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领主成长日志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什么?这怎么可能,你女儿不是已经出嫁了吗?”联姻这种事情在贵族间是普遍存在的,小贵族总是寄期望于将女儿嫁进大贵族的家族以获得保护,哪怕女婿不是有继承权的嫡子,马尔斯男爵的女儿就是嫁到了一个子爵的家庭,这一点罗兹曾听马尔斯男爵说过。

    “呵呵,你误会了,我说的不是我大女儿,而是我的小女儿。只要你答应娶我的小女儿为妻,我就同意支持你。”马尔斯男爵笑着解释道。

    罗兹常听马尔斯男爵提起他的大女儿和儿子,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他还有一个女儿,好奇之下问道:“你什么时候又有了一个小女儿,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

    “这个……”马尔斯男爵的表情颇为尴尬,踌躇了好久才说道:“我的小女儿是由我的侍妾所生,不过你放心,等你们定亲之后我就将她过继给我的妻子名下。”

    菲斯尔德大陆通行的婚姻为一夫一妻制,这是魔法之神教义中所规定的,不过这种规定只是对普通的下层百姓有用,而对于绝大部分的贵族而言一个女人显然满足不了他们的欲靉望,这于是就产生了不受法律保护的侍妾,而侍妾所生的孩子自然也就没有任何的继承权,甚至对于严格遵循教义的贵族来说都不承认这些孩子的身份。

    罗兹虽然不是真正的菲斯尔德大陆的居民,但是对这种嫡子和庶子之间的事情还是非常了解的,毕竟在中国的古代也是遵循着这种继承方式,不过这也仅限于了解,现代化的教育让他从心里上他并不排斥庶子的身份。

    “娶你的女儿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但是在此之前我有两点要求,第一要长得漂亮,第二在年龄上一定要合适,就算比我大,也不能大太多,最好不要超过三岁。”罗兹虽然接受马尔斯男爵小女儿庶出的身份,却对他小女儿的年龄表示了十二分的关注,毕竟他已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了,就连外孙都比自己大一岁。

    马尔斯男爵听到罗兹要提要求还颇为忐忑,在听完要求后便放下心了,随后解释道:“这两点你都不用担心,我小女儿在相貌上随她的母亲,你见了保证满意,而在年龄上她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大,今年只有八岁。”

    “什么,八岁?这……这也太小了吧?”罗兹难以置信的看着马尔斯男爵,吃惊之下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小是小了点,不过也没什么,你们可以先结婚,等她长大一点再同房。”马尔斯男爵也知道自己的女儿委实太小了一点,颇为亏欠的说道。

    与马尔斯男爵相反的是,罗兹感觉他应该亏欠的是他的女儿,这得需要多么狠心肠的父亲才能对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处于内心的道德感情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于是拒绝道:“这对你的女儿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我看还是算了吧。”

    菲斯尔德大陆上贵族的联姻多是在同等级间进行的,低级贵族就算能够与上级贵族联姻也是非继承人的那种,对马尔斯男爵来说碰上罗兹这种准子爵可谓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自然不容错过,于是说道:“约翰斯顿男爵,只要你同意娶我的女儿,我不仅会支持你向伯爵大人逼宫,还会送一笔可观的嫁妆,这笔钱绝对能够让你的封地度过这次难关。”

    马尔斯男爵口中的难关是来源于这次战争引起的封地内的经济危机,在返回封地路上的时候大军同样遇到了来自约翰斯顿家族封地两山堡的运粮辅兵,根据辅兵的叙述这场战争已经征发掉了封地内百姓最后的口粮,如果没有额外的财力接济,封地内至少有百分之二十的百姓撑不到明年开春。

    菲斯尔德大陆现行的社会制度算得上是标准的封建制度,所有的土地都是由贵族持有,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之说纯属无稽之谈,耕种土地的百姓更多的是依附在贵族之下的半自由民,只要将需要交付上层贵族的份额缴纳,贵族征收赋税的比例全凭心情。

