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给妖魔当老师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未婚妻”有请
    乐问天心里惊骇莫名。

    要知道,他所修炼的千幻遁诀,属于魔族武学中的高级功法,从来只有他悄悄地偷别人的东西,哪里遇见过别人神不知鬼不觉把他偷盗的情况。

    就连他姐姐也做不到!

    再望向李平旭的时候,乐问天的眼里已经多出一点敬佩一丝希望。

    “记住,逃避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李平旭继续进行有的放矢的劝说:“更何况,你能永远逃避下去吗?你心里明白,现在只不过是你姐姐放你出来散心,将来某一天,她想要你回去时,天地虽大,你也无处躲藏。”

    这几句话如同天降雷霆,直击在乐问天心里最深处,劈碎了他这几个月来放浪形骸的伪装。

    乐问天痛苦地握紧拳头,忽然发现,真气重新运转无碍——在不知不觉中,李平旭已经松开了他的手。

    “没有谁的命运是注定不可改变的。你要是真的想改变,就来拜我为师吧。”李平旭将手中的身份铁牌抛过来,乐问天下意识地伸手接住。

    “留给你考虑的时间并不多。今天是入学测试的最后一天,虽然测试对你来说不难,可是总要花上点时间。而且,在此之前,你还得先找套男生的衣服换上。”李平旭淡淡看了乐问天一眼,乐问天这才明白,原来自己以为天衣无缝的化装,早已被人家早已经看穿。

    “机会就在眼前。信不信随你,愿不愿意把握,也随你。”李平旭说完,不再去理会乐问天的反应,径直走开,留下脸色苍白的内衣大盗呆立当场。

    独自走在路上,李平旭心里颇有感慨。

    从乐问天的身上,李平旭看到了前世好友的影子:同样是在放荡不羁的猥琐下面,暗藏着深入骨髓的悲伤与无奈,还有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而且难得的是,两人自弃归自弃,但却都没失去本性中的良善。前世好友曾不顾风险扶起摔倒的老人,乐问天则在偷衣时,救下差点被的少女——不过据折页记载,当时的场面颇搞笑,那少女欲拜谢恩人之时,发现恩人用来当蒙面巾的,正是自己的刚刚丢失的胸围子……

    就让自己来帮助这个尚未堕落的灵魂吧,一如当初的好友,在自己悲伤痛苦之时,默默地陪着自己喝酒。

    “你在想什么呢?笑得这么猥琐。”

    从道路中间突然窜过来,很容易引发撞人事件的,尤其是这人还故意挺起并不算高的胸脯——这摆明了是故意的。

    还好,李平旭已经今非昔比,在间不容发间停下脚步。

    “春梅姑娘,下次走路要小心些。这里是学院,你撞到我也就罢了,万一要是撞坏了王国的未来的栋梁,那可就不好办啦。”李平旭语重心长地说道。

    他很庆幸,自玩偶之家出现后,自己的修为有了明显长进,否则今日就要出交通事故——撞人其实无所谓,关键是你长得比石榴姐还难看,也想占我的便宜?!

    春梅愣住了。她已经摆好pose,正准备聆听李平旭结结巴巴的赞美之词——从前李平旭见到她总这么干——没想到今天居然等来带着刺意的批评。

    原本春梅已经准备好让李平旭撞上来,想要训斥李平旭一番,顺便在小姐面前告个黑状。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不按套路出牌。

    “李平旭,看来你已经忘了你是什么身份!”春梅面色不善地地说道。

    “什么身份?”李平旭眨眨无辜的大眼睛,装模作样地想了想,然后道:“我是千海学院的老师,就这一个身份,怎么啦?”

    “你!”春梅气极,怎么也想不到今天来见李平旭,会是这种情况。从前李平旭在她们几个侍女面前,乖巧地就像鹌鹑,没想到今天鹌鹑变成了鹰隼!

    “有事吗?如果没事,我先走啦。”李平旭说完,不再理会春梅,直接从她身边走过。

    这些年来,春梅每次与李平旭见面,总要讽刺刁难他,还故意让他出丑难堪,丝毫不顾忌李平旭有可能成为她们的姑爷。

    或者春梅这些行为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李平旭入赘冷家——曾有别的侍女暗示过,春梅的某个远房亲戚,一直都在追求冷家小姐。

    “站住。李平旭,小姐让你马上去天香楼!”春梅大声喊道。她自然不会因为斗气,就忘了自家小姐的吩咐。常在小姐身边的人都清楚,小姐看似随和,但若因为自己耍小性子耽误她的事情,绝对会有苦头吃。

    谁知,李平旭听到这话,仍旧脚步不停地离开。他连头也不回,仍然用懒洋洋的声音说道:“你在说谎,冷纤纤才不会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所以,我不去!”

    眼见李平旭就要走远,春梅终于认识到,眼前这个男人,已经变了。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改变的,但可以肯定,他绝不再是以前那个任由自己捏扁搓圆的懦弱废物!

    想到小姐可能的惩罚,春梅打个寒战,赶紧快跑追上李平旭,强自忍下屈辱的感觉,弯腰施礼道:“李老师,我家小姐已经在天香楼设宴,请你现在赴宴,有要事相商。”

    然后,春梅就见李平旭点点头,扬起下巴,用自己使唤下人的口气说道:“嗯,这样还差不多。头前带路。”

    天香楼你去了不止一次,哪里还需要别人带路——春梅心中腹诽,却再也不敢说出口来,只能领着李平旭走向天香楼。

    中午已过,傍晚未至。

    此刻正是所有酒楼最清静的时候。

    李平旭此刻已经踏进了天香楼,沿着小叶黄花梨铺就的楼梯,在淡淡清香味中,缓缓地走向二楼。

    正如春梅所腹诽的,李平旭对天香楼并不陌生,因为每次跟冷纤纤见面,冷家大小姐都要请他到天香楼相聚。

    这或许是西门不群欺负“李平旭”其中一个原因:同样是千海学院的人族老师,西门不群平生只到天香楼吃过两回饭,还都是在一楼大厅。而李平旭这个“废物”,居然去过很多回,而且每回都是贵宾间!

    做为天景城最大最豪华的酒楼,天香楼一楼已经装饰得很华丽,而二楼则更加富丽堂皇。原来的“李平旭”每次都要惊叹一番,可是以他现在的眼光来看,也不过如此嘛。

    来到预定好的包间前,春梅轻敲房门,恭敬地禀告:“小姐,我把李老师请来了。”

    包间内传出一个清丽素雅的声音:“进来吧。”

    包间门被拉开,李平旭再次见到了,那座久违的——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