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春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宗门小比(6)
    林州赢得第一局比试之后便进入了下一轮,他和穆沐坐了会儿后,去了李长老处抽号码。

    穆沐已经被淘汰,于是便跟着林州看他比试。

    经过两轮比试下来,比试人数锐减,只剩两百来人。

    林州此次抽到的号码是五十九号,和他比试的是名凝气七层的弟子,名王勇,归元峰弟子。

    两人恶斗一番之后,王勇险胜。

    林州上一场的比试弟子,修为在凝气六层,林州修为才凝气四层,越两级还将对方打败,着实惊艳了场下众人。

    后面那场虽然输了,但王勇高了林州三级,胜得还特别吃力,所以林州虽败犹荣。

    经过这两场比试,林州在无极宗也算小有名气。

    林州自擂台上下来之后,执事走上前开始叫号,“七十八号上场比试!”

    执事方说完,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弟子跳上擂台,男弟子方站定,一个修长的黑色身影紧接着跳了上去。

    穆沐一看,那修长的黑色身影不正是单良么!

    “单兄,真是巧啊,接下来的比试还望单兄高抬贵手,别让在下输的太难堪。”魁梧男子嘴角挂着讥笑,语气中带着满满的挑衅之意。

    单良听闻此言抬眼认真打量对方半晌,才恍然想起对方身份,“熊庄!你还没被刷下去呢?”然而说出的话着实很欠揍。

    熊庄怒瞪着眼恨恨看了单良半晌,忽的冷笑一声,“做人别太骄傲,不然……死得会很惨!”

    就见熊庄话一说完,左手一翻一把弯月刀已被他紧紧握在手中,接着一指单良,“是个男人就正正经经的打一场,别总缩在壳里当乌龟!”

    单良闻言狭长的双眼眯起,自储物袋中拿出一口黑碗,碗口巴掌大小,他将黑碗往头顶一抛,那黑碗便悬浮在他头顶,碗口正对着熊庄。

    穆沐低声问白简,“那个熊庄是不是和单良有什么仇?我看那样子,似恨不得将单良抽筋扒骨一样。”

    “熊庄是云叶峰弟子,而且我听说之前和单良比试的那个,和他关系不一般。”白简解释道。

    穆沐了解的点点。难怪了,原来是新仇加旧恨。

    两人说话间台上的二人已斗在了一处。

    不过这次单良没像前几场那样托大,弄个防御法器让人打。就见他扔出黑碗之后,便立刻拿出了自己的攻击法器,一条软鞭。

    穆沐看着单良手中那根银色长鞭,不禁偷偷看了看自己储物袋中的红蛇舞,暗自感叹,为何同样是鞭子,人家那条威风凛凛得像条龙,而自己的,却挫得向条蚯蚓。

    熊庄的弯月刀舞得是虎虎生威,刀刀强横得砍向单良。

    单良的长鞭像条灵活的小蛇,将逼近的弯月刀一卷一拉,弯月刀便偏了方向。刀在挥动间放出的数道利刃,统统被单良头顶的黑碗吸收,接着幽黑的碗底一阵收缩,就见那刚被吸收的利刃又尽数飞了出来,迅猛的攻向了熊庄。

    穆沐看到此处,去绝凌峰拜师学艺的想法更甚。陡然想到前不久才得罪了单良,若自己再去绝凌峰拜师,岂不羊入虎口!如此一想便有些惆怅起来。等这场比试结束了,自己一定要寻他道个歉!

    台上两人斗了十几个回合之后,熊庄渐渐不敌,最后单良银鞭一甩,将熊庄绑了个结实,再一拉,熊庄魁梧的身体“砰”的掉下了擂台。

    台下“啪啪啪”的鼓起了掌。熊庄自地上爬起来,灰溜溜的走出了人群。

    单良一跳下擂台,台下围观的弟子立刻朝他围了过去。

    “师兄,那黑碗卖么?”

    “师兄!银鞭卖不卖?”

    单良心情颇好的对蜂蛹过来的弟子道:“别挤别挤,都有都有!”说着自储物袋中拿出一堆黑碗,又道:“不过那银鞭只有一件,不卖,若是你们实在喜欢,可以来找我,我可以为你们量身定制一样适合你们自身使用的法器。”

    蜂蛹在单良身边的弟子都兴奋的附和着单良的话。

    “这黑碗是攻防皆可的法器,制作起来不仅费材料还费精力,所以一个要二十五颗灵石。”单良开始坐地起价。

    那些弟子听完价格之后眼都没眨一下,争先恐后的往外掏灵石。

    “唉!”穆沐轻轻叹了口气,“都是有钱人呐!”

