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领主成长日志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举行葬礼
    <!--go-->

    随着马修和索菲亚被赶出约翰斯顿公爵府,罗兹醒来后的所作所为也逐渐为王都的普通大众所知,也为王都平添了不少的谈资,而就在这纷纷扰扰之间,派恩·约翰斯顿一行人的遗体被运回了王都。

    作为莫尔斯顿王国的大领主,派恩·约翰斯顿夫妇以及小儿子的遗体被安置在了莫尔斯顿大教堂,这里是最接近大陆主流宗教光明教神祇光明神的地方,其后的葬礼也将在这里举办,这是王国贵族才能够享有的特权。

    或许是大陆药剂确实拥有着非常神奇的疗效,罗兹在醒来后的当天就能够下床行走,随后在王都学士的建议下,他在第二天为自己的父亲继母弟弟举行了葬礼。

    派恩·约翰斯顿的葬礼是由莫尔斯顿教堂主教亲自主持的,能够有资格来参加葬礼的也都是王都内的大贵族,就连国王约翰·莫尔斯顿都亲自带着儿子参加了告别仪式,也就是在这场仪式上罗兹第一次见到传说是杀害他父亲凶手的二王子,一个鹰视狼顾的年轻人。

    “罗兹,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都是你父亲太过于糊涂,这些年也难为你了。”在对死者默哀礼拜之后,国王约翰·莫尔斯顿对身着丧服侍立在棺木旁边的罗兹说道。

    罗兹对国王约翰·莫尔斯顿还是有印象的,这位国王在继位之前经常来派恩·约翰斯顿的家里做客,只是派恩·约翰斯顿不愿意自己的傻儿子在主子兼朋友面前失了礼数,罗兹在绝大多是都是只能在远处偷偷的观看。

    “回禀陛下,与王国内绝大多数的孩子相比,我的生活还是非常优越的,父亲在平时的衣食住行上并没有苛待与我。”罗兹答道。

    约翰·莫尔斯顿与派恩·约翰斯顿的关系绝非一般的主仆能比的,在当年的夺嫡过程中派恩·约翰斯顿数次以身救主,这也是他让派恩·约翰斯顿担任前线统帅的原因,所以他并不愿意谈论太多派恩·约翰斯顿在家庭上的过失,于是转移话题道:“根据学士的推算,三天后是册封你为约翰斯顿公爵的吉日,等到册封结束后你就要返回封地,在此之前你有没有什么要求,也算是我为你的父亲弥补一下这些年对你的亏欠。”

    “父亲给了我生命便是对我最大的恩惠,我也没有感觉父亲对我有任何的亏欠,不过长者有赐不敢辞,父亲在返回封地的时候带走了府内绝大多数的侍卫和钱财,以府内目前的财力已经不能雇佣到足够的护卫保护我返回封地,如果可以的话还请陛下允许我从封地内召集一些军队来王都作为路上的护卫。”罗兹知道国王与自己便宜父亲之间的感情,自然不会为了嘴上的痛快而去指责自己的父亲,于是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心思,向有心代替父亲补偿自己的国王提了一个有些非分的要求。

    按照王国的规定,近畿地区属于国王的直属领地,有只属于国王指挥的数万御林军保护,除非有灭国之灾,王国各领主的军队不得踏入半分,不过考虑到约翰斯顿公爵府内的实际情况以及派恩·约翰斯顿的遇袭,约翰·莫尔斯顿只是略微考虑了一下便点头答应道:“好,没问题,我允许你从封地调拨一千军队来保护你,不过你的这些军队只能在王都北面的卫城驻扎,不能踏进王城区域半步。”

    当年为了保卫王都的安全,莫尔斯顿王国第一任国王在王都东西南北四面的险要地区各建了一座卫城,这四座卫城最近距离王都只有四十余里,最远也不过六十余里,近畿地区的数万御林军有七成是驻扎在这四座卫城内,罗兹的一千军队放在这样的卫城内对彼此都是最安全的。

    “多谢陛下,因为你的慷慨,我想我这次返回封地将不会出现像我父亲那样的不幸。”罗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跟在约翰·莫尔斯顿身后的二王子,然后说道。

