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领主成长日志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巴尔克的侍卫长叫安娜·菲尔德,从相貌上看有三十几许,是一位出明艳动人的美人,不过她在巴尔克十几人的卫队中很有威信,在前行中探路断后的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条,颇有一些行军布阵的本事。

    安娜·菲尔德虽然是一个女人,更准确来说是一位美女,但她的眼神却非常的凌厉,就连罗兹在部队中见到的经历过生死的特种兵都无法比拟,只要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能看出这眼神定然是从尸山血海中历练而来的,于是乎罗兹对巴尔克的身份更加的好奇。

    队伍晚上宿营在一处背风的平缓地带,依然是安娜·菲尔德在远处警戒,其他的士兵则将帐篷之类的东西从两位魔法师乘坐的魔兽上卸下,然后很熟练的清理地面,在地面上钉下钉子支起帐篷。

    有了巴尔克所带来的士兵的帮忙,罗兹已经从狩猎宿营之类的工作中脱离出来,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吃饭睡觉,然后与巴尔克以及另外两名魔法师说一些相互试探的话。

    虽然一路走来巴尔克并没有从罗兹的身上发现诸如斗气魔法的迹象,但这更坚信了他们对罗兹拥有神秘而又强大实力的猜测,毕竟就算大陆普通的强者,也不敢单独穿越这片到处充满着危险的丛林。

    安娜只是担任白天的警戒工作,晚上的警戒则交给了两位在帐篷内冥想的魔法师,他们会在营地的四周释放一些有监视功能的魔法鸟类,至于安娜和她的手下只需要处理完收尾工作,掩埋好做饭用的篝火,然后直接在帐篷四周休息便可以了。

    在休息的时候,巴尔克专门邀请罗兹到帐篷内休息,不过却被罗兹委婉的拒绝了,他随后在紧贴着帐篷的空地上打开了自己一直背在身后的军用背包,然后从里面拿出了那张巨狼的毛皮以及睡袋,然后以狼皮打底铺下睡袋。

    “大人,你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奇怪?”在罗兹想要脱掉鞋子躺进睡袋的时候,安娜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呃……”罗兹转头看向那张已经除下头盔和面罩的脸颊,心脏轻微的震颤了一下,然后有点羞涩的说道:“这叫睡袋,在我们家乡是专门用来在野外宿営地。”

    “那这个睡……”安娜一时忘记了这种东西的称呼。

    “是睡袋!”罗兹提醒道。

    “对,睡袋!”安娜终于记住了这种奇怪东西的名字,然后疑惑的问道:“那这个睡袋要怎么用,是像帐篷一样支起来的吗?我看它的体积这么小,应该是支不起来的。”

    “不是撑起来的,就这样脱了鞋子躺进去就可以了。”罗兹一边用嘴解释,一边脱掉鞋子钻进睡袋演示。

    “哦,原来就是把一张毛毯制成圆筒,然后在一侧划开一道口子,又麻烦又不实用,还不如直接盖上毯子方便。”了解了睡袋功用的安娜撇了撇嘴,说道。

    “这种东西怎么说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已。”虽然巴尔克手下所有的剑师都以“大人”称呼自己,但罗兹并没有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他们像对巴尔克和另外两名魔法师那样尊重,甚至有点防备,所以对于没有意义的东西,罗兹懒得与安娜争辩,以免坏了双方的和气。

    安娜对罗兹的一切关注皆是受命于巴尔克的交代,不然以安娜的骄傲是不可能主动向罗兹搭讪的,随后她忍受着本能的排斥,观察了一下罗兹的睡袋,接着问道:“大人,你的睡袋摸上去挺柔软的,里面填充的是鸭绒吗?”