    林州和白简二人闻言,纷纷笑了起来。

    白简指了其中一个衣着华贵的男弟子道:“他是月落城赵家的少爷,每月光父母亲给的灵石就有上百块,并且每月家族公中也会补贴灵石。”

    来无极宗半年时间,穆沐对月落城的赵家印象就是:有钱!有权!实在叫她这样无权无势的人,特别的羡慕。

    不一会儿单良的碗便卖了个精光,他摸了摸储物袋一脸的满足,和那些弟子一一打过招呼之后,潇洒离去。

    穆沐的眼睛一直盯着单良,就见他走到绝凌峰弟子休息区,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

    而林州和白简正专心看着台上的比试,并没注意到穆沐的异样,“少爷,白师兄,我有些事情去一趟。”

    林州点点头,“嗯。”

    穆沐内心很是紧张忐忑,害怕热脸贴了冷屁股,她站在离单良不远的一颗树下踌躇半晌,最始终鼓不起勇气过去。

    就在这时,原本坐在石块上摸着储物袋傻乐的单良突然站起身,转过身子朝她这边走了过来。

    穆沐心中一松。太好了,他走过来了,这样我就可以当做是偶遇,然后非常自然的给他道个歉,这样不管他接不接受,我都没那么尴尬不是。

    正想着,单良已走到了她身边,她措了措词,刚想开口,就听单良在她身边站定,无比自恋的问她:“你爱上我了?”

    穆沐呆住,张着嘴“啊”了一声,那模样,傻到了极点。

    单良转个身往树上一靠,姿态无比的潇洒,“不过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还是专心修炼,努力提升自己比较好。”

    穆沐脸爆红,不是羞的是气的,气的狠了说话也结巴起来,“我……你你你……我有喜欢的人的!你别胡说!”

    单良见她脸红结巴,以为是羞的,于是轻轻点了点头,道:“我懂我懂!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似你这种,喜欢在一旁偷窥的小姑娘了。”

    穆沐眼泪都快气出来了,红着眼睛急切的解释道:“我……我只是来给你道歉的!我心中只有我家少爷!”

    单良见她眼眶泛红,完全不似那些小姑娘被他拒绝之后的娇羞姿态,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真的搞错了。

    见自己将个小姑娘差点弄哭了,一时有些尴尬,站直身子扭头四周瞧了瞧,见并没人注意这边,便低声道:“跟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对了你刚说道歉?什么意思?”

    穆沐闻言抽了抽鼻子,组织了下语言,“那个,就是刚刚比试的时候我说话有些冲,希望单师兄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单良此时才算是彻底明白了,原来这个丑丫头是怕自己因为刚才的争论记恨在心,继而对她打击报复。

    “你尽可以放心,我单良的心眼还没那么小!”

    穆沐闻言心中一松,“我当然知道单师兄不会是那等心胸狭窄之人,只是觉得应该过来给师兄道个歉。”

    单良摆摆手,“言论自由的道理我还是懂的!我抽号码去了。”说着便从穆沐身边走过,去了绝凌峰周长老那儿。

    见单良走远,穆沐才小声嘀咕了一句,“自恋自大的人。”

    穆沐怕自己的异样让林州看见,便在树下站了会儿,平复好情绪才往林州的方向走去。

    经过大半天的比试,最后还站在擂台上的只剩下三人。

    分别是归元峰的夏皓,云叶峰的常宁,绝凌峰的单良。

    接下就是抽号,抽到单号的便可直接进入下一轮,抽到双号的两人要进行一场比试,赢的人才可进入下一轮。

    单良运气特别好,抽到了单独的号码,所以无需比试,直接进入下一轮。

    令穆沐微感惊讶的是归元峰的夏皓竟然是个女子,五官十分的精致,穿着打扮很是利落,没有一般女子身上的那种柔弱,浑身上下都透着股英气。

    穆沐看二人打架看了半天,觉得两人的实力是差不多的,只不过常宁的法器要比夏皓的厉害。

    夏皓两只手上分别握着把匕首,她的双腿脚踝处,也分别绑了两把匕首,她的攻击速度特别快,在擂台上左突右攻,动作快得只剩抹虚影。

    夏皓的攻击常宁根本躲不过,总在一个不经意间,被夏皓的匕首划上那么一刀,不过不知常宁施了什么法,那锋利的匕首划在他身上,别说流血了,就连衣服都没划破。

    常宁只防不攻,因为他就算还手也根本打不到身法快如电的夏皓。

    如此几个回合之后,夏皓的灵气开始不足。

    身法快得弊端便是灵气消耗的特别快。

    夏皓吃了一颗补灵丹,稍稍恢复了些灵气,抬手朝常宁扔出一张符箓。

    就听“轰隆”一声巨响,擂台上瞬间浓烟滚滚。

    浓烟散去,常宁的身影慢慢显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