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旁边的殿下很是迷茫,自己这才刚到,怎么就惹到她了。

    挽之听到这句话也是觉得讽刺。

    她嫁进皇家之后,和容珏的交流甚少,慕千初当了皇后之后更是让她搬去了偏殿,这位皇帝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离他们上一次的交流,更是遥远到她都快忘记了。

    “殿下这么说,也是折煞我了。”冷冷的回了一句,这方也收拾好了,可以不用再面对他了。

    “殿下莫怪,你是知道的,我这位妹妹,天生性子……冷一些。”洛祁的解释实在是没有什么说服力,前生自己生性活泼,有时候他们还嫌她过于聒噪呢。

    就拿百里亦来说,虽然没有像小时候那样粘着他,可是交情也是一直很不错的。

    百里容珏登位之后,他就被掉离到自己的属地了。

    直到自己死也没有再见过他。

    她要马上离开这里,看着容珏这一副人畜无害的脸,她就浑身寒颤。

    容珏自然是不知道挽之到底怎么了。

    虽然他和洛祁的关系非常好,来往家里也是十分勤快。可是对他的这位妹妹交流可是屈指可数的。

    还记得她第一天被送到皇家私塾的时候应该只有三岁。

    他去的时候这个小姑娘就圆溜溜的用眼睛看着自己,他觉得有趣就上前逗她,看她奶声奶气说自己的名字还想着这是哪家娘娘的公主,竟然生的如此可爱。

    到了后来,她就一直跟着他的那位太子皇兄了,也不爱和别人说话,看着自己也像看着陌生人一样。

    再到后来,她就离开了。

    每年也只有在将军府家宴的时候,才会看到她。

    高高在上的坐在老夫人的旁边,一张小脸明媚的像是三月的春花,长相本身就精致,高高的鼻梁称在瓜子脸上,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时不时的东瞅西瞅。

    每当看到自己的皇兄的时候,还会俏皮的吐吐舌头。

    当然看到自己的时候就是一副大家闺秀的微笑。

    他有时候都无奈,差别对待可真大。

    如今更好了,见到自己连微笑也没有了。

    朝见容珏一直看着自己,挽之真想上前给他一脚。

    永远都是这样,一副纯洁坦然的看着别人,实则内心的花花肠子比谁都多。

    况且自己嫁进皇宫去了他还那样对她……

    一想着容珏做的事,挽之的脸都要滴血了。

    容珏的性子还阴晴不定,根本就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他为什么就生气了。

    这样的人,真是难伺候。

    上辈子伺候他那么久了,这辈子死也不要再和他扯上关联了。

    想到这里,挽之直起了腰“我就不打扰殿下和哥哥的雅致了。锦绣,我们走吧。”

    也没有等他们再说什么,她就离开了。

    他们后面说的什么也就不得而知了。

    “小姐小姐,你慢点。”锦绣叫她才让她回过神来,这一看,已经是走出很长一段距离了。

    “小姐你这段时间怎么了,闷闷不乐的,还经常心不在焉的”锦绣抱怨到。

    “没什么事,或许是这几日太过于阴冷了。我的心情不是特别的顺畅。”因为前世锦绣的不离不弃,她现在对锦绣也是很照顾的。

    何况锦绣还从小的跟着自己,感情本来就似姐妹。

    “哟,我当这是谁啊,原来是挽之妹妹啊。”

    这么阴阳怪气的声调,不用看也知道这是二房的洛水墨。

    她从来和自己都不对付。

    挽之从小就深受老夫人的喜爱,吃穿用度的都是按照大小姐的标准,尽管按照年龄,洛水墨才算是真的大小姐。

    她的母亲也算是飞上枝头了,一个伶人却不知怎么的被她的父亲看上收了房。

    挽之笑了笑。锦绣在旁边看不惯她那么颐指气使的样子准备回两句也是被挽之拦下了。

    见她不反驳,洛水墨更傲气了,又继续说到“妹妹不会是生气了吧?!虽然祖母一直让我把你叫姐姐,可是这府内谁不知道我比你年长啊~”顿了顿又继续到“况且,父亲也说我是他的第一个女儿呢”

    “姐姐说的是,都是姊妹,何要去纠结一些“尊卑”的问题是吧,况且尽管姐姐的母亲地位嘛……”挽之故意的停了一下,继而又笑着说到“就不说这个了,我从小在皇家念书,先生也说了,长幼有序”

    其实前面有一句尊卑有别,这洛水墨纵然是再白痴也知道她少说了一句。

    “你……”她的整个脸憋的通红。

    这洛挽之事事都比自己好,还不是祖母偏心得到了。

    挽之笑着看着她,她记忆里,洛水墨特别在意自己的出身,和她那位胸大无脑的母亲一样,起不了什么风浪。

    可是苍蝇小也会恶心人啊。

    以前她对她们过于的礼节,才会让她们一次又一次的侮辱了自己的母亲。

    “小姐,千初小姐还等着你呢”洛水墨旁边的小丫鬟小声提醒她。

    “哼”许是有些急,这一次竟然没有想以前一样的为难她。

    等到她走了,锦绣才说“这以前,水墨小姐是一定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挽之自然是知道的,看来洛水墨那个女人把慕千初还挺当宝贝的嘛。

    以前居然不知道,她们两人居然混在一起了,也不难想到为什么慕千初对自己的事了如指掌了。

    有意思。

    挽之边走边想,看来自己是要培养一些自己的人了。

    因为心中有事,挽之到了慈福阁送了花就以身体不适回了东厢房。

    老夫人担心,也没有硬留她,又叫了好几个奴才拿了汤婆子过去。

    回到自己的地盘,看见自己的丫鬟采秀一直躲躲闪闪的。走近拉了身一看,一张脸肿的老高。

    挽之的脸都黑了,原来自己以前居然那么懦弱。自己的人都被这样欺负。

    随即拉了采秀进了房门。

    “说吧,怎么回事。”到了东厢房的里屋,挽之问到。

    采秀依然躲躲闪闪的。

    挽之在梨花木的桌子旁边坐了下来,早上走的时候放的茶现在早就冷了,可是她依然端起来噂了一口。

    此时再也没有什么东西比自己的心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