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零开始的鬼族无角者 > 章节目录 10 初代贤者
    终于,在莱尔大叔和绮鞠坚持不懈下,大兔慢慢退去,而见到大兔终于离开了,地龙这才傲娇的爬了起来得意的叫了一声。

    “话说你得意什么啊!”气的宁姆直接把兔子扔到了地龙身上,地龙吓得有一次趴在地上。

    “你还带着它啊?”把落单的白色兔子从地龙背上提着耳朵拿下来,莱尔另一只手上冒出淡蓝色火焰,“要不今晚吃兔肉?”

    “魔兽身体内都含有诅咒,别开玩笑。”听着莱尔这样说,绮鞠翻了个白眼。

    “莱尔大叔,把兔子还给我,它既然不愿意走想跟在我身边就是我的了。”

    “嘿?你小子准备养魔兽?”莱尔感觉有点跟不上宁姆的思维。

    “有什么不好的,只不过是养了一只会吃肉的兔子。”接过莱尔递来的兔子,宁姆并没有和绮鞠一起走进龙车,而是和莱尔大叔坐在一起。

    “好了,别偷懒了,赶紧动起来,刚刚耽误了半个时辰,但愿在太阳完全下山前能赶到小镇。”这话莱尔大叔是对那个地龙说的,地龙爬起身,以一种比之前能快一点的速度爬着。

    “得,看来这速度晚上到不了小镇了。”莱尔郁闷的从一旁的行囊中拿出一瓶高浓度的酒喝了一口。

    “喝吗?”发现宁姆看自己,莱尔恶作剧般的把酒拿到宁姆面前,“很好喝哦,是甜的。”

    “你当我傻吗?不知道那是酒?”

    (居然被五岁小孩鄙视了)莱尔默默的将酒装回到行囊,脸色微红,也不知道是被宁姆鄙视了感觉脸上无光还是喝了点酒的缘故。

    “说来大叔,能给我介绍一下跋利耶尔家族吗?既然被普莉希拉·跋利耶尔小姐带回去,我还是了解一下比较好吧。”一边看着兔子一边问莱尔,“兔子兔子真t白,也不起名字了,就叫你多兔吧。”

    “你小子可真会起名字。”莱尔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你既然问了,我就给你说说跋利耶尔家族的现状与历史吧。”

    “目前跋利耶尔家族当家的家主是莱普·跋利耶尔伯爵,也是普莉希拉·跋利耶尔小姐的未婚夫,而跋利耶尔家族一直流传下来的加护是山脉的加护,顾名思义,所有的土魔法从得到加护的那一刻开始就自动完全掌握。跋利耶尔家族底下还有很多附属的家族,当然这些等到了家族里面你可以自己看,身为普莉希拉·跋利耶尔小姐的侍从,在跋利耶尔堡自由度还是蛮高的。”

    “跋利耶尔家族因为在400年前的战斗中被没有参战所以保存了很多的实力,现在在露格尼卡王都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可以和其平论的也只有卡尔斯腾公爵家族,罗兹瓦尔伯爵。”

    “等等等等,那个罗兹瓦尔伯爵我记得大叔你说是顶尖的魔导师吧,这个还能理解,可为什么跋利耶尔家族能与卡尔斯腾公爵和三系强大魔导师平论但却也只是个伯爵呢?应该也是个公爵吧?”宁姆大概是了解国家的爵位的,公爵最大,在下来时侯爵,最后才是伯爵。

    “我没说吗?”莱尔看着宁姆。

    “没说。”宁姆摇了摇头。

    “真没说?”

    “”

    “因为跋利耶尔家族得传承与第一代贤者有关啊。”似乎意识到自己真的没说,莱尔开口解释。

    “第一代贤者?”

    “没错,跋利耶尔家族据说和初代贤者关系密切。传说第一代贤者是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身上的加护数不胜数,就连神龙也是被初代贤者说服才和露格尼卡王国签下了协约守护露格尼卡。”

    “不太明白。”

    “我也是道听途说,有说初代的贤者有一个可以停止时空的魔导器,可以把一段时间封锁在一个小盒子里面。虽然初代贤者的眼神很凶的样子,但人却是意外的温柔。”

    “说的好像大叔你知道一样”宁姆撇嘴。

    “这些都是被记录在跋利耶尔家族秘史上的,不过很可惜没有初代贤者的画像。”

    “初代贤者啊,感觉很遥远的样子了。不过似乎在四百年前对付嫉妒魔女的时候牺牲了吧。”

    “没错,的确是如此,不仅仅是贤者,就连剑圣与神龙都负伤很严重,神龙被迫到大瀑布下养伤,而剑圣在那之后也因为身体原因很快死去。”

    “嫉妒魔女很强吗?”宁姆不自觉想起了梦里面的银发半精灵以及那深邃的银色瞳孔。

    “很强,那可是禁忌的存在,能吞噬其他六大罪魔女就可想她的实力了。”莱尔驾驶着龙车,准备在这野外随便找一个平坦地方过着这一夜。

    “不过还好,最后被贤者为首封印了,不然这个世界估计都灭绝了吧。”

    “大叔你这样说,我越来越对贤者,剑圣和神龙感到好奇了,对了大叔你还知道什么秘史吗?”宁姆充满好奇的盯着莱尔。

    “大叔我还知道不少呢,比如初代贤者穿的衣服很特别,不像是露格尼卡或者周边国家的服饰。”

    “比如剑圣与贤者的关系很好,剑圣是喜欢贤者的。”

    “贤者是女的?”

    “是男的。”

    “剑圣是女的?”

    “女的,剑圣和初代贤者最后成婚了。”

    “好意外。”

    “更意外的事你绝对猜不到,初代贤者刚开始居然不识字,虽然语言能交流,但书写根本不行。”

    “诶?”

    “但很奇怪,不论是剑圣还是贤者的名字却根本没有流传下来,大家也就只知道那两人是初代剑圣和初代贤者了。”

    “很奇怪诶。”

    “而且秘史上有记载,初代贤者似乎亲口说过自己是从一个叫叫什么什么的地方来的。”

    “什么什么是什么啊?大叔拜托你讲明白啊!”

    “叫我想想,好像是,是”

    “对了!大叔我想起来了,那个地方叫”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