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春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拜师
    “真是可惜……你运气不怎么好,我师父刚好闭关了,没个大几年出不来。”单良非常好心的提醒穆沐。

    穆沐闻言很是失望,“多谢师兄告知,那我就先回去了。”说完转过身就想走。

    单良却将她叫住,“等等。”

    穆沐闻言不情不愿的停住脚步,扭过头问道:“师兄还有什么事么?”

    单良抱起双臂,围着穆沐走了一圈,语气勉强的说道:“你拜我为师吧!”

    “啊?”穆沐以为自己听错,傻呆呆的抬头看单良,见他表情认真,并没调笑自己的意思。

    “怎么?嫌我教不了你么?我的炼器术虽不算高明,但教你还是绰绰有余了。”单良见穆沐一脸的不情愿,心中不禁有些不爽。

    穆沐连忙摇头,认真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这样太麻烦师兄,师兄那么忙,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的。”

    单良见穆沐表情诚恳,点了点头,原谅了她的不识抬举,“好了,就这么说定了,以后你就是我徒弟,逢单号的日子就过来绝凌峰找我。我今天有事,不能教你,明天刚好是单号,你申时过来。”说完抬腿就准备走。

    穆沐急忙追上去叫道:“师兄师兄,那个,我觉得这样不是太好,毕竟宗门有规定筑基期前是不可以收徒的,这样若是让宗门发现,肯定不怎么好。”

    单良听她这么说,迈步的腿停了下来,偏头一脸不认同的对穆沐道:“修仙路上像你这种性格可不好,前怕狼后怕虎的,最后只会掉沟里淹死。”

    穆沐将他的话在脑中过了一遍,觉得他这话有些强词夺理,想反驳又怕说话太冲又将他得罪,于是放缓了语气,“可要是周长老知道你骗他,难免会伤心。”

    单良哈哈大笑起来,“我师父没到筑基期的时候,收了三个徒弟。就算他知道了,也只会夸我厉害,怎么可能会伤心。”

    “……”这样她还能怎么说。

    单良一边往绝凌峰外走,一边喊穆沐,“走啊!站那儿干嘛,师父都拜了,还不回去。”

    穆沐磨磨蹭蹭的抬腿,慢吞吞的跟在了单良身后。

    单良走了几步脚步一顿,扭过头一脸不耐烦,“你没吃饭?”

    穆沐见单良一脸凶相,忙加快步伐。

    单良看着穆沐摇头叹气半晌,才幽幽说道:“造孽啊!”

    穆沐不知道他那句“造孽啊”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话,也没接话,脚步飞快的往前走着。

    单良人高腿长三两步就走到了穆沐身边,看了看穆沐头顶的雪牙,惊讶的问她,“这是你的灵宠?”

    穆沐点头。

    单良又看了半晌,说道:“长得很可爱,不过那眼神呆滞无神,一看就没什么用,也只有你们这些小姑娘喜欢养这种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原本趴在穆沐头顶打盹的雪牙,闻言瞬间清醒不过,眼带杀气的看着单良,暗暗给穆沐传音道:“个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等哪天老娘修为恢复了,将他那几根黄毛统统拨光。”

    穆沐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暗暗用牙齿使劲咬住嘴里的软肉,才将笑意死死忍了下去。

    单良见自己话一说完,雪牙抬头死死盯住他,眼神中杀气腾腾,见此他欣慰的笑了起来,“嗯,看来还是通些灵性的,倒也不算太拙。”

    小半个时辰之后,二人终于走到十二峰中心地带,单良脚步一停,对穆沐道:“我走了。”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穆沐看着单良的背影几乎不可见之后,才轻吐出口浊气。

    揉了揉有些酸掉的小腿,心中暗骂自己傻。

    明明可以用飞的,干嘛傻不拉几的走过来。不晓得傻气是不是会传染,单良看着那么聪明一个人,竟然也没想着飞出宗门,竟然还傻不拉几的和她走了一路。

    果然是被她的傻气传染了!

    本来是想拜周长老为师的,结果却被单良强行收了徒,她心中郁闷无比。

    不过这拜师应该也就单良口头上说说的,又不会真的磕头端茶,况且单良的炼器术确实不错,教自己也确实是绰绰有余了。

    等周长老闭关出来后,她再去拜周长老为师也不晚。

    这么一想,她心里顿时舒坦了些。

    单良说明天申时要去绝凌峰找他,而且每逢单号都要去,这样她还怎么接任务做,这不做任务就没灵石,没灵石就买不了法器丹药。

    她心中无比的惆怅。

    决定明天去找单良时,跟他好好说说,能不能改成没十天去一次。

    回到茅草屋之后也没什么事做,便拿出灵母开始了修炼。

    次日带着雪牙去饭堂吃过早饭之后,又回到茅草屋,继续修炼起来。

    到了下午,她睁开眼睛看了看天色,感觉应该差不多到了申时,便收拾收拾,跳上小丸去了绝凌峰。

    途中穆沐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便好奇的问雪牙,“对了,你的修为要何时才能恢复?”

