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领主成长日志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啪!”

    在浓密的丛林中,一声枪声打破了里面的宁静,在林中鸟儿纷飞的散乱中,一只正在低头吃草的羚羊突然倒在了地上,随后它的左眼和后脑相继涌出了大量的血液,最后身体抽搐了几下便没有了任何的声息。

    随着羚羊的倒地不起,一个少年的身影出现在了不远处的灌木丛中,这少年在左右张望没有发现危险后便从灌木丛中站起,之前还与灌木丛融为一体的迷彩服便凸显了出来,随后少年将手中的步枪背在身上走向已经死透的羚羊。

    这少年名叫罗兹,是某著名军校大三的学生,他出现在这片丛林皆源自于学校实施的丛林训练计划,为了实施这项计划他们整班同学都被发配到云南某处丛林内进行集训,而他则被分配为弹药补给人员为在丛林修建工事的同学运送弹药。

    为了应对这次集训,学校为这些学员配备的装备还算齐全,普通士兵单兵作战防弹头盔战术手电护目镜防弹衣防弹护颈指北针都还算齐全,唯一不美的是他们使用的武器并不是军队装备的九五式自动步枪,而是军校教学用的八一杠,另外普通士兵不配备手枪和军用匕首,罗兹买不到手枪,便托关系搞到一支警用多功能匕首。

    罗兹集训的地方为山地丛林,军用山地运输车辆也无法通行,所以学校为他配备的运输车辆为军用电动无斗独轮车,独轮车车轮在中间,两侧各有三个挂弹药箱的夹子,一次可运输六箱九千发弹药,最重要的这辆独轮车车重只有十几公斤,一只手便可以提得起来。

    军校的学员毕竟不是真正的军队士兵,这次集训地点距离兵站的位置便设在了两天的路程距离内,然而罗兹自从离开兵站到现在已经走了十天的时间,兵站为他准备的三天口粮也早已经告罄,但是他依然没有看到修建工事的同学。

    期初的时候,罗兹以为自己看错了地图迷失了方向,毕竟在军校内学习的看图和制图并没有经过实战的历练,然而在他进入丛林第五天所看到的场景让他改变了迷失方向的推论。

    当时罗兹正在推着那辆电动独轮车在灌木丛中穿行,突然听到前方有打斗的声音,于是他关掉独轮车的电源悄悄地潜行到打斗的地点,却发现是一头一人高的巨狼在与一只像一间房子这么大的蜘蛛在打斗。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狼和蜘蛛的体型大一点罗兹还勉强能够接受,但是巨狼口中可力断巨树的风刃和蜘蛛口中遍布电流的大网却不是用“奇”字能够解释的,这完全已经超出了科学的范围。

    罗兹虽然明白自然界中存在着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但是像这种异常超乎自然的生物就绝对不可能是地球上应该有的,这更像是网络中的魔兽,于是“穿越”这个令人惊恐的词汇出现在了他的意识中。

    诚然,在两年多的军事化训练中罗兹的体能和枪法都表现优异,但是这并不表示他就是一名合格的士兵,所以他在面对危险生物的时候其唯一的感觉便是恐惧,恐惧过后便是想要逃跑,不过令他更加恐惧的是他的双腿在恐惧中已经完全不受他的控制,而他本人则直接瘫倒在了灌木丛中。

    大战正酣的巨狼和巨型蜘蛛并没有发现不远处的罗兹,两只怪兽的生死较量依然在继续,而躺在灌木丛中的罗兹唯一能做的就是防止自己的心脏从胸腔内跳出以及紧紧捂住自己的嘴以免发出声音。

    在经历了一番毁天灭地的大战后,巨狼的体力逐渐有点不支,口中的风刃也没有了之前的凌厉,一个不小心便被巨型蜘蛛口中发出的大网罩住,大网上的电流让巨狼一阵失神,而巨型蜘蛛便趁着这个机会将毒液注入到巨狼的体内。