    由于英格索尔王国和曼斯菲尔王国之间的战争旷日持久,约翰斯顿家族下封地的税收可谓是加了又加,本来土地的产出在百姓们交完惯有的赋税之后就所剩无几,现在几乎连明年的种子都要交上去了。

    马尔斯男爵虽说与罗兹同为吉尔伯特伯爵麾下封地最小的陪臣,但是马尔斯男爵家族的封地在地域上要远离冰封山脉,这就使得封地内的平原地区比罗兹的封地要广很多,百姓和赋税自然也就多一些,封地内的经济也没有罗兹的窘迫,再加上历年来的积蓄,接济罗兹一些也是完全可以的。

    菲斯尔德大陆的百姓虽说是附庸贵族的半自由民,但是他们毕竟还算不上是农奴,在生活无以为继的情况下依然可以选择偷偷逃荒到别得贵族的领地。

    与前世国内万恶的地主阶级不同,菲斯尔德大陆的贵族虽然拥有着很大的特权,但是很少有往死里剥削治下百姓的情况,甚至在面对从别得地区逃荒而来的百姓时,还会免费的提供耕种的土地和有偿的提供粮食以期望这些难民能够留在自己的封地内,为自己提供赋税。

    正所谓人穷志短,马瘦毛长,罗兹虽然从内心的深处无法接受一位这么幼小的妻子,但是为了留住自己封地内的百姓,他还是决定违背一下自己的良心:“好吧,马尔斯男爵,你能够提供多少的嫁妆?”

    “五千钧粮食!”马尔斯男爵伸出五根手指,说道。

    钧是菲斯尔德大陆通行的重量单位,与斤的换算单位为百进制,五千钧粮食也就是五十万斤,这点粮食放在后世也就是三四百亩土地的产出而已,但是现在却可以让罗兹封地内近两万百姓安稳的度过这个冬天。

    “好,就这么说定了!”罗兹只是在心中略微计算了一下,很快便同意了马尔斯男爵的报价。

    对于布鲁克子爵的串联,吉尔伯特伯爵不可能听不到一点的风声,所以在众人一同求见吉尔伯特伯爵的时候被守卫在大帐外的侍卫长以伯爵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

    作为这次串联活动的发起人,布鲁克子爵非常清楚像这种以下犯上的事情讲究的就是一鼓作气,决不能给吉尔伯特伯爵各个击破的机会,而他也坚信这次事件以后这些参与逼宫的陪臣为了自保定然会抱成一个团体,而自己将会凭借这次的串联成为这个团体的领导者。

    布鲁克子爵等人与伯爵侍卫长的争执很快便吸引了周围士兵的注意力,看热闹不嫌事大是所有智慧生物的本性,随后越来越多的士兵开始向吉尔伯特伯爵的大帐汇集,其中就包括那些没有参与这次逼宫行动的陪臣。

    吉尔伯特伯爵没想到自己手下这些陪臣的胆子竟然这么大,并且还在外面造成了不小的轰动,无奈之下只好让侍卫长将大帐外的陪臣放进来。

    “我都说了身体不舒服不见客,你们还在外面吵吵闹闹的,是不是要造反?”在布鲁克子爵等人刚走进大帐,吉尔伯特伯爵便先发制人,对众人训斥道。

    “伯爵大人,我们这次贸然求见大人也是情非得已,还请大人恕罪!”布鲁克子爵一边带领着大家向吉尔伯特伯爵行礼,一边说道。

    “有什么样的事情不能等到明天再说,非要今天闯我的大帐?”吉尔伯特伯爵的语气中依然充满了怒火。

    “我们听说大人准备撤销科尔里奇子爵的封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布鲁克子爵问道。

    “科尔里奇子爵没有按规定履行陪臣的职责,我撤销他的封地也是合情合理。”吉尔伯特伯爵说道。

    “大人撤销科尔里奇子爵的封地确实合情合理,不知道大人准备让谁接替科尔里奇子爵成为新的封臣?”布鲁克子爵再次问道。

    “布鲁克子爵,这好像不是你应该关心的问题吧?”吉尔伯特伯爵闻言,抬头直视着布鲁克子爵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面对吉尔伯特伯爵的责问,布鲁克子爵没有丝毫的畏惧,并且同样直视着吉尔伯特伯爵的眼睛回答道:“大人,根据英格索尔一世陛下与大贵族们签订的大宪章规定,封建主在撤销和任命陪臣的时候必须征求其他陪臣意见,如出现一半以上的陪臣反对,这项决议则被定义为无效。”

