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老夫人很少生气,采秀也怕了,扑通一声的就给跪在了地上。

    “我让你们这些奴才每天去厨房给主子拿膳食,是不是偷懒了。”老夫人也是心急,这小半个月了,挽之的身子还是不见好。

    这娘胎里面带出来的病,终究是难治了。

    “祖母就不要生气了,他她们每天该做的都是做了的。”挽之劝到。

    现在,她的各位姐妹都在下面看着,也不敢出声,祖母虽然是很威严的,可是也是有些日子没有这么生气了。

    洛水墨可不这么想,她就觉得祖母是偏袒上面的那位,什么东西都给她最好的。

    “之之啊你不要什么事都给她们求情,把她们反而还惯懒散了,你以后还怎么管人啊。”老夫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还有,昨儿的药膳点心你有给你主子拿回去么?!”

    “药膳点心??祖母你何时给我准备了那个东西啊”想必这就是被洛水墨抢走的了。

    听到挽之这么说,老夫人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下面的采秀也害怕了,连忙说到“我是拿过的,只是回来的时候……”

    “回来的时候怎么了?”

    采秀抬头看了一眼挽之,瞅见她给自己鼓励的眼神这才说到“回来的时候……遇到水墨小姐……给拿走了……”

    洛水墨一听,气的都快吐血了,这昨儿的点心原来……

    她恨恨的看了看身后的莲儿,这臭丫头,可是害了自己。

    又起身换上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我昨儿遇见采秀的时候,见她拿着个篮子,就一时好奇,可谁知莲儿这臭丫头会错了意,非得……”

    莲儿一听也是立马跪在了地上,祈求老夫人的从轻处理。

    “闭嘴。!”老太太严厉的出声制止了她,洛水墨的为人她还是知道的。

    这时挽之皱了皱眉说到“我就说昨儿采秀回来的时候,脸肿的跟个桃子一样,问她也不说……”这还得了,老夫人一拍桌子站起身来,虽然年迈可是身子还是十分的硬朗。

    洛水墨吓得跪在了地上,其他的姐妹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干什么。

    “和这件事不相关的人现在一律可以回去了。”老夫人一声命令,其他人生怕火烧到自己身上,火急火燎的就出了慈福阁。

    “呵,一个二房的,现在都有资格动正房的人了?谁给你的脸!”老夫人气正腔圆的说到,她一直护着挽之,却没想到府上现在还有些趋炎附势的奴才。

    “祖母,我……我错了……我也只是和妹妹开个玩笑。”

    挽之心里超级想笑,这平时看着洛水墨能的,还玩笑呢?心可真大。

    “妹妹?!谁是你妹妹!看来你还得去好好学习学习女戒,才能让你知道高低贵贱。”老夫人顿了顿又说到“把莲儿给我带到东厢房去!来人啊,给水墨小姐请个女师,要是还学不好规矩,就给我送到青城寺去。”

    洛水墨瞬间花容失色,这青城寺是什么地方。去了还能活着回来么?!

    “祖母,我……再也不敢了……”颤颤巍巍的说了出来可是还是被人给带下去了。

    这方莲儿,早就吓得说不出什么话了。

    老夫人瞅见她们主仆的做派,也是更加嗤笑了。

    乌鸦就是乌鸦,再怎么嘚瑟也不可能成为凤凰。

    这边两个人都被带走了,老夫人又重修坐回了软榻上,可是依旧平复不了自己的怒气。

    挽之给采秀递了个眼神:“茶”

    采秀的动作也是极快的,迅速的端了参茶,挽之接过来,一边拍着老夫人的背一边拖着参茶:“祖母,喝点茶顺顺气吧,不要为了她们气坏了身子。”

    “她们如此的放肆,哪有把你放在眼里啊之之。”老夫人接过茶,轻轻的抿了一口,顺了顺气息。“你的那几个哥哥也是常年在外,不能成为你的庇护,这要是哪天我就这么走了,你可怎么办。”老夫人的眼光变的浑浊而悠长。

    这要是真的就那么走了,她怎么好意思去面对非霜啊。她没有照顾好她的女儿啊。

    看着老夫人如此的自责,挽之也是十分不忍。

    “你是正房的孩子,理应就得到最好的。”老夫人又说到“怎么可以让她们给欺负去了。”说着缓缓起身,此时的脸色也已经平静许多了。

    “走吧,陪我去花园转转吧。”

    洛水墨被带走后,也只是出了慈福阁有人拖着,过了那个门,她就立刻把两个家丁的手给打掉了。

    “给我滚远点,本小姐也是你们能碰的?!”说完就啪啪两耳光打过去了。

    两个人也感觉莫名其妙,这老夫人的命令……

    可是又毕竟是小姐,打了也就算了。

    “哼,洛挽之,你给我等着瞧。”看来这笔账她是全算在挽之身上了。

    这方想着,便加快了脚步去她的母亲那里想想对策。这洛挽之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像以前那么温顺了。

    洛祁刚从房间出来就看见容珏朝这边走来,也是节约了他的时间,这还正想着去找他呢。

    “我说殿下,我们可真是心有灵犀呢,我这刚准备去找你呢。”洛祁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护袖,今天他穿的比较简洁,一身白色装束不染纤尘,胸口出似有点点褶皱却把他显得更加清新自然,一双黑色的靴子,想来是要去习武的。