    随着巨型蜘蛛对巨狼身体的不断吸吮,巨狼庞大的身体便以可见的速度趋于干瘪,数分钟之后便只剩下一张狼皮。

    巨型蜘蛛在饱餐之后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将狼皮头部的位置撕开,随后一枚拇指大小的晶体便从狼皮的头部掉落下来,并且经过几番滚落之后好巧不巧的停在了罗兹的身前。

    正所谓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罗兹本想着在巨型蜘蛛饱餐离开后再出来,却没想到竟然出现这样的变故,随后他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巨型蜘蛛,心中趋于平静的心脏再次挑动了起来。

    面对愈来愈近的危险,罗兹转身就想向后跑,不过就在他转身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他的手臂突然碰到了那支一直背在身后的步枪。

    此时的罗兹非常清楚就算他没有双腿发软也无法逃脱巨型蜘蛛口中的那张带电的大网,唯一能够赌一把的就是背在身后的这支步枪,于是处于对求生的渴望,他快速摘下步枪,然后上膛开保险将枪口瞄准巨型蜘蛛特大的脑门,最后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突突突……”

    步枪的子弹如雨一般打在巨型蜘蛛的脑袋上,不足五十米的距离将子弹的动能发挥的淋漓尽致,很快巨型蜘蛛的脑袋就绽开了一朵又一朵的血花,在步枪整支弹匣三十发子弹全部打完后,之前还不可一世的巨型蜘蛛终于瘫倒在了罗兹的面前。

    罗兹的开枪本来只是临死前的垂死挣扎,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步枪的威力竟然这么大,连传说中的魔兽都能够打死,不过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考虑问题的时候,空气中的血腥很有可能引来其他的野兽,而他步枪内的子弹却已经告罄。

    巨型蜘蛛的死亡让罗兹信心大增,本来发软的双腿也充满了力量,随后他站起来想要回到自己的独轮车处补充弹药,不过就在他转身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之前掉在他面前的那枚晶体,这在传说中可是好东西。

    当罗兹再次回到他那辆独轮车旁的时候,他手中不仅有着两枚沾着鲜血的晶体,肩上还有一张只有头部残破的狼皮,在不能确定这里是不是地球之前他要为自己那张睡袋的代替品做打算,而从腹部划开的狼皮无疑是一张天然的被褥。

    丛林中的魔兽并不全是巨狼和巨型蜘蛛那样恐怖的动物,更多的是还没有形成魔晶的魔兽以及普通的兽类,其中最危险的便是隐藏在灌木丛或者树枝的毒蛇,不过好在他那双军用靴子的帮比较高,也够厚。

    在陌生的丛林,罗兹手中的那张军用地图便失去了应有的作用,不过好在他很快就找到了一条水流还算大的小河,于是他便沿着水流的方向前行,希望能够尽快找到走出丛林的路。

    然而,河流在丛林中又是一处最危险的地方,它是丛林中动物们饮水的来源,尤其是在黄昏的时候,于是为了自身的生命安全,罗兹也只是沿着河流大致的方向前行,与河岸总要有着五六百米的安全距离。

    一只上百斤的羚羊对于罗兹来说太过于庞大,在变质之前根本无法食用完全,而且他也不会对羚羊进行剥皮,所以他一般只要羚羊的两只后腿,这足够他两天的食用,至于其余的部分则遗弃给丛林中的肉食动物。

    “嗖!”

    就在罗兹拔出匕首弯腰切割羚羊腿的时候,一支箭紧贴着他紧握羊腿的手臂斜插在了地上,这支箭虽然没有伤到他分毫,却着实将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谁?出来!”反应过来的罗兹赶紧躲到旁边大树的后面,并且从背后取下步枪,然后将枪口对准箭矢射出的方向,大喊道。

    罗兹的话音刚落,箭矢射出的方向便出现了一支十几人的队伍,这支对于绝大多数的人都穿着金属盔甲和面罩,他们或是手持巨剑,或是手持弓箭,所有攻击的方向都是罗兹藏身的位置,另外除了这些盔甲武士之外,还有三名身穿华服的人被他们保护在中间。