    英格索尔一世便是英格索尔王国的开国国王,当年为了保障当年同他一起打天下的各级陪臣的权益,他便签订这份旨在限制王权和封建主权益的大宪章,不过随着王权和大封建主统治地位的日益增长,这份大宪章已经很久没有被提及到了。

    听到布鲁克子爵提起大宪章,吉尔伯特伯爵拿着酒杯的手停在了半空,随后他将酒杯重重的掷在布鲁克子爵的脚下,大骂道:“混账东西!你们也不想想你们的封地是谁赏赐给你们的?你们的衣食是谁赏赐给你们的?现在竟然有脸给我讲权益,我就是要把科尔里奇家的封地封给我的儿子,你们又能将我怎么样?”

    “大人,如果你执意违反大宪法,我们唯有举行兵谏。”布鲁克子爵依然无视了吉尔伯特伯爵的怒骂,语气平静的说道。

    “反了,你们全都反了!”吉尔伯特伯爵现在估计已经出离愤怒了,随后他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对外喊道:“来人,给我将这些乱臣贼子都抓起来!”

    吉尔伯特伯爵的呼喊并没有引来执行命令的军队,只是引发了大帐外一阵短促的兵器撞击声,很显然是布鲁克子爵等人带来的护卫缴了吉尔伯特伯爵侍卫长的械。

    “你们……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吉尔伯特伯爵此时已经意识到自己处境的危险,惊恐之下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开始在发抖了。

    “我们并不想干什么,只是想和大人商讨一下科尔里奇子爵封地的处理问题。”布鲁克子爵说道。

    “你们……你们想怎么分配就怎么分配,只要……只要你们能够放过我。”吉尔伯特伯爵闻言,语气颤抖的说道。

    “这是我们商议的分配分配方案,大人你如果没什么异议的话还请你在上面签字。”布鲁克子爵将之前商议好的分配方案放到吉尔伯特伯爵的面前,说道。

    吉尔伯特伯爵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估计就算让他将伯爵的位置让给布鲁克子爵都没有问题,在拿到布鲁克子爵递过来的书面协议之后看都没看就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布鲁克子爵问道:“布鲁克子爵,现在……现在是不是可以了。”

    君臣之间相处了这么久,布鲁克子爵还是第一次发现吉尔伯特伯爵原来这么没有骨气,心中对封君的最后一点敬畏之心也在吉尔伯特伯爵的唯唯诺诺之下烟消云散,而且从其他陪臣的表情看,吉尔伯特伯爵估计终其一生也很难在竖起他的威信了。

    菲斯尔德大陆虽然讲究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但是对于契约还是非常尊重的,在吉尔伯特伯爵签订好协议之后众人便退出了他的大帐,而且在离开之前还顺便释放了他的侍卫长,这个倒霉的九级剑师竟然被十几个七八级的剑师解除了佩剑。

    协议签订后的最关键一点还是在于执行,为了防止吉尔伯特伯爵事后反悔,布鲁克子爵等人很快便将协议的内容散布到了整个军营,同时为了防止吉尔伯特伯爵不甘失败,铤而走险,参与逼宫的众陪臣又将家兵的营地迁在了一起,算是抱团取暖了。

    众陪臣的担心最终没有发生,吉尔伯特伯爵在第二天早晨拔营之前召集了所有的陪臣以及已经护卫队的剑师长克莱门特爵士,然后按照昨天签订的协议公布了任命,于是约翰斯顿男爵变成了约翰斯顿子爵,克莱门特爵士成为了克莱门特男爵,至于科尔里奇子爵则被降为科尔里奇爵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