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给妖魔当老师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第二个赌局
    此话一出,李平旭的脸色也跟着冷了下来:“同事归同事,你再这样乱讲话,我一样会告诉你诽谤。”

    助理赶紧拉住南宫望,挤眉弄眼地向他暗示。

    南宫望也自知说错了话,不过他并不打算向“废物”道歉。话锋一转,他又说道:“李平旭,苟良现在是你的学生,所以在测试中,他很有可能受到你的影响,不能发挥出他真正的水平。而且,如果你平时真有今天这种指导学生的水平,也不至于每年考核都排最后一名。”

    李平旭哼一声,说道:“我考核名次是多少,跟今天的赌局有半个铜币的关系?赌局是你提出来的,用什么方法也是你设定的,怎么现在又开始置疑了?难道是因为输了,所以你想赖账?”

    “我没想赖账,我只是觉得两次测试都用你的学生,对我不太公平,所以想换一种更能证明结果的方式。”南宫望的脸色微微发红,不知道是因为羞愧还是恼怒。

    李平旭冷笑,他已经猜到南宫望想说什么。“哦,那你想用什么方式证明。”

    “很简单,老师的修为对学生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更是实力的具体表现。我们现场比试一番,如果你胜出,我就承认你确实有水平,刚才的赌局算你获胜;如果你输了,说明赌局有蹊跷,就此作废。”果然,南宫望露出了狐狸的尾巴。

    “南宫老师,我真的很佩服你。”李平旭的话让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很多人都以为他要服软认输,结果却听李平旭继续说道:“你的脸皮是咋长的,怎么这么厚呢?又是这个你赢好处全占输了屁事没有的套路,你这是拿我当白痴呢,还是你自己是个白痴?”

    不管南宫望原来什么脸色,现在都只能气得发黑,偏偏他又无法反驳。

    刚才南宫望又犯下同样的错误,习惯性地忽视了李平旭获胜的可能性,所以单把自己胜出的权利说了出来。

    南宫望的助理忽然觉得自己的老板有些委屈,他真想跟李平旭好好吐吐苦水:都怪你平时表现太无能太懦弱太差劲,所以南宫望才习惯性地忽略你赢的可能。

    “好吧,如果你能在比试中赢我,我就将今年学院分配给我的资源全送你!”南宫望黑着脸说道。

    助理吃了一惊,赶紧拉拉南宫望的袖子,示意他慎重考虑。毕竟他是千海学院的优师,每年所分的资源价值数千枚金币,万一输了,损失可就太大了。

    南宫望看了助理一眼,信心满满地说道:“凭我武者五境的实力,难道还能败给武者四境的人?要怕就怕李平旭不敢跟我赌斗。”

    助理闻言,顿时松了口气。他也是关心则乱,仔细想想,南宫望的实力在优师中也是佼佼者,而且比李平旭高出一个境界,根本不可能输。

    “唉,说你脸皮厚,果然是实至名归。你是武者五境,我是武者四境,你要和我比试,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嘛。”李平旭揶揄说道。

    听到这话,南宫望刚缓和下来的脸色又要变黑。“你放心,我会把境界压制在武者四境,跟你公平比试。”

    李平旭摆摆手,懒洋洋地回应:“好吧,我答应比试啦,既然你这么积极地送我资源,我就却之不恭了。还有,比试时你用正常实力就好,省得一会儿输了,又要找借口赖账。对我来说,四境五境都差不多,用不上三分钟就能解决。”

    此时南宫望已经调整好心态,冷静过来。听闻李平旭这样说,心里不怒反喜——对手越是狂妄,自己获胜的机会也就越大。

    “李平旭,你准备好了吗?”南宫望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然后问道。

    没见李平旭做什么准备活动,他只是随意地负手而立,然后点了点头。

    “小心啦。”南宫望大声喊道,出声的同时,右手立掌如刀,向李平旭的左颈飞快袭来,速度之快,隐隐都能听到手掌带起的风声。

    李平旭退后一步,刚好避开南宫望的掌刀。

    一击不中,南宫望顺势曲肘,直撞向李平旭的胸口。

    李平旭身体横跨,险险地避开了这次肘击。

    南宫望暗中冷笑,心想姓李的果然是废物,竟然不知道自己所习的功法是虎噬术!这种功法最重气势,一旦被南宫望抢得先机,接下来就会以猛虎下山般的攻击,将对手击败。

    平时与人交手之时,不管是谁都不敢托大,任由南宫望展开攻势,否则即便比他高出一个境界,也很容易落败。更不要说,李平旭比南宫望还低一级。

    在旁观战的苟良握紧拳头,心中万分紧张——即便以他初学者的见识,也能看出来李老师此时的情形不太妙。在南宫望凌厉的攻势下,李平旭步步避让,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

    几个助理又凑到一起。

    “刚才的赌局必定姓李的联合他的学生耍诈,否则南宫老师怎么可能会输?哈哈,这回以自身实力比试,姓李的就原形毕露啦。”某个助理对身边的人说道。刚才他的预测失败,所以急于找回面子。

    “没错。”有人附和道:“李平旭的教学水平全院最差,他刚才能赢南宫老师,肯定是暗中做了手脚。等南宫老师这次获胜后,看看李平旭还有什么说辞。”

    “哎,快瞧,刚才南宫老师这几式连招用得真漂亮,李平旭躲得真狼狈。我看,用不上十招,李平旭就得败在南宫老师手下。”

    “哪里用得上十招!我看李平旭顶天能撑上五招就不错啦。”

    “五招都说多了,你们看李平旭摇摇晃晃的样子,他再过三招保准落败。”

    听着身边人的议论,南宫望的助理面有得色,矜持地插话道:“你们不要这么说,李老师还是有一定实力的。我认为,他还能再坚持六七招——毕竟南宫老师跟他是同事,怎么也要给他留点面子。”

    令助理尴尬的是,南宫老师留的面子未免太多了些,在疾如暴雨的攻击中,李平旭看似摇摇欲坠,却始终屹立不倒。

    三招过去,某助理面色发红;五招过后,另一人现出羞愧之意;八招到来,南宫望的助理目光闪烁;十招结束,围观众人只觉得脸仿佛被人狠抽一下,火辣辣地疼。

    其实最难堪的不是围观的吃瓜众,而是南宫望本人。眼见久攻不下,南宫望心中焦急,大吼一声,就要使出那式尚未掌握完全的绝招。

    这个时候,李平旭淡淡一笑,身体巧妙地转到南宫望身体左侧,然后伸出手指一点。

    南宫望身形一僵,保持着吼叫的姿势挺了片刻,然后轰然趴倒,没能再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