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给妖魔当老师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我要大丁丁
    李平旭故意板起脸来说道:“你别看我,我也没钱借给你。”

    这是实话,李平旭的钱都用来买毒药租衣服了,而且就算他没买这些东西,总资产也达不到一个金币。

    苟良急忙解释道:“李老师,您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呵呵,逗你的,不用这么紧张。其实此事很好解决,你现在没被辞退,还是千海学院的勤杂工,根据第七十八条,即使是千海学院的临时工,也有一次免费补考的机会。”

    “真的吗?”苟良目光炯炯地看着李平旭,眼神里闪动着希翼的光芒。

    “当然。等下我给你一本,你带给主考教师,保证他不敢收你的钱。”说完,李平旭回到宿舍,把自己那本找出来,然后出来放到苟良的手上说:“快点去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苟良原本还对李平旭有些许埋怨,现在只剩下满心的感激,他将放进怀里揣好,面向李平旭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便飞快地跑向测试考场。

    看着妖族少年离开的背影,李平旭颇有感触:之前的“自己”为了防止被开除,曾仔细地研究学院的规章制度,试图找到对自己有利的条款,正好今天帮助苟良解决难题。

    看来前世智者们号召世人多读书果然是金玉良言,不论什么知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派上了用场。

    肚子开始咕咕叫着抗议了,得赶紧把它填饱。

    因为已经过了中午的饭点儿,所以食堂里面人很少,只有三五个在用餐,而且基本上都已快要吃完。

    李平旭来到打饭的窗口,窗口另一面有几个工作人员,正在收拾打饭的用的工具。

    “师傅,给我来一份大丁丁。”李平旭扬起手中的教师卡示意。

    千海学院对于教师的待遇很优厚,不但单独划出来教师专用食堂,还根据教师的级别设立了甲乙丙丁级四级套餐,每级套餐又可划分为甲乙丙丁四个档次。丁级套餐丁级档次是最末的套餐,虽然只有一份米饭两份素菜,但量大管饱,被广大教师戏称为“大丁丁”。

    李平旭每次来吃饭必点大丁丁,只因为这份套餐完全免费。

    一个五大三粗的厨子抬起头,发现来的人是李平旭,顿时拉下脸,没好气地说道:“现在下班了,你晚上再来吧。”说完低下头继续干活,不再搭理李平旭。

    受此冷遇,李平旭知道其中原因,因为对大丁丁情有独钟,这些厨子没在李平旭身上多赚半个铜币,所以自然不待见他。

    “根据学院规定,教师食堂是早晨卯时上班,晚上酉时下班,中间全是营业时间。现在离酉时还早着呢。”李平旭平静地指正错误所在。

    五大三粗的厨子“当啷”一声扔掉手里的菜盆,拎着一把长柄勺走了过来,满脸凶相地对李平旭说道:“我说下班就下班了,赶快滚,再不滚小心我揍你一顿。”凶脸厨子挥舞着手里的长柄勺,勺子上油渍的光芒一闪而逝。

    几个正在吃饭的老师都停下来,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有个新来的老师正要站起来打抱不平,却被同伴拉住,低声告诉他这是素有废物之称的李平旭,新来的老师顿时明了,也跟同伴一样,进入看戏状态。

    如果是以前的“李平旭”,被凶脸厨子危胁过后,早就灰溜溜地走了,可是现在,这个瘦弱的身体里是一个不再懦弱的灵魂!

    “敢在老师专用食堂里打老师?你要是不怕坐牢的话尽管来试试。”李平旭并不担心凶脸厨子会对自己不利,现在妖魔两族非常重视教育,在律法上对老师多加保护,无故对殴打教师者,最轻的惩罚也得在牢里关上七天。凶脸厨子的脑壳如果没坏掉,绝不敢在众目睽睽下对自己动粗。

    李平旭硬起来,凶脸厨子反而的点羞刀难入鞘。

    他自然不敢当众对“李废物”动手,可又不甘心在同伴面前丢脸,想了想,他扔下勺子,大步从里间走出来,一把揪住李平旭的脖领子,压低声音说道:“姓李的,你有种,今天我就放过你。不过以后走道儿的时候小心点,别让人把你敲闷棍打成残废。”

    面对这个无礼的行为,李平旭很不高兴,他伸出右手去拽凶脸厨子的手——结果如同他预先估计的那样,凶脸厨子的力气比他大。

    远处,那新来的老师看出事情要闹大,又想站起来,结果再一次被同伴拉住。

    “姓李的要挨打了,他毕竟是咱们老师的一员,不能让他被人欺负,咱们得赶紧去阻止。”新来的老师并不是担心李平旭要挨揍,他在乎的老师这个整体的脸面。

    “放心吧,咱们老师有律法保护,熊山不敢在这里动手的。如果你这时候上去,只怕会得罪熊山。”

    “得罪熊山又能怎样?我又不是李平旭那种废物,熊山敢这样对我,我就好好地教训教训他!”新来的老师不服气地说道。

    “你刚来,有些事还不知道。你别看熊山只是个厨子头儿,可是他姐姐据说是某个大人物的小妾,连主管后勤的律主任都得敬他三分。两年前,也有个新来的老师跟他发生冲突,后来那老师在某天夜里被一群蒙面人殴打,足足在床上躺了十天。人人都知道是熊山干的,可是没有证据,最后不了了之。”

    新来的老师干笑两声,他有些后怕地望了熊山一眼,很在庆幸自己被人拉住。“谢谢王老师,要不是你,我今天就闯祸了。为了表示感谢,我今晚请你到天香楼喝酒。”

    听到“天香楼”三个字,王老师眼睛一亮,天香楼是天景城里最高档的酒楼,哪怕是在天香楼一楼大厅里吃顿饭,都是值得炫耀的事情。

    王老师很满意新来老来师识情知趣,所以继续向他传授人生经验:“你看今天这种情况,除非李废物马上向熊山下跪认错,否则不出三天,他肯定会重蹈那倒霉老师的复辙。”

    话音刚落,只听有人大叫:“对不起,我错了。”

    王老师摇头感叹:“李废物现在才想起道歉,已经晚了。”话刚出口,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刚才的声音不像李平旭,倒很像熊山。

    这时,只听李平旭慢斯条理地说:“我没看到你的诚意。”

    于是,大家都看到,平时凶横蛮厉的熊山“扑通”一声跪在李平旭面前,颤声高喊:“是我错了,李……李老师,求您原谅我吧!”

    整个食堂寂静无声,围观群众皆成石像,唯有眼球落了满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