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领主成长日志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新的记忆
    <!--go-->

    浑身乏力是罗梓现在最主要的感觉,他明白这是失血过多引起的,不过他唯一庆幸的是自己最终还是获救了,只是不知道刺伤自己的歹徒被抓了没有,这关乎他住院期间医药费的报销问题。

    罗梓是一名三流大学机械类专业的毕业生,在研究生考试和公务员考试全都失败后他进入了一所规模还算可以的机械设备制造厂,并且在车间一线担任技术员。

    出身于农村的罗兹家境并不好,而他本人也是大学扩招后的产物,本身算不上特别的优秀,更没有可以让女方倒贴的口才和相貌,于是在男多女少这种大环境下他的婚姻大事便变得困难了起来。

    罗梓的这次受伤皆源自于一次不太成功的相亲,也不知是不是介绍人搞错了信息,他的相亲对象竟然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大美女,好在对方还算顾及罗梓的脸面没有当面说什么令人尴尬的话,只是相互寒暄了一番便结束了会面。

    由于是工作日,罗兹和相亲女的见面定在了晚上,于是出于礼貌方面的考虑,他主动要求送相亲女回家,而相亲女处于安全方面的考虑也就同意了。

    相亲女不过是公司内的普通文员,自身的经济条件并不太好,居住的地方是人员比较混在的城中村,事故就发生在城中村一条幽暗的小巷。

    小巷内的歹徒有三人,他们期初只是想抢劫一些财物,但发现相亲女的容貌后便产生了劫色的欲靉望。

    罗梓最初的想法自然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毕竟他与相亲女连熟人都算不上,犯不上为她以身犯险,但是当他看到相亲女悲痛欲绝的眼神的时候,他的内心被深深地触动了,随后他袭击了看管自己的歹徒,然后将相亲女从另外两个施暴的歹徒手中救了下来。

    罗梓在救出相亲女后便一边拉着她向外跑,一边呼喊救命,但是由于相亲女的拖累他很快又被身后的歹徒追上,然后被打倒在地,不过他很快又挣扎起来挡在了相亲女的前面,为相亲女取得了逃跑的时间。

    罗梓最后的记忆是相亲女挣扎着跑出了巷子,而他却被歹徒的匕首刺中了胸口,那里正是心脏的位置,他本以为自己的生命即将就此终结,但在意识恢复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的担心有点多余了,此时的他已经开始幻想着那漂亮的相亲女趴在自己的病床前等待着自己的苏醒准备以身相许的桥段。

    或许是对美好未来的幻想让罗梓重新有了力量,沉重的眼皮最终被抬起一丝缝隙,然而透过上下眼皮间的缝隙,罗梓看到却不是医院洁白的房顶,而是一顶巨大的悬挂式烛台,烛台上有着三只婴儿手臂粗的蜡烛,燃烧的蜡烛是房间内的唯一光源。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眼前的景象显然是罗梓始料未及的,就在他想要挣扎的坐起来查看周围环境的时候,脑袋突然如爆炸般疼痛起来,随后大量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涌进了他的意识之中。

    陌生的记忆来自于一个叫罗兹·约翰斯顿的少年,根据记忆罗梓了解到少年的父亲叫派恩·约翰斯顿,原是来乡间的一名剑师,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莫尔斯顿王国的大王子约翰·莫尔斯顿,并且在约翰·莫尔斯顿夺嫡过程中出力颇多,所以在约翰·莫尔斯顿继位后被封为爵士,这是一种终身制不可世袭的爵位。

    少年的母亲出身于莫尔斯顿王城的一个裁缝家庭,因为相貌秀丽被其刚刚发迹的父亲看中,然而不幸的是这个女人却在罗兹降生的时候难产而死。

    或许是因为难产的缘故,少年自幼智力发育迟缓,三岁才学会走路,五岁学会说话,平时也不喜欢与人交流,于是以讹传讹之下在别人口中便成为了傻子。

    初时,派恩出于父爱以及对妻子的思念还能够给少年很好的关爱,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逐渐失去了耐心,在外界的流言蜚语下开始对少年报以怒斥和责备,尤其是在他新娶的妻子又为他生了一个儿子之后。