    “我们是过往狩猎的佣兵,对你绝对没有恶意,我们只是想问你知不知道怎么穿过这片丛林?”被众多武士保卫在里面的一名华服中年人突然对着罗兹藏身的方向喊道。

    华服中年人的语言明显不是罗兹的母语汉语,但是出奇的是罗兹却能够听懂他的话,而且更令罗兹恐惧的是他之前对这些人的询问也不是用的汉语,而是同他们一样的语言。

    危险就在眼前,罗兹此时已经没有经历去关心语言方面的问题了,他站在树干后面侧着身子,头稍微向外探出一点,看到对面暂时没有进攻的意思,于是稍微放下心来答道:“我也是误入丛林的旅人,并不清楚穿越丛林的道路,你们还是去问一下别人吧。不过相逢即是有缘,我这只刚狩猎的羚羊就当送给你们的礼物。”

    “既然咱们都是误入丛林的旅人,我看不如结伴而行,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料。”不知出于何种目的,华服中年人突然对罗兹邀请道。

    华服中年人旁边的老者听到中年人对罗兹的邀请大吃一惊,赶紧劝诫道:“大人不可,万一他是……”

    华服中年人抬手制止了老者的劝诫,然后接着对罗兹说道:“小兄弟,我们完全没有恶意,只是感觉多一个人多一份安全,不知小兄弟认为怎么样?”

    丛林中险象环生,罗兹好几次都差点丧生在野兽的口中,尤其是那些能够释放各种魔法的魔兽,好在他还算比较机警,运气也不错,不过他非常清楚在丛林中仅靠运气是不可能长期生存的,所以他对中年人的建议非常的心动。

    “同行可以,但是我事先声明,我确实不知道如何穿越丛林!”考虑到在丛林中独行确实不是长久之计,而且自己身上也没有让这些人窥视的东西,罗兹最终同意了华服中年人的建议。

    华服中年人见罗兹同意了他的提议,挥手制止了手下武士们的剑拔弩张,随后温和的说道:“没事的,咱们可以一起寻找穿越丛林的路。我叫巴尔克·斯图尔特,他们都是我们佣兵团的魔法师和剑师,小兄弟你叫什么?”

    “罗兹!”罗兹走出大树的掩体,说道。

    “罗兹,很少见的名字,就连相貌也与我们有所迥异,看来小兄弟不是我们温斯博恩王国的人。”巴尔克·斯图尔特对罗兹上下打量了一遍,然后说道。

    罗兹看着巴尔克那介于白种人和黄种人之间的相貌,答道:“我来自于遥远的东方叫做中国的地方,确实不是您们王国的人。”

    罗兹和巴尔克两人的交谈就止于此,巴尔克明白罗兹的解释不尽不实,罗兹也清楚巴尔克真实的身份绝对不是他口中所说的佣兵,巴尔克忌惮与罗兹独自行走于丛林的隐藏实力,罗兹也畏惧与巴尔克的人多势众。

    既然决定一起穿越这片丛林,双方相互之间便要做一些简单的了解,巴尔克这边有两名魔法师十三名剑师以及两只不知道等级的魔兽,至于实力深浅就不得而知,而罗兹这边只是介绍自己是一名枪手,并且向众人出示了一下自己的武器,至于这把枪的使用方法也只字未提。

    两支队伍合并自然要共享一些东西,罗兹将他刚狩猎的那只羚羊捐献了出来,巴尔克这边则捐献出了锅碗瓢盆面包以及罗兹最稀缺的盐巴,于是没过多久一锅美味的羚羊汤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巴尔克虽然掩饰了自己的身份,甚至连他的名字和姓氏都有可能是假的,但罗兹依然从他手下武士的行为举止中看到了军人的影子,这些人在宿营的时候甚至不需要为首剑师的任何命令都能井然有序的做着自己的工作,而那名为首的剑师则一直在不远处放哨。

    “你也去吃点吧,我帮你在外面放哨。”罗兹在队伍中被放在了与巴尔克和两名魔法师同等的地位,只有在他们吃完饭后下面的剑师才能吃饭,于是罗兹在吃晚饭后很自觉的想要去替换那名放风的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