    “鸭绒?当然不是!”已经从睡袋中爬出的罗兹一边穿上鞋子,一边解释道:“这里面填充的东西叫做化纤棉,和棉花差不多,比单纯的毛毯要保暖不少。”

    “棉花?那是什么东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安娜脸色有点动容,她这次的疑惑与之前故意找话题不同,是真的对这种堪比鸭绒一样柔软保暖的东西产生了兴趣。

    “你竟然不知道棉花?那你们平时用什么东西织布做衣服?”罗兹疑惑不解的问道。

    “最常用的是麻,有亚麻苎麻黄麻剑麻蕉麻等好多种类,贵族们用挑选出来的细麻,平民用粗麻,另外也使用动物的毛皮。”安娜解释道。

    罗兹出身于农村,幼年的时候家里也种过黄麻,那时也只是编一些麻袋或者麻绳,知道麻线能够做衣服还是在初中从历史书上看来的,随后他解释道:“在我们的家乡,麻布早已经被棉布所取代,就算有麻布的面料也大多是和其他丝线混纺的。另外棉花的作用还可以做棉被,冬天的时候盖在身上既舒适柔软,又保温。”

    “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去你的家乡看一看,不知道你可不可以给我做向导?”安娜本来对巴尔克的命令还有所抵触,在经过这一番短暂的交谈后她开始真正的对罗兹的身份产生了兴趣,于是继续套话道。

    “这恐怕要让安娜小姐失望了!”罗兹答道。

    “为什么?难道你很讨厌我吗?”安娜问道。

    “安娜小姐误会了,能给你这样美丽的小姐做向导是我的荣幸,只是我的家乡在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遥远到我自己都找不到回家的路,哪里还能够给你做向导。”

    罗兹说到回家,突然又想到了家中的父母,内心不由得伤感了起来,同时也失去了与安娜继续交流的心情,随后接着说道:“安娜小姐,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要早起赶路,咱们还是早点休息为好。”

    “好吧,你也早点休息。”安娜或许也被罗兹伤感的语气感染,在离开的时候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还有,只要你有心回家,总会找到回家的路的。”

    “谢谢!”罗兹看这安娜已经转过去的背影,说道。

    “不客气!”安娜头也没回,仅仅是摆了摆手。

    自从进入这片丛林后,罗兹为了生存每时每刻都保持着警醒的状态,尤其是在夜间睡觉的时候,他总是要在吊床的四周设置一些能够提醒他的小机关,这也导致他在夜里有时候需要醒好几次,而今天夜里是他精神最为放松的时候,不过他却失眠了。

    在半睡半醒之间,罗兹突然感觉有人在轻轻的推自己,迷迷糊糊间他还当做是室友的恶作剧,本想不做理会,不过很快就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处于一片危机四伏的丛林,惊恐之间立即从地上坐了起来。

    “嘘,动作轻一点,有人在靠近。”

    安娜的声音突然在罗兹的耳后响起,或许是靠的太近,罗兹甚至能够感受到她从口中吐出的气息,不过这种感觉稍纵即逝,随后安娜便开始指挥手下的剑师组成防御阵型。

    罗兹被安娜的气息猛地点了一下,脸庞瞬间变得滚烫滚烫,不过他也清楚现在不是回忆之前那噬魂销骨的感觉的时候,于是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从睡袋中爬出,并且将一直抱在怀中的步枪调整到随时都能够射击的状态。

    “巴尔克先生,我听安娜说有人在靠近,出什么事情了吗?”罗兹走到防御阵型最里面的巴尔克的身边,问道。

    “现在还不知道,可能是丛林中的其他佣兵想要劫掠咱们。”巴尔克闪烁其词道。

    罗兹虽然看不到巴尔克的眼神,但是依然对他的解释充满了怀疑,不过现在正是同舟共济的时候,他也只能将一切的疑问藏在心里。

    几分钟后,安娜突然对拥有弓箭的剑师小声命令道:“弓箭手,正前方位置,听我命令!”

    弓箭手闻言悄悄地从身后的箭囊中抽出箭矢搭在弓弦上,然后将弓拉满,等待安娜的命令。

    “预备!”未几,安娜抬起手,然后猛地将手放下,命令道:“放!”

