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给妖魔当老师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不要给小人下跪
    李平旭有些惊讶,转头向自己的宿舍走去。

    走近观察,李平旭发现自己认识下跪的少年。他叫苟良,在千海学院做临时的勤杂工,是学院里唯一拿李平旭当老师敬重的人。

    “苟良,你跪在这里干什么?快起来。”李平旭快步上前,把苟良从地上拽起来。

    苟良虽然只有十八岁,不过站起来比李平旭还要高。“李老师,律主任要辞退我勤杂工的差事,我来求西门老师帮我说句话,西门老师想看看我的诚意,我就跪在这里求他。”

    因为刚的接触,玩偶之家里出现了苟良的玩偶。看完刚出现的折页后,李平旭微微皱眉问道:“你这次的入学资格考试还没通过?

    妖族少年羞愧地低头,用小到极点的声音说道:“是。”随后他又赶紧补充道:“不过今年比去年有进步,还差十分就能及格了。”

    李平旭正要说话,忽听到有人很不爽地叫道:“苟良,你不是说要跪三天三夜吗?怎么屁大的功夫就起来啦?哼,幸亏我早就看穿了你的懒滑的真面目。”

    李平旭抬头,看见西门不群脸色阴沉地从宿舍里走出来。

    苟良也看到了西门不群,他顿时大惊失色,慌忙又要跪下,忽然觉得手臂被人牢牢拉住,没能再跪下去。

    他慌张地转过头,看见李平旭眨眨眼睛,促狭地对他笑着说:“像你这样心地善良的人,如果给小人下跪,会害他折寿的。”

    李平旭的声音不大,却正好被西门不群听到,他先是一愣,随后愤怒得脸都扭曲起来,厉声喝道:“姓李的,你说谁是小人?!”

    “西门老师,平日里苟良没少帮你搬书捶背洗衣打饭,你为什么让他跪在这里?”李平旭反问道。

    “仅凭这点,你就污蔑我是小人吗?哼,你问问苟良,是他自愿跪在这里的,还是我强迫他下跪的?”

    见两位老师为自己争吵起来,苟良左右为难,他想解释说自己是自愿的,结果刚要开口,却被李平旭伸手止住。

    “好,就算是苟良自愿下跪。可是你敢把你昨天晚上回宿舍说的话,当着苟良的面再说一遍吗?”李平旭盯着西门不群的眼睛,似笑非笑地逼问。

    昨天晚上?怒火满腔的西门不群猛然想起,昨天晚上苟良就曾来求过他,后来他喝了不少酒,在宿舍门口跟来送他的律主任谈及此事时,语言里全是对苟良的蔑视加鄙夷,并且表示自己绝不会管这件闲事。

    没想到,李平旭当时居然没有睡觉。或者说,西门不群根本不在乎李平旭睡没睡着,这几年李平旭在他面前就像耗子遇见猫,未经允许连个屁都不敢放,在他的意识里,即使李平旭偷偷听着,也绝对不敢说出去!

    没想到,就在今天,就是现在,李平旭居然敢透露这个消息?!

    没等西门不群想出搪塞之词,李平旭继续说道:“你若直接回绝,我也懒得管你。可是你既然打定主意不帮苟良,为什么还要他跪在门前‘表达诚意’?无非就是想满足你高人一等的优越感罢了。我说你是‘小人’,难道有错吗?”

    西门不群万万没想到,李平旭居然敢在外人面前,毫不留情地揭露自己心里的阴暗面。他的脸色青一块白一块,气得全身都在发抖。

    “闭嘴,李平旭!”西门不群羞忿交加地大声喊道:“你这个废物,居然敢这样对我说话,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没错,我就是不帮苟良,就是要让他跪着,你们又能把我怎样?哼哼,倒是你李平旭,一个学生都招不到,马上就要失去教师资格了。等你失去千海学院的的庇护,我随便伸出个手指头就能摁死你!”

    再次出乎西门不群的意料,听到这话,李平旭没有像以前一样害怕发抖,眼里反而带着淡淡的笑意,就像在看小丑绕着房梁跳上跳下地表演。

    看着这眼神,西门不群真想一拳把那张比自己帅气的脸砸坏。若是以前,他早就随着自己的心意对李平旭饱以老拳,反正他也不敢反抗。可是今天,李平旭的种种表现让他心生警惕。

    难道是姓李的故意引自己动手打他,然后借伤势引起同情,所以保住自己的教师职位?

    很有这种可能,否则怎么解释李废物的反常行为?

    不能让他得逞。再过几天,等学院把李废物开革出去,到时候自己再好好收拾他。

    想到这里,西门不群强忍住心中的怒气,冷哼一声,拂袖离开。

    经过苟良身边时,他停下脚步,斜眼瞥了苟良一眼,恨恨地道:“没想到,你居然跟李废物一个鼻孔出气。也对,你们俩都是废物,所以才能聚到一块儿,哈哈哈哈。”

    苟良又羞愧又气愤,脸色涨得通红。

    “你们俩记住,等你们被千海学院开除之后,我再好好地收拾你们。放心,我肯定遵守律法,不会杀死你们。哼哼,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西门不群肆无忌惮地危胁一番,然后阴笑着快步离开。

    目送西门不群远去,苟良下意识想要挽留,可是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

    苟良转头看看李平旭,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最终他轻叹一口气,语气落寞地说道:“对不起,李老师,因为我的事,让您受连累了。”

    李平旭随意摆摆手道:“没关系,我早就想揭穿这个无耻小人的真面目,省得你再受蒙骗。”

    苟良犹豫片刻,最终下定决心说道:“李老师,那我向您辞行。”

    “辞行?你想离开?你不是立志要成为千海学院的学生吗?”

    苟良露出苦涩的笑容道:“我已经连续五年没通过入学资格测试了,现在马上又要被律主任开除,所以我想暂时离开天景城,到别的地方一边打工一边继续锻炼。

    李老师,您要小心西门不群,据说他在外面认识不少帮会中的人。如果您失去教师的身份,恐怕他会对您不利。

    只恨我太笨,不能通过测试,否则我就申请当您的学生,这样您就能继续在千海学院当老师了。”苟良果然心地善良,自己的处境已经很糟,却还为别人担忧。

    李平旭点点头,笑眯眯地说道:“很好。既然你这么有心,我就收下你这个学生。”

    苟良一愣,又苦笑道:“李老师,您就别拿我说笑了。我连入学测试都没通过,哪有资格当您的学生?”

    “苟良,你是不是又在跳高测试中被涮下来的?”李平旭忽然正色问道。

    苟良眼睛瞬间瞪大:“李老师,您是怎么知道的?”

    李平旭故作神秘地笑笑,然后说:“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须明白,我能帮你通过跳高测试就行。”说完,李平旭看看四下无人,又道:“记着,你再去跳高测试时,停止运转体内真气,直接跳跃。”

    听完之后,苟良的眼睛瞪得溜圆,他不敢置信地问道:“我全力运转真气都跳不过横杆,如果不用真气,岂不是得跳的更低!这样真的行吗?”

    “当然行啦。”李平旭淡然说道:“我是老师,相信我,没错的。”

    或许是李平旭的自信影响了苟良,苟良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好,李老师,我听您的,马上就按您教的去补考。”

    刚说完,苟良的坚定的小脸又垮下来:“可是,李老师,补考要交十个金币,我没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