倒下了。

    穆沐也很好奇,惊呼道:“啊!他怎么倒下了?”

    白简皱着眉头盯着擂台上的两人看了半晌,有些不确定的道:“或许是那黑烟有古怪。”

    “黑烟?”穆沐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却怎么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出现过黑烟。

    中年男人身体不住抽搐,软软的倒在地上,但神智却非常的清晰,他愤怒的抬头盯了年轻小伙一眼,骂道:“阴险!”

    年轻小伙呵呵一笑,“我阴险不阴险是次要,现在你就要输了才是重点?”

    中年男人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有种就杀了我,反正我是不会认输的。”

    宗门判定输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一方脚部接触到了地面。第二种是一方亲口认输。

    若比赛途中将对方打死了,一律交由执法堂处理。

    据说只要进了执法堂的人,基本没有出来的,就算有出来的,也一律变成了废人。

    所以中年男人才那么的有恃无恐,他断定年轻小伙不敢拿他怎么样。

    年轻小伙听闻中年男人如此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打开白羽扇悠闲的扇了起来,那姿态,无比的潇洒。

    接着年轻小伙忽的一挥白羽扇,一阵飓风平底而起,不同于刚才的是,这次的飓风里没有黑针,只是一道单纯的飓风。

    飓风呈呼啸之势,刮向了软倒在地的中年男人,就见中年男人被飓风吹动,慢慢来到了擂台边沿。

    年轻小伙拽拽的朝中年男人摆摆手,就听“咚”一声响,中年男人自擂台上掉了下来。

    台下瞬间爆发出一片笑声。

    台下那些女弟子看着台上潇洒的年轻小伙,俱都通红了脸,小心脏不由自主的狠狠跳了几跳。

    穆沐心中虽有了林州,但这并不妨碍她看美男,看着台上潇洒帅气的少年,她那脆弱的小心脏,也不争气的跳了一下。

    “一群花痴!”突然一个声音自穆沐身后响起,穆沐愣了一下,急忙扭头去看。

    就见赵大宝一脸鄙视的看着自己,穆沐羞窘的辩解道:“怎么就花痴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叫欣赏,你懂不懂?”

    白简“噗嗤”一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穆沐听到白简的笑声,就是再厚的脸皮也有些崩不住了,恼羞成怒的转过头,不再理会二人。

    赵大宝拍拍她肩膀,问道:“你是五号擂台?”

    穆沐没好气的答:“不然呢?难道专门来看俊小伙么!”

    赵大宝哈哈大笑起来,“怎么?恼羞成怒了?”

    穆沐望着擂台,不理会他的调侃。

    赵大宝见她不说话,便挤到了穆沐和白简中间,穆沐却突然扭头问道:“你几号?”

    赵大宝避而不谈,反问道:“你呢?”

    穆沐老实的告诉了他,“我二百五十一号,你呢?”

    赵大宝点点头,走去问白简,“白兄,你几号?”

    白简道:“一号,你呢?”

    赵大宝扭过头,指着擂台道:“快看,开始了。”

    白简听闻扭过头去,看向了擂台之上。

    就见两个中年男人,斗得是难分难舍。

    白简好骗,穆沐可不会上当,她突的笑了起来,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一样,咋呼起来,“你不会就是那个二百五吧?哈哈哈……”

    赵大宝脸色不变的说道:“对啊,我是二百五十号,有什么问题么?”

    穆沐笑得更欢了。

    就在二人说话间,台上的比试结果已经出来了。

    陈风身边站着那个身穿白色道袍的中年男人,“这一局,陆钢胜。”

    陆钢谦虚的对台下众人拱了拱手,低调的从擂台一角跳了下去。

    “接下来上场的是一号。”

    白简就是一号。

    穆沐紧张的扭头去看白简,就见白简一脸淡然,没一点紧张的感觉。

    白简足尖一点,跳上擂台,和他同时跳上擂台的,是个满脸青春痘的男人。

    穆沐盯着那男人的脸看了半晌,觉得很是面熟,但就是想不起到底是在哪儿见过。

    白简礼貌的报了家门,“在下白简,紫竹峰弟子。”

    对面那满脸青春痘的男人同样报出了家门,“在下秦存窦,绝凌峰弟子。”

    穆沐听到秦存窦那尖细的嗓音,突然想了起来,这人不就是她刚来宗门时,一次半夜回屋时遇到的,而且对方还那样羞辱过她,她怎么可能忘了。

    陈风大喊一声:“比试正式开始!”

    话音方落,二人纷纷拿出法器,打了起来。

    秦存窦双手各拿一把弯刀,身影极快的朝白简攻了过去,白简也不赖,尽管对方速度快得只剩残影,他总能险险躲过。

    穆沐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那秦存窦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她真怕白简躲避不及,被那弯刀划伤。

    白简的法器是一张弓,不过那弓上并没有搭箭,他在躲闪秦存窦的攻击时,抬手将弓拉满,那原本空荡荡的弓上一根透明色的羽箭慢慢显现,最后越来越清晰,随着“铮”的一声闷响,那羽箭瞬间飞了出去,在空中一分为二,二变做四,最后擂台之上密密麻麻全是白简的羽箭。

    这下换做秦存窦躲避了,就见他的残影满擂台的晃,突然一声闷哼响起,秦存窦的速度稍稍慢了那么一点,接着哼哼数声,秦存窦直接自半空中掉了下来。

    他连忙高声叫道:“我认输!”

    擂台之上密密麻麻朝他涌来的羽箭,突的一顿,他喘了口气喊道:“我认输!”

    就见那密密麻麻的羽箭突的一震,全部合在一起,变回了一支羽箭,白简手一抬,羽箭收回。

    陈风自擂台一角走了上来宣布道:“这一局白简胜。”

    穆沐欢呼一声,激动的鼓起了掌。

    在雷鸣般的掌声中,白简淡然的跳下擂台,走到了穆沐和赵大宝身边。

    就在白简刚刚站定之时,穆沐突觉身边一阵骚动,一个女弟子自一旁挤了过来,站到了白简面前,羞涩的说道:“白师兄,我叫冰雪梨,我喜欢你,我们做个朋友可以么?”

    白简还是头回遇到这种事情,非常的尴尬,求助似的扭头去看穆沐和赵大宝。

    穆沐早被震呆了,她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主动的女人,震惊之余,不由又有些羡慕对方的胆量。

    赵大宝乐呵呵的替白简回答道:“可以啊!你哪个峰的,下次我们出去玩给你传纸鹤。”

    冰雪梨红着笑脸激动的将一个玉简塞到了白简手中,急促的说了句,“里面有我的地址,白师兄一定记得给我传纸鹤。”便扭身跑了。

    冰雪梨一走,那原本鸦雀无声的人群瞬间爆发出一片善意的笑声,甚至还有人起哄道:“小兄弟,艳福不浅啊!”

    接着便有人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白简站在那儿手脚都不知该往哪儿放了,还好陈风及时的开口,“接下来上场的是五百三十号。”

    于是众人便闭了嘴,专心看起了比赛。

    白简心不在焉的看了会儿,对穆沐和赵大宝道:“我去看看林州那边的情况。”

    穆沐其实我也很想去看林州比试,但又怕错过自己的比赛,便对白简道:“好啊!看了回去讲给我听。”

    白简点点头,转身走了。

    白简刚走,赵大宝便嬉笑起来,“他害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