    “孩子,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约翰·莫尔斯顿拍了拍罗兹的肩膀,在转身返回自己座位的时候也特意看了一眼脸色不太自然的二王子。

    光明教的葬礼在前半部分类似于前世的基督教葬礼,但在后半部分更像萨满教的祭祀,在所有参加葬礼的宾客默哀礼拜完毕分散落坐在教堂的四周后,教堂内的祭祀在主教的引领下开始围绕安置在教堂中心的棺木起舞,并且口中吟唱着迥异于大陆通行语言的祭文。

    罗兹本以为教堂内的祭祀如同前世一般只是一个形式,但是随着祭司们的吟唱,他内心深处对这个世界的恐惧以及对前途的迷茫等诸多恶劣情绪逐渐缓解,随之而来的是一片祥和安定,犹如置身于理想中的天国。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神灵的存在?”即使发生灵魂穿越这种无法用科学解释清楚的事情,罗兹依然不认为神灵的存在,但是此时他开始对自己的坚持产生了怀疑。

    祭司们的吟唱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在这个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教堂内包括约翰·莫尔斯顿在内的所有人都如同罗兹一样平静祥和,一直到吟唱结束众人才恍然如同从梦中清醒,不过与罗兹的震惊不同,他们对此都已经习以为常。

    随着祭司们吟唱声音的低落,派恩·约翰斯顿以及妻子小儿子的棺木开始燃起熊熊的火焰,然而火焰在肆虐的过程中并没有将棺木烧坏,也没有灼伤被吓一跳的罗兹,只是将棺木中的尸体烧成灰烬,随后祭司便将剩余的灰烬装进骨灰盒内重新放到棺木内。

    葬礼最后的程序便是安葬,不过按照习俗他棺木应该安葬在封地的家族墓园内,以便让后来的子嗣祭奠,所以葬礼的最后一步需要罗兹返回封地才能完成。

    整个葬礼从早晨一直持续到中午,其后派恩·约翰斯顿三人的棺木还需要继续待在教堂内,一直等到罗兹返回封地的时候带走,至于罗兹在被册封为新的约翰斯顿公爵之前需要做的就是在接到国王的书面特许令后派人到封地调拨军队以及重新聘请新的侍卫。

    在这片大陆,侍卫和军队是两种不同的体系,侍卫是保护贵族贴身安全的存在,需要的随机应变的能力以及个人的勇武,这就需要侍卫拥有极高的斗气修为,而军队更讲究的是协同作战,最求的是训练有素,对个人的武力要求的比较低,所以侍卫多是聘请高阶剑师,而军队中多是中低级剑师。

    早前的时候,派恩·约翰斯顿拥有着二十几位高阶剑师等级的侍卫,另外为了安全他又从军队中选其精锐调拨了近百名担任下层军官的中级剑师,这样的实力在正面面对上千正规军队都不落下风,然而他们最后的结局却是全军覆没。

    虽说通过了解,罗兹确认自己父亲一行人的覆亡更多的是因为整个队伍缺乏必要的警惕性致使被敌人偷袭,不过也不能否定武力不足的因素在内,所以出于保命的考虑,罗兹不仅要聘请更多的侍卫,而且在军队方面还选择了野战能力更强的骑兵。

    考虑到二王子看向自己不善的眼光,罗兹不想将希望寄托在他的投鼠忌器,所以在葬礼结束后立即对接他回府的马夫维克多说道:“维克多,先不回府,去剑师街。”

    剑师街是莫尔斯顿城最大的剑师雇佣市场,不足千米的一条街道分布着数十家雇佣中介,每年有上万剑师从这里被雇佣,其中多为短期雇佣的商旅,毕竟对于贵族而言从领地内成长起来的剑师才是最值得信任。

    由于生产力的不足,大陆平常百姓家庭通常一天只吃两顿饭,第一顿饭在上午九点左右,第二顿饭在下午五点左右,所以中午的时候也只有贵族家庭在家里补充一些点心,平常百姓依然处于忙碌之中。

