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领主成长日志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不会!”罗兹理直气壮的否认道。

    “那你还管人家商业发达不发达干什么?”安娜闻言对罗兹翻了一下白眼,恼怒道。

    “我虽然不动经商,但是我懂技术。”罗兹说道。

    “技术?”安娜疑惑的看着罗兹。

    “怎么说呢,以麻纺织为例,正常情况下,一个熟练工一天也只能筛选出一两左右的细麻丝,但我设计的机械能够将这个效率提高一百倍。这还不算,我还能设计出生产粗麻线和细麻线纱锭的机器,只需一个小孩摇动转轮就能达到成年人一百倍的工作效率。麻线纺成细纱之后,我还能设计出以畜力或者水里带动的织布机,这种机器的效率是人工织布机的四十倍。”

    罗兹口中的这些机器对于原来社会上的人来说已经相当原始了,很多人都知道它们的工作原理,但也仅止于此,绝大多是人是无法制造出这些机器的。

    罗兹了解这些机器的真正构造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当时的他不过是想要知道步枪子弹射击以及自动上膛等程序的动画演练,谁知那个论坛上不只有步枪手枪机关枪等枪械射击的动画演练视频,还有各种原始机械的动画演练视频,这让从小喜欢研究机械的他记了下来。

    安娜听到罗兹的解释也沉默了下来,不过片刻之后她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睛突然一亮,然后对罗兹说道:“罗兹,其实咱们也不用这么担心,虽然按照你刚才说的你需要一定的距离才有对抗剑圣的能力,但是这也只是咱们两个知道,那个剑圣并不清楚。你不要把剑圣想的那么神秘,剑圣也是人,而且是更聪明的人,越是聪明的人也珍惜自己生命,我想他在没有搞清楚你真实的实力前是应该不敢再袭击咱们。”

    听到安娜的解释,罗兹暂且放下了心中的忧虑,随后说道:“安娜,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难道还是要回王都继续在禁军中效力?”

    “照昨夜的情况,大皇子殿下估计是凶多吉少了,过不多久二王子就应该登上王位,整个禁军,甚至整个王都的人都知道我属于大王子的阵营,回去只是送死。再说,就算二王子不追究,大王子的母族也不会放过我的,毕竟大王子是在我的保护下被杀的。”谈到以后的打算,安娜的语调中充满了苦涩。

    “那你在王都还有没有其他的家人?如果有的话,我可以潜入王都偷偷地把他们带出来。”罗兹问道。

    雷蒙德·莫尔斯顿是国王长媵所生的儿子,在瓦尔特洛大陆的婚姻制度中,妻是家里的女主人,妾不过是丈夫的私人财产,而滕是介于妻和妾之间,属于妻的候补,能够脱离丈夫的掌控拥有自己的私人财产,至于长滕则是仅次于妻子的存在,所以长滕生的儿子有时候也可以当做嫡子来看待。

    国王的长滕是格伦尔曼公爵的小女儿,而格伦尔曼公爵是王国北部最大的领主,一直处于抵抗阿多斯汗国入侵的第一线,拥有极强的军事实力,是北方诸多领主的方伯,雷蒙德也是凭此能够以长滕的出身跻身于王位继承者之列。

    不管巴尔克和雷蒙德背后有多大的实力,真正决定王位继承人的依然是在位的老国王,然而老国王却对自己这两个最年长的儿子都很满意,一直决定不下让谁做继承人,这种摇摆不定加剧了两个王子背后势力的角逐。

    由于格伦尔曼公爵一直处于远离王权的北方,雷蒙德在争夺王位继承权方面存在着不小的劣势,然而巴尔克对阿多斯汗国的访问为雷蒙德提供了机会。

    安娜告诉罗兹,巴尔克在得知老国王病重的消息后第一感觉就是与雷蒙德有关,毕竟在他出访前老国王的身体一直都非常的不错,所以他已经预料到雷蒙德下一个对付的应该是远离王都的自己,于是他们一行人还在阿多斯汗国境内的时候就进入了赫耳墨丛林。