    雪牙拿爪子在穆沐头顶刨了刨,疑惑的问道:“你要干嘛?”

    穆沐道:“不干嘛,就是问问,总听你说修为恢复后怎样怎样的,就好奇问一问。”

    雪牙将搭在穆沐头顶的脑袋抬了起来,“我受过重伤,修炼根本没用,要找到一种灵药将内伤修复,才能再次修炼恢复修为,只要内伤修复,我的修为恢复起来特别快。”

    穆沐不由好奇的问它,“什么灵药?”

    “血枣。”雪牙默了片刻说道。

    “血枣?”穆沐从没听说过,“是和红枣长得差不多么?”

    雪牙懒得再去鄙视她的无知,认真解释道:“血枣名字中虽然带个枣字,但却并非枣类,而是一种菌类。”

    说到菌类,穆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灵芝。

    “一般长在一些情势异常险峻的地方,并且周围还有高阶妖兽守护。”雪牙缓缓说道。

    穆沐对雪牙说的高阶妖兽并没什么概念,于是问道:“那些妖兽的修为能有一个筑基期的修士强么?”

    “……一只高阶妖兽的修为,相当于一个元婴期修士。”

    穆沐惊讶,“这么厉害,那你想要恢复修为岂不没什么希望了!”

    雪牙听着穆沐这句话非常的不爽,“所以啊,你要快些修炼,到时候帮我去弄些血枣来吃。”

    穆沐倒是非常好说话,伸手到头顶顺了顺雪牙柔软的毛发,笑嘻嘻的说道:“没问题!”

    很快便到了绝凌峰所在地,穆沐收起小丸,顺着那条青石甬道走了进去。

    走到一半才突然想起来,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单良的住处呀!

    连忙拉住一个路过的弟子询问,“这位师兄,你知道单良单师兄住哪儿呢?”

    那弟子见穆沐如此问,表情怪异的看了她一眼,“顺着甬道一直走,到第二个拐角处转弯,再直走,有一处种满花草的院子,就是单师兄的居所。”

    穆沐连连道谢,朝弟子指出的方向去了。

    那弟子看着穆沐渐远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穆沐照着弟子指出的方向走过去,果真见到一处满是花草的院子,院子周围还围着圈栅栏,打眼一看还以为是所农家小院。

    穆沐轻轻推开低矮的栅栏门,从花草中间的石板路穿过,来到那扇虚掩的门边。

    “扣扣”她轻轻敲门,门内毫无动静,她抬起手刚想再敲一遍,就见那门“吱呀”一声,开了。

    她抬腿跨过门槛,走进屋内。

    屋中摆设非常简单,一张桌子,四条板凳,桌上放了个茶壶,配有五个茶杯。

    屋子不大,她并没见到单良的人。

    “这里。”

    穆沐正疑惑间,单良的声音自左边传来,她扭过头一看,原来那里还有一道门。

    推门一看,才发现门外竟然是一处院子,院中同样种有许多花草,院墙边上还种了一棵桃树,桃花落了一地,青色的桃子已长了出来。

    单良就坐在桃树下的圆形石桌边,拿着本书翻看着,他脚下还趴着只白胖的兔子,正津津有味的啃着菜叶。

    见穆沐过来,便随手将书放在了石桌上,指了指对面的石凳,“坐。”

    穆沐乖乖坐好。

    雪牙自穆沐头顶跳了下来,调戏起了那只肥胖的白兔子。

    单良问:“有没有看过和炼器相关的书籍?”

    穆沐摇头。

    单良又问:“为什么想学习炼器?”

    穆沐毫不犹豫的道:“我想学门手艺,多赚些灵石。”

    单良对她这个回答似乎不怎么满意,“虽然肤浅了些,但胜在诚实。”说着自怀中掏出本小册子递给穆沐,“将前三页认真看一看。”

    “哦。”穆沐自单良手中接过那枚玉简。

    单良又拿起了之前那本书。

    两人皆安静的看着书,暖暖的阳光洒了二人一身。

    穆沐一页页的看过来。上面记载了一些初接触炼器的心得和体会,字迹潇洒随意。她猜这个小册子一定是单良最初学习炼器时,所记载的。

    认真将前三页看完以后,轻声说道:“我看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