    这个时候的少年虽然处境艰难,但还没有到危及生命的境地,他处境的恶化皆源自于一场耗时两年之久的战争。

    不知是莫尔斯顿王国百姓的不幸,还是派恩·约翰斯顿本人的大幸,王国北部以游牧部落组成的阿多斯汗国在两年前突然出现了百年难遇的雪灾,致使牧民的牲畜大量死亡,于是为了生存,阿多斯汗国对莫尔斯顿王国的北部发动了一场旨在劫掠生存物资的战争。

    莫尔斯顿王国是一个标注的封建制国家,国王为第一等封建主,公爵侯爵伯爵为第二等封建主,子爵和男爵为第三等封建主,除近畿地区外,王国的土地都在第二和第三等封建主的手中。

    莫尔斯顿王国开国初期有十七家第二等封建主,随后通过对外战争扩展为二十二家,其中以王国北部的巴尔克公爵领土最广,占整个王国总领土的十分之一,不过巴尔克公爵领土靠近草原地区,土地比较贫瘠,人口在所有的第二集封建主中只能算中等。

    阿多斯汗国的突然发难让承平日久的巴尔克公爵措手不及,他的召集诏令还没有传递到自己领地内的封臣手中,巴尔克城便被阿多斯汗国的军队攻破,包括巴尔克公爵在内的全城上下三万余人都成了阿多斯汗国铁骑下的亡魂。

    阿多斯汗国进攻巴尔克公爵领地的最初计划不过是想要劫掠一番便退兵的,毕竟数百年间莫尔斯顿王国接连攻破他们的汗庭牙帐十几次,兵锋之凌厉已经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然而现实却给他们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莫尔斯顿王国北部重镇竟然在旦夕之间就被攻破。

    有了巴尔克城的先例,阿多斯汗国的汗王突然信心大增,随后他一改之前劫掠一番便退兵的计划,准备将莫尔斯顿王国的北疆划归到自己的汗国治下。

    随后,阿多斯汗国的军队分作两部,一部向南推进,进入莫尔斯顿王国的腹地,另一部则以巴尔克城为中心进攻巴尔克公爵封地内的封臣。

    阿多斯汗国的军队在战争初期确实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不仅接连击溃王都的援军,将战线推到巴尔克公爵封地以南,还将巴尔克公爵麾下的封臣一扫而空。

    在此期间,阿多斯汗队的士兵在沦陷地区大肆烧杀抢掠,所俘获的百姓中除了工匠,男子高过车轮的一律杀死,女人和孩童则沦为奴隶。

    阿多斯汗国的兵锋也仅止于此,莫尔斯顿王国的军事和经济实力不是一个游牧国家所能够抗衡的,在经过一系列的失败后国王约翰·莫尔斯顿破格提拔了在作战中略次立功的派恩·约翰斯顿爵士为军队统帅,并且许诺击退阿多斯汗队后将巴尔克公爵的封地册封与他。

    派恩·约翰斯顿虽然军队中历任统帅和统军将领一样都是来前线镀金的,但是相对于过惯了酒池肉林生活的贵族世家子弟来说,他在军事上面还算有点真才实学,并且又经历了将近一年的实战历练,普通的排兵布阵还是懂得的。

    派恩·约翰斯顿上任之初便提拔了一批敢打敢冲的平民将领,这些将领虽然在个人实力方面不如那些贵族将领自己重金聘请的剑师,但是在领军作战方面都有着不错的水平,最重要的是他们有勇气在战场上带领麾下的士兵冲锋陷阵。

    有了这些将领的帮衬,派恩·约翰斯顿凭借莫尔斯顿王国的庞大国力很快就率领军队从被动防御变为主动进攻,两军战线也不断向被推移。

    在随后的一年里,派恩·约翰斯顿不仅夺回了巴尔克公爵的领地,还将战线推进到阿多斯汗国,又一次攻克了阿多斯汗国的汗庭牙帐,击杀了汗国汗王,最后不仅救回了被劫掠的百姓,还获得了大批的钱财和牲畜。