    在罗兹的马车走进剑师街的时候,整个剑师街的中介都对这个豪华的马车报以热切的目光,不过当看到马车上莫尔斯顿家族的族徽的时候,这种热切的目光很快就变成了畏惧,并且纷纷低下头唯恐引起里面马车主人的注意。

    罗兹对剑师街没有丝毫的印象,他的前任也没有任何雇佣剑师的经验,于是中介的规模大小和装修情况成了他选择的依据。

    “维克多,就在停在这里吧。”在一间面积最大的中介门口,罗兹让维克多停下了马车。

    “是,大少爷。”维克多闻言赶紧将马车停在了中介的门口。

    此时的剑师街正处于一天之中最繁忙的时候,街上不仅有像罗兹这样的雇佣者,还有不少的剑师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等待着雇主的雇佣,他们这些人之中不乏有认识约翰斯顿家族族徽的人,很快就意识到了从马车上走下的这年轻人的身份,随后罗兹·约翰斯顿到来的消息以风一般的速度在剑师街内传递。

    在罗兹走进选定的那家中介的时候,那家中介掌柜的脸色瞬间大变,不过看着罗兹越来越近的身影,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去强笑道:“欢迎……欢迎约翰斯顿少爷莅临……莅临小店,鄙人……鄙人是店里的掌柜马特……马特·史威默,不知……不知有什么可以让我效劳的?”

    “史威默先生,我们之前见过面吗?”看着马特·史威默怪异的表情,罗兹疑惑的问道。

    “这个……当然没有。”马特·史威默有点讪讪的答道。

    罗兹现在只想快点雇佣到保护自己的侍卫,也顾不得关心马特·史威默的表情,随后说道:“史威默先生,我想在你店里雇佣五到十名高阶剑师,是长期雇佣的那种,最好能够携带家人的,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适合的人选?”

    “回约翰斯顿少爷的话,小店倒是有符合你要求的剑师,只是……”马特·史威默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

    罗兹以为马特·史威默想要趁机加价,于是说道:“史威默先生放心,你的中介费和剑师的雇佣费都好商量,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快,最好今天就能把人领走。”

    “约翰斯顿少爷误会了,鄙人担心的不是中介费用,而是担心鄙人店中的剑师不敢接受你的雇佣。”马特·史威默看到罗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赶紧解释道。

    “不敢接受我的雇佣?这是为什么?难道是害怕我堂堂的约翰斯顿公爵继承人付不起他们的费用吗?”马特·史威默的回答让罗兹那颗因受到国王接见而膨胀起来的自信心备受打击,脸色立即变得不好看了起来。

    “约翰斯顿少爷误会了,鄙人绝对不是这个意思。”马特·史威默闻言大惊失色,赶紧说道。

    “那是什么意思?”罗兹怒意未消道。

    “这个……”马特·史威默欲言又止,沉吟了良久才期期艾艾的说道:“约翰斯顿公爵大人在咱们这里雇佣的十几名剑师都死在了路上,剑师们都认为跟着你太危险了,不敢接受你的雇佣,以我的意思你还是到魔法工会去看看吧,或许有魔法师大人敢接受你的雇佣。”

    罗兹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个原因,这显然是一个棘手的问题,随后他根据马特·史威默的建议,对跟在身后保护自己的查尔斯问道:“查尔斯,史威默先生的建议你认为怎么样?”

    “呃……”查尔斯闻言楞了一下,以约翰斯顿家族现在的情况,马特·史威默的建议在他看来明显没有任何可行性,不过随后他又醒悟到自己面前的这位少爷在约翰斯顿府内装了十几年的傻子,对很多非常平常的事情都缺少了解,于是在罗兹的耳边小声解释道:“大少爷,你不知道,魔法师是一个非常尊贵的职业,他们一般只接受贵族的聘请,你作为约翰斯顿公爵的继承人虽然有资格雇佣他们,但是他们比剑师还要惜命,而且在同等级的情况下,他们的费用是剑师的十倍以上,以咱们现有的财力聘请不到太有实力的魔法师。”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