    莫尔斯顿王国和尼克尔德王国是封建制国家,国家的统治者为国王,国王分封公爵侯爵伯爵为封臣,公爵伯爵侯爵分封子爵和男爵为封臣,王国的所有土地都是贵族所有,私人不得拥有和买卖。

    坦格提利邦国为城邦国家,由一百多个城邦组成,邦国内每个城邦都有独靉立的一会,议会内的议员为城邦的有产阶级,城邦内的官员全部由议会选举产生,另外每个城邦都会选举出两到三名邦国议员,这些邦国议员在国都组成邦国议会,并且通过议会产生国家最高元首议长和邦国各级官员。

    阿多斯汗国是一个游牧国家,整个国家是由数百个松散的部落组成的,汗国内不仅部落之间经常为争夺牧场而战斗,而且还时常有强大起来的部落窥视汗王的位置,这也造成了汗国的王位并不是在一个家族传承。

    “不是的,不是的,我从来没有这个想法!”安娜闻言急切的摇头辩解道。

    “那还是说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罗兹接着问道。

    “也不是!”安娜继续摇头道。

    “那是什么?”安娜的两次否定,让罗兹这个情场新手有点找不到方向。

    “是我们的年龄!”安娜解释道。

    “年龄?难道你接受不了咱们这种姐弟恋吗?”不是罗兹想不到这个层面,只是在他原来的世界姐弟恋已经成为了很时髦的婚姻类型,他真的没在这方面考虑。

    安娜只是微微一愣,很快就明白了罗兹口中“姐弟恋”的意思,随后说道:“罗兹,你只有二十来岁,而我今年已经四十一了,咱们之间的年龄太过悬殊,就算你不介意,你的家人也不会同意的。”

    “哦,不,这汤很好喝,我从来没有喝过这么美味的汤了。”安娜见罗兹误会,赶紧解释道。

    “是吗?那你为什么只喝了这么一点?”罗兹指着还剩很多的肉汤,说道。

    “主要是因为我的胳膊被包扎的太紧了,每弯曲一下都要费好大的力气。”安娜解释完怕罗兹不相信,还伸出手臂示范了一下,结果也确如安娜所言。

    “这你要早点告诉我,不能弯曲就不要弯曲,不然扯到伤口就不好了,再说我可以喂你嘛。”罗兹走到安娜旁边说道。

    安娜闻言脸色瞬间红到了脖子根,随后急忙拒绝道:“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罗兹没有理会安娜的拒绝,快步走到她的身边,半跪在地上将她调整为半卧状态,然后用筷子将已经与骨头分离的肉夹起来送进她的嘴边。

    “罗兹大人,不……不需要的,我自己来就可以的。”安娜看着送到自己嘴边的肉块,慌乱的推辞道。

    宿营地有完成的炊事设施,罗兹将打到的兔子和野鸡剥皮拔毛清理内脏后直接丢进了支起来的那口大锅上,然后又从巴尔克遗留下来的包裹中拿出面包,然后放在火上烤着。

    在罗兹的记忆中,面包向来都是松软香甜的,然而巴尔克他们带来的面包却是硬的像一块石头,直接用嘴咬绝对能够崩掉牙齿,平时使用时一般需要在火上烤松软一点亦或者将面包切开泡到汤里。

    或许是安娜的伤势实在太严重了,等到罗兹吃饱喝足后依然没有转醒的迹象,自然也无法正常进食,于是罗兹将肉汤含在嘴里,然后用手轻轻撬开安娜的嘴唇,将肉汤渡到她的口中。

    在两唇相碰间,一道电流突然划过罗兹的身体,这种噬魂销骨的感觉是罗兹这二十二年来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于是在等到自己口中的肉汤全都渡到安娜口中之后,他依然没有脱离安娜的嘴唇。