    阿多斯汗国发动这场战争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国内食物的短缺,这场战争的结局虽然以失败告终,但是因战争导致的大量减员却也弥补了食物的不足,于是在莫尔斯顿王国的军队撤退后他们便陷入了争夺汗位的内战。

    战争结束后,派恩·约翰斯顿爵士成为了约翰斯顿公爵,不仅继承了巴尔克公爵的领地,还通过战争将领地向阿多斯汗国推进上百里,一举成为了莫尔斯顿王国的新贵。

    大陆通行的制度为嫡长子继承制,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世袭贵族都遵循这个制度,尤其是国王和第二级封建主这样拥有极大权利的大贵族,派恩·约翰斯顿鉴于长子的少智愚蠢,于是在分封封臣的时候将他分封为子爵,杜绝了他承袭公爵爵位的资格。

    派恩·约翰斯顿对长子的分封其实是不合法的,按照王国的分封制度,获得封地的封臣必须是立过功的将领,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尤其是在分封第一代封臣的时候,大贵族在分封自己儿子的方面多少有点特权,于是罗兹就以子爵的爵位获得了靠近公爵直属领地最肥沃的一块封地。

    派恩·约翰斯顿的第二任妻子是一个小贵族的女儿,从小便经历了不少家族内的明争暗斗,耳濡目染之下也变得非常的狠辣,在她的认知中只有死人才对自己的儿子没有威胁,而且在罗兹死亡后还能留下一处可以世袭罔替的封地,以她现在的年龄完全可以再为丈夫生一个儿子。

    派恩·约翰斯度的妻子在丈夫受封公爵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策划谋杀自己的继子,公爵府内仆役对此都是心知肚明,但是碍于主母的淫靉威没有一个敢向派恩·约翰斯度透露半点消息,不过他们在谈论主母狠辣的时候并不规避有傻子之称的罗兹这个大少爷。

    罗兹不过是发育迟缓,兼或有轻微的自闭症,但这并不表示他没有自己的意识,从仆人的言行中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然而处于对父亲的不信任他只能依靠自己来规避危险,于是他开始在自己的衣食住行方面有了戒备。

    在罗兹躲过几次危险之后,派恩·约翰斯顿的妻子逐渐失去了耐心,随后她一改之前的遮遮掩掩,准备派刺客直接刺杀罗兹,然而想要刺杀罗兹,她丈夫的存在便成为了障碍,于是她说服丈夫先行返回封地,等到罗兹的城堡修缮完备了之后再接他去封地。

    派恩·约翰斯顿也知道妻子对长子的厌恶,不愿意与他过多的接触,于是处于对妻子的宠爱,便同意了她的建议,留长子独自在王都,而他则带着妻子和小儿子返回封地。

    罗兹虽然数次躲过继母的迫害,但从内心也对继母产生了深深的畏惧,所以在得知继母已经跟随父亲离开王都后,他着实欢喜鼓舞了一番,然而当他在睡梦中被吵醒,看到一个蒙面者拿着短剑刺向自己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高兴的有点早了。

    记忆强行灌入的痛苦让罗梓再次陷入了昏迷,当他又一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而周围熟悉又陌生的环境也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自己穿越了!

    “咳咳……”罗梓想要起身,却牵动了胸口的伤口,随后引发了一阵剧烈的咳嗽,颤抖之下更是让伤口疼上加疼。

    随着罗梓的咳嗽声穿之门外,一名身材臃肿的中年妇女突然推开房门快速的走了进来,在看到已经醒来的罗梓后,惊叫道:“光明神庇佑,大少爷你终于醒了!”

    走进来的这个中年妇女罗梓也认识,名叫索菲亚,在少年罗兹的记忆中是照顾他长大的保姆,算是罗兹身边最亲近的人,但是与通俗的相依为命的桥段不同的是,罗兹的这个保姆在对待罗兹的态度上并不和善,尤其是在罗兹的父亲也对他失去耐心之后,是罗兹除继母和父亲之外最为惧怕的人。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