    “这可说不上什么心有灵犀,我今天来啊,是给你说一件扬州的趣事儿。”容珏拿了一把紫玉吊的折扇,有节奏在手中拍拍打打的。

    皇家哪有什么真正的趣事儿可言,这多半又是一件案子。

    洛祁和他的大哥与父亲不同,他走的是政路,现从三品,任的是御史大夫。

    当然这就和他父亲正一品的天策上将是不能比的了。

    就连他的大哥,现在也是正三品怀化大将军。

    尽管这样,洛祁仍然坚持自己的路。

    从政多么轻松,四处巡查不也是游山玩水么,可比那些打打杀杀,刀架脖子上好多了。

    “殿下,我们边走边说。”

    “小姐,这老夫人就轻易的答应了。”

    “老夫人一直想让我搬出东厢房,本就打算对我住的地方大改造。”锦绣一听,发现也是有礼的,这要是重新再建一地方,也是会大花一笔的。

    刚才和老夫人逛的时候,她就说到要重新装修一下自己的东厢房。

    老夫人肯定高兴啊,立刻就同意了,还吩咐了贴身的丫鬟紫柔马上去了二房那里备着了。

    挽之和老太太走了一段路,算是知道了老人家的想法:

    让她接管府内的财政。

    她也不好意思拒绝,只说了尽快想点办法。

    她有了这样的觉悟,老夫人自然是高兴,要不是自己的年纪大了,肯定也是不会让二房的把持财政的。

    她一开始就想着的是要让挽之去接管这一切。

    如今挽之不知道因为什么开始强硬起来,这着实是一件好事。

    老太太走了一会儿,就让沐善扶她回去休息了。

    这边,老夫人走后,挽之带着三个下人也准备回去了。

    这东厢房还有一个莲儿没有收拾呢。

    “哈哈,我还没有去过扬州呢,这件事就交给我了,保证给殿下办得妥妥当当的。”

    一拐角,就听见自己二哥乐呵呵的声音。

    怪不得刚才眼皮一直跳,又遇到了。正准备从旁边面无表情的飘过,身后却响起了锦绣一行人气正腔圆的问候:

    “参见殿下,公子”

    参你妹啊?!!

    没见着你家小姐躲闪的身躯。

    “喂,小妹,这几天见你,怎么一直心情不佳啊,二哥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洛祁一双咸猪手就搭过来了。

    这货真的是同胞的么?

    “二哥自然是没什么地方得罪我的。”

    “那……岂不是在下得罪了挽之妹妹。”

    忘了旁边还有一个呢。

    是你,当然是你,看你我就浑身不舒服。

    看她不说话,洛祁脸都绿了:“我们殿下哪里得罪你了啊,快给殿下道歉。”

    “我自然是不敢对殿下有所不满的。”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对容珏成见那么大,其实他也没有做错什么。

    只是不爱自己罢了。

    皇室

    原来当初还是有希冀的。

    “没什么不满,怎么每次见着我和殿下你都那么不客气,啊?!”洛祁算是铁了心了,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这个小妮子半个月没好好教育,现在是真的可以上天了。

    洛祁的不依不饶让挽之很是烦躁,她本来就不想在容珏面前待太久,一急了说到“殿下和我还没有到那种可以说说笑笑的地步吧。”

    容珏听了,轻微的皱眉。

    她就这样想撇清关系?

    “那皇兄和挽之的关系就很好咯。”容珏上前一步,定定的瞅着挽之。

    “亦哥哥……和我的关系自然是好的。”

    两旁的宫女奴才都有一些惊恐,这小姐莫不是太大胆了。殿下现在全身一股低气压让人不由的都想打冷颤。

    容珏冷笑了一声。

    如果开始的挽之还有一丝的由于胆怯,那么在听到这一声冷笑的时候是彻底没了。

    这是做什么?!

    前一秒还在温柔的谈话,下一秒变脸冷笑。

    前世面对这样的他太多次了。

    “殿下我有说错什么么?!我和亦哥哥比较亲,且不说皇室,将军府上上下下谁不知道,这个回答怎么就惹恼了殿下。”挽之也学着冷笑了一下“殿下要是没什么事,挽之就先告退了。”

    “挽之,你你你……”洛祁算是吓着了,这道歉没有,还得罪了。

    想要唬唬她,可是转眼间也已经走了。

    “殿下你不要生气啊,你知道的她从小就飞扬跋扈的。”洛祁连忙劝到。也不知道挽之这几天是怎么了。

    看来过会儿是要去东厢房好好问问她了。

    容珏是真的气的不轻,以前她见着自己虽然不是特别亲密,可是该有的礼节都是有的。

    难道,他那大哥许了她太子妃之位?现在才敢把他都不放在眼里了?!

    以前也没看出来她是这样的人。没想到竟然是隐藏深了么?!

    就凭她刚才那个样子,就完全可以给治罪了!

    一拂袖,便扬长而去。任洛祁在后面怎么解释都没有用。

    他也知道不应该和一个小姑娘置气,可是每次他和皇兄都被差别对待。今天问了几句还出口怼了自己。

    这京州谁敢这样,哪家的女子见着他不是含羞待放的?!

    这洛挽之还真是奇了!!

    这方挽之也回了自己的东厢房,一路上好好想了想,自己好像真的是有点过了。

    可是就是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