    弓箭手的弓箭并不是抛射,而是直接对准前方漆黑的空间直射,而从准备到弓箭射出,罗兹都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也没有感到任何的变化。

    在弓箭射出后,本来静悄悄的前方突然异变突起,金铁交鸣声此起彼伏,然后伴随着铁器撞击的火光,只是没有听到任何的惨叫声,显然己方的这一波弓箭没有对敌人产生任何的损伤。

    自安娜的放箭命令下达后,弓箭手们便不停地释放着自己箭囊内的箭矢,对面虽然没有弓箭射来,但是他们进攻的速度明显加快,就连罗兹都能够听到他们与丛林内灌木和树木摩擦的声音。

    与此同时,巴尔克身边两名魔法师也结束了咒语的吟唱,然后庞大的火焰和风刃出现在他们的上空,然后随着他们魔杖移动的方向,飞向前方的丛林,而在这时,对面也有魔法师释放出魔法,双方的魔法在空中相遇,最终谁也没有超越谁,都在空中消散。

    双方的魔法虽然没有对各自造成任何的伤害,但漫天的火光也让罗兹看到了对面的情况,在与他相距三四十米的地方有一群正在移动的盔甲剑师,不过在剑师身后却没有看到任何魔法师的身影,想来他们还在更远的地方。

    巴尔克身边的两名魔法师在自己的魔法被敌人消耗掉后并没有任何的沮丧,而是继续挥动着魔杖吟唱咒语,至于前方的剑师依然在做着没有任何战果的射箭。

    三四十米的距离对于对面那些行动迅速的剑师来说不过是片刻的时间,随后安娜和他的属下将体内的斗气注入到武器和全身,向着敌人进攻的方向冲了出去,随行的还有那两位魔法师的魔宠,于是乎一场生死之战就在罗兹完全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展开了,而最令罗兹恐惧的是对方的人数还在己方两倍以上。

    地上的厮杀在继续,双方魔法师的第二次魔法进攻也准备完成,而这次的魔法一如第一次一般依然在天空中相互消散,唯有烈火的火焰滴落在地面,点燃了地面上的枯叶,同时也照亮了剑师们的战斗。

    在罗兹的想象中,孤傲的安娜·菲尔德小姐应该是一个非常牛叉的剑师,应该是红颜一怒血溅当场的存在,这也是网络中最常见的桥段,但是此时的安娜却在对方剑师的进攻下节节败退,身上的盔甲在这短短的一两分钟间已经剑痕累累,支离破碎。

    其实不光是安娜,其他的剑师也在敌人的进攻下摇摇欲坠,罗兹估计照这种速度不出十分钟自己的人就会死伤殆尽,在厮杀结束后相信对方决计是不会相信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打酱油的路人,真是悔不当初啊!

    罗兹能够看到的东西,巴尔克自然也能够看到,此时的他非常的清楚仅靠自己的人已经不足以抵御来袭的敌人,于是他将目光放在罗兹的身上,请求道:“罗兹兄弟,我知道你一定不是普通人,请你看在我们同行的情分上对我的属下施以援手,等走出丛林后我一定会予以重谢。”

    “你放心,唇亡齿寒的道理我是还是明白的,你暂且安心,我先去做一下准备。”罗兹此时已经明白自己是被巴尔克坑了,不过此时他更清楚愤怒和埋怨没有丝毫的意义,反而会让自己与看起来明显就是贵族的巴尔克交恶,这次也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武器能够像对付巨型蜘蛛一样大显神威。

    罗兹说完便快速的回到自己宿营的地方,先从背包内将另外两支弹匣取出,然后提着那箱已经被打开过的子弹箱走向宿营地后面的高地,在那里他能够取得更好的射击视野。

    趴在坚硬的岩石上,罗兹深呼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忐忑的心情,然后将步枪调整为单发状态,将枪口对准那个把安娜打的节节败退的剑师。

    那剑师在与安娜的打斗中时刻变换着位置,很多时候两人的身体在罗兹的视野中都是相互重合的,为了防止误伤安娜,他只能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