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春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宗门小比(3)
    穆沐和赵大宝站在五号擂台下看了大半天比试,才听陈风喊道:“接下来上场的是二百五十一号。”

    穆沐心脏狂跳,紧张的抓住了赵大宝的袖子。

    赵大宝拍拍穆沐的脑袋,安慰道:“不用怕,就当对面是颗白菜,法术随便放,等打不过了就认输。”

    穆沐深吸一口气,将雪牙自头顶扒拉下来,递给了赵大宝,自己跳上了擂台。

    和她比试的是个年轻小伙,长得斯斯文文的。

    “在下文仁,丹道峰弟子。”文仁礼貌的拱拱手。

    原本紧张万分的穆沐,此刻突然平静了下来,同样对着文仁拱了拱手,道:“在下穆沐,紫竹峰弟子。”

    “比试正式开始!”

    话音一落,穆沐瞬间放出灵气罩,将周身里里外外裹了厚厚几层,同时拿出红蛇舞,蓄势待发的看着对方。

    对方倒是一点也不急,不紧不慢的自储物袋中拿出一鼎巴掌大小的丹炉。

    穆沐傻眼了,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奇葩的法器。

    也不知那丹炉之中有什么古怪,穆沐决定先下手为强,蓄足灵气一鞭子抽向了对面的文仁。

    文仁人如其名,不仅长得斯文,那动作也是非常的斯文,见穆沐的鞭子抽过来,不急也不徐的抬抬手,那丹炉微微一晃,炉口一斜,穆沐的红蛇舞竟然被那小小的丹炉吸住了。

    穆沐一惊,急忙往回拉,可那炉中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将红蛇舞的另一头咬得死紧。

    她忙按住把手上的按钮,看看能不能将鞭子收回变成短刀,结果令她非常的失望。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穆沐使劲拽了几次发现根本拽不动之后,心中默念口诀,使出了“欲仙欲死”。

    文仁见丹炉将对方的法器死死吸住之后,手一翻,一根长矛被他紧紧握在了手中,他抬手用力往前一掷,长矛呼啸着扎向穆沐的胸口。

    血光四溅,穆沐痛眼一翻,倒在了血泊之中。

    四周惊呼声响起,有人大声叫嚷着:“杀人啦!有人趁比试故意伤人性命!”

    文仁也是吓了一大跳,他掷出长矛时特地避开了对方要害,怎么长矛突然就偏了方向扎在了对方胸口!

    他不相信的走到穆沐身边,抬手在她鼻尖探了探,声息全无!

    他顿时吓得全身冰凉,大声辩解起来,“不是我杀的!她是自己死掉的!”

    陈风自擂台边走上来,一提文仁衣领抬手一招,一群黑衣人突然从天而降,将文仁绑了个结实,准备带回执法堂。

    执法堂的恐怖之处文仁是听说过的,他可不想死在里面,拼命的挣扎起来,“我没杀人!我没杀人!”

    然而并没人相信他的话,那群黑衣人将他一提,去了执法堂。

    他心中的恐惧越来越盛,最后全部化做绝望……

    穆沐的“欲仙欲死”将将放出,就见那文仁投掷长矛的动作突然一顿,她知道,这是“欲仙欲死”开始奏效了。

    就是现在。

    她将死死卡在丹炉中的红蛇舞一扔,使出“禁锢术”化做一张大网,将文仁兜头罩住,接着飞起一脚将还处在呆滞状态的文仁踢下了擂台。

    从穆沐使出“欲仙欲死”,到踢文仁下擂台,不过才几息的功夫。

    台下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文仁被包成个粽子踹了下来。

    文仁身体刚一落地,那网便消失了,文仁也从深深的幻境之中清醒了过来。

    文仁呆呆坐了会儿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中可幻术,心中虽然不甘,但输了就是输了,潇洒的自地上爬起来,掸掸衣服上的灰尘,“在下输了。”说完收回自己的法器,转身走出了人群。

    穆沐感觉这一切都跟做梦似的,没想到这么简单就将对方打败了。

    “这一局穆沐胜。”

    底下掌声雷动。

    穆沐跳下擂台,喜滋滋的走到赵大宝身边。

    “嗯,表现的很好,临危不乱。不过等你下一场比试,那幻术可能就没那么好用了。”赵大宝中肯的评价。

    穆沐点头,这点她也明白,刚刚她之所以能那么顺利的赢得比赛,完全是因为对方不清楚她的招式,被她突然放出的幻术迷惑住了,在场众人都不是傻子,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也都有了防备,等到她下一场比试时,幻术肯定就没那么好使了。

    “接下来上场的是二百五十号。”

    “到你了。”穆沐对身边的赵大宝说道,经过刚才那场比试,她已没有刚开始那么紧张了。

    赵大宝跳上擂台,和他比试的是个年轻女人,长得还挺好看。

    “在下赵大宝,归元峰弟子。”

    “年晓,丹道峰弟子。”

    “比试正式开始!”