    看着安娜那张因失血过多而苍白非常的脸颊,罗兹知道自己不能再有任何的耽搁,赶紧将她那身已经支离破碎的盔甲摘了下来,然后就要动手脱她身上已经被血水浸湿的衣服,不过就在他解开安娜上衣对襟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或许是由于天气的原因,安娜在盔甲的里面只穿了一间单衣,再向里便是一间仅至肚脐的束胸,而且束胸的带子还被刺断,然后随着罗兹将安娜的上衣解开而不断的与身体脱离,此时的罗兹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安娜胸前的蓓蕾。

    罗兹自启蒙始便一直是家里的乖孩子,学校里的好学生,恋爱这种罪大恶极的东西从来没有在他的生活中出现过,更不要说去看一个女孩子的身体,当然日本的女艺人除外,也正是由此让他变得有点踌躇不决。

    “突突突……”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罗兹这次没有使用节省子弹和提升精确度的单发,而是改为了连发,于是子弹如雨一般飞向进攻而来的五名剑师身上。

    有了之前的经验,罗兹本以为自己的子弹不能对这些剑师早晨太大的伤害,但是现实却是这些子弹只要打在那五名剑师身上总是能够溅起一片血雾,甚至有的子弹在钻透了他们手中的剑身后依然打进了他们的身体,至于他们身上和剑上的那一层斗气竟然没有起到之前与安娜对阵的那名剑师的作用。

    八一杠步枪的射速是每分钟六百到七百五十发子弹,罗兹在开枪的时候中间虽然稍有停顿,但打完整个弹匣的子弹依然没有超过十秒钟,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那五名剑师早已经被打的满身弹孔了。

    罗兹惊讶的望着自己的战果,忽然他意识到那些网络中的剑师也是有高地之分的,自己之前对付的那名剑师显然是剑师中的战斗师,而被自己打死的这些剑师实力要弱很多。

    与安娜战斗的那名剑师没有想到自己的那些属下这么容易就被全部消灭,震惊之下也意识到了自己处境的危险,随后他奋力将安娜逼退,自己转身消失在了伸手不见五指的丛林中。

    “噗!”

    如果目标物在更远的距离,随着飞行时间的延长,弹头高速自旋带来的陀螺效应会逐渐稳定弹头,在非轴线上的运动会越来越小,这时弹头在击中目标物后更容易保持原有姿态,延缓弹头变形碎裂的时间。

    八一杠步枪有效射程是四百米,其子弹穿透力最强的射程在二百米到三百米之间,低于这个距离子弹的穿透力便会减弱,之前罗兹在选择射击距离的时候便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他选择的位置距离真正的战场有二百多米,这正好是八一杠步枪穿透力最强的射击距离。

    那剑师一面要应付从远处飞来的子弹,另一面又要应付攻势咄咄逼人的安娜,这让他变得开始难以招架。

    然而局部的优势并不能改变整体的劣势,在罗兹趁那剑师不慎将第二颗子弹射入他的身体时,双方其他剑师的交战已经分出了胜负,对方在付出六死八伤的代价后成功将巴尔克的其他剑师绞杀,随后除三名受伤过重的剑师退出战斗外,其他的剑师都杀向巴尔克的两名魔法师。

    三四十米的距离对于对面那些行动迅速的剑师来说不过是片刻的时间,随后安娜和他的属下将体内的斗气注入到武器和全身,向着敌人进攻的方向冲了出去,随行的还有那两位魔法师的魔宠,于是乎一场生死之战就在罗兹完全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展开了,而最令罗兹恐惧的是对方的人数还在己方两倍以上。

    地上的厮杀在继续,双方魔法师的第二次魔法进攻也准备完成,而这次的魔法一如第一次一般依然在天空中相互消散,唯有烈火的火焰滴落在地面,点燃了地面上的枯叶,同时也照亮了剑师们的战斗。

    在罗兹的想象中,孤傲的安娜·菲尔德小姐应该是一个非常牛叉的剑师,应该是红颜一怒血溅当场的存在,这也是网络中最常见的桥段,但是此时的安娜却在对方剑师的进攻下节节败退,身上的盔甲在这短短的一两分钟间已经剑痕累累,支离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