    赵大宝在周身结出一层防御罩,接着往储物袋中一抓,各式各样的符箓被他捏在手中。

    年晓的动作更快,拿出一柄细长的剑,飞身而起刺向了赵大宝。

    赵大宝刚刚拿出符箓,一抬头便见年晓挥着剑攻了过来,他对着年晓抬手甩出一张雷符,年晓动作灵敏的闪到一边,那雷符瞬间爆炸,黑烟阵阵。

    年晓根本没有理会那爆炸的雷符,在躲过雷符之后,便又举着剑攻向了赵大宝,赵大宝一边躲一边继续朝年晓扔雷符。

    就这样,两人你追我躲,你躲我追,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追逐大赛。

    就这样一盏茶后,赵大宝手中的符箓只剩下三张,而年晓体内的灵气也有些不足。

    赵大宝见年晓动作稍稍慢了下来,猜她定是灵气不足,于是心中一喜。

    谁知年晓突然自储物袋中摸出一个玉瓶,倒出一颗乳白色的丹药吞了下去。

    那丹药穆沐认识,正是她前几天买过一瓶的补灵丹。

    赵大宝刷刷又扔出两张符箓,此时他手中只剩了最后一张。

    年晓轻松躲过赵大宝的符箓,不依不饶的拿剑刺向了赵大宝。

    赵大宝躲闪间扔出了最后一张符箓,年晓条件反射的往旁边一闪,结果等了半晌也没听见爆炸声。

    以为是赵大宝故意拿张假符箓戏弄于她,不禁恼羞成怒,举着剑气势汹汹的刺向了赵大宝。

    赵大宝手一翻,一面乌黑色盾牌突然出现,将年晓寒光阵阵的剑挡了开去。

    年晓一手举剑一手掐诀,突然一条绿色藤蔓自地底伸出,将赵大宝手上的盾牌死死缠住,并拽了下来。

    没了盾牌的保护,年晓锋利的剑尖直指赵大宝的胸口,“铮”一声闷响,赵大宝那结实的防御罩将年晓凌厉的剑尖挡了开去,他的防御罩也在瞬间消失。

    在防御罩消失的瞬间,赵大宝连连大叫,“我认输我认输!”

    年晓闻言,收回了刺向赵大宝的剑。

    陈风自擂台边走上来宣布,“这一局年晓胜。”

    赵大宝跳下擂台,有些丧气的走到穆沐身边。

    穆沐疑惑的问他,“你难道就没一件攻击法器么?”

    赵大宝一摊手,“之前是有一件的,但是前不久不小心弄丢了,我身上的灵石又都买了制作符箓的材料,所以就没买新的攻击法器。”

    穆沐闻言反驳道:“不对啊,我前几天和你出去时还见你买了五瓶补灵丹,一共花了一百颗灵石,你怎么就没灵石买攻击法器了?”

    赵大宝默了默,“我就是想看看我的符箓厉害不厉害……”

    “结果呢?”对于赵大宝这种消极对待宗门小比的态度,穆沐有些生气。

    “……”赵大宝没说话。

    穆沐见他不说话,也不好再说什么,转了话题,“我去那边看看我家少爷比试的如何了,你要不要去。”

    赵大宝摆摆手,“我就不去了,我最近在学习一种新的符箓,我要回去抓紧研究下,你去吧。”

    穆沐觉得赵大宝对制作符箓实在是太过痴迷,这样不好,但这是赵大宝自己的事情,她没资格去评判对方,便点了点头,“嗯,那我走了。”

    此次无极小比参赛的弟子有八百多人,比试一般时间是三天,第一天因人数众多,只有一轮比试,刷掉四百多人,第二天比试下来,人数锐减,只剩了不到百人,最后一天便是争夺魁首。

    二号擂台上一男一女打得正欢,穆沐在人群中找了找,并没有看到林州的身影。

    心中猜测他可能是回去了。

    便转过身准备回住处。

    “那边,七号擂台。”雪牙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

    “嗯?”穆沐惊诧万分,“七号擂台?你怎么知道的?”

    雪牙得意的甩甩尾巴,“闻气味。”它不敢开口说话,依然用神念给她传音。

    穆沐了解的点点头,“嗯也是,一般动物的嗅觉都是非常灵敏的。”

    雪牙更加得意了,毛茸茸的尾巴在穆沐脸上扫来扫去。

    穆沐却突然想到一个无比严肃的问题,“你每次拉屎或是拉尿之后有没有清理一下的?”

    穆沐话题转得太快,雪牙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穆沐将雪牙自头顶揪了下来,一脸严肃的问它,“就是拉完屎之后有没擦屁股啊?”

    雪牙一脸疑惑,“我擦不擦屁股和你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