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呵呵,祖母在想什么呢!我和亦哥哥……不就是兄妹之情么?!”虽然和百里亦小时候关系很好,可是也没有谈婚论嫁的地步吧。

    老夫人抓着她的手:“那百里亦,哪次出去不给你带点东西啊?!”

    “母亲!太子殿下即将迎娶玉丞相之女,母亲这些话还是不要再说了。”洛震霆听着老夫人给挽之说的话,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要是被人传了出去,难免起风浪。

    “祖母,我妹妹长得清新脱俗,这要是招婿,咱们将军府的大门都得踩破了,祖母这不会是担心妹妹嫁不出去吧。”洛祁摆了摆手,打着哈哈。

    虽然他很想看挽之得知这件事表情,可貌似是让他失望了。

    他的妹妹,一点都没有被影响心情啊。

    这看着还有一种嫁女才有的自豪感!?

    “胡说!什么将军府门踏破。”洛震霆虎着脸“招什么婿,一个女儿家!”这要是落在别人耳里,还以为将军府看不起人呢。

    洛祁尴尬了,挠了挠头,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容珏,眼神里面充满着:

    快说两句啊,殿下!

    容珏像是没有看见他求救的眼神,低头抿了抿手中的茶,嘴角还微微上扬。

    “呃,好了好了,我嫁人的问题再说吧。祖母,现在夜也深了,我送你去里屋休息吧。”

    老夫人还没有从百里亦要娶别人的”打击”中恢复过来,本来年纪也大了,浑浑噩噩的就被挽之扶走了。

    边走还边说:“我瞧着挺好的啊……唉”

    等挽之走了之后,洛祁也想带着容珏走了,今天在这里待了那么久,现在一想也不知道到底干了什么。

    刚起身,洛震霆的眼神就射了过来,吓得洛祁一个机灵。

    “洛祁你先回去。”又看了看容珏:“殿下还请移步说话”

    容珏起了身,微微点头。

    于是洛祁就看着这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心中诽谤。

    这两人有什么好私聊的。

    瞅着这两人消失在自己的眼界,洛祁整理了一下,又吩咐了下人把慈福阁收拾了,这才慢慢的悠回自己的偏殿。

    今夜还算清雅,月光点点的洒在自己的周围,银池的水叮叮咚咚,合着周围的声音,竟也算是一副美景了。

    洛祁感叹,这样肃静的时刻,自从自己知事之后,感受到的次数屈指可数。

    “滚!都给本小姐滚远点!”刚路过西厢房,平静的时刻就被女子尖利刺耳的声音给划破了。

    “小姐,你别伤心了……说不定……说不定还有转机呢!老爷不是回来了么,你可以找老爷说说啊!”婢女在旁边劝着,貌似是没有一点作用的,反而被打了一耳光。

    “她玉姝算什么东西,居然太子殿下就要娶了她!”洛水墨恨恨的说到:“一直防着洛挽之,居然被一个玉姝给钻了空子。真是丑人多作怪”

    天太黑洛祁看不到洛水墨的表情,不过想也知道是扭曲的,想到那一句:防着洛挽之……丑人……

    “扑哧……”

    “谁,谁在那里!”终究还是没有忍住,这洛水墨哪里来的自信。

    洛祁大大方方从旁边走了出去,洛水墨本想生气,一看到洛祁也是泄了气。一张本来就哭花了的脸此时还要强装微笑。

    “二哥……我……”

    “别,可别叫我二哥,我们那么丑,可是入不了你的眼了!”戏谑道:“再说了,我母亲也只生了挽之这么一个……妹妹”

    没有管洛水墨,洛祁从旁边走开了,走到很远的地方,洛水墨才听见洛祁放声的大笑,一时间眼神的狠厉一览无余。

    “啊~真舒服啊~锦绣,旁边一点,对对对就是那个地方。”挽之回了东厢房,累了一整天,锦绣主动提出要给她捶捶背。

    说是捶捶,就是各种捏。而且捏的力道也是很到位的。

    挽之觉得简直爽到每个毛孔都张开了。

    “小姐,现在要泡脚么?还是一会儿?”采秀端来热水。

    “别一会儿了,就现在。”这种日子真是太舒服了,挽之心想。

    白天到处逛逛,见识了各种新奇。

    晚上还有这么贴心的的人伺候自己。

    真是太美妙了。

    挽之突然睁开眼睛看着自己身边的两个女孩,这两个人跟着自己是很久了。

    “小姐一直看着我们干嘛。”锦绣不解,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刚才采秀放好热水之后,也加入了捏腰的行列了。

    “我在想,你们跟着我有多久了。”挽之认真的瞅着她们。

    “五年了,小姐十岁的时候老爷把我们买回来,那个时候就一直跟着小姐了。”锦绣说的是实话,她和采秀跟着挽之是很久了。

    “我还记得小姐当时才从皇宫出来,天天嚷着要亦哥哥。”采秀补充道。

    “哈哈,我那个时候这样么?你们是不是记错了?”

    “没有没有,小姐当时就是这样的。”采秀耿直的说到,锦绣在旁边笑着。

    采秀怕挽之不相信,还学着她的样子,着实是把挽之逗笑了。

    原来自己小时候也是萌萌的啊。

    主仆三人说说笑笑的打发着时间。

    “锦绣,你们就像我的家人,以后要是有了喜欢的人,我会把你们风风光光的嫁出去的。”挽之突然认真的说到。

    这种严肃感,锦绣和采秀都觉得惶恐。主子这是要干嘛。

    “主子,我们要伺候你一辈子,说什么……嫁人啊。”锦绣回答到,可是脸色明显是染上了红晕。

    挽之瞅见又是调戏了一翻。

    “殿下……”

    此时容珏路过东厢房,里面是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挽之明媚动人的脸仿佛就在自己的面前。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要从这里走走。

    想起她对自己的疏离冷漠,他本应该离她远远的。

    可是他本能的就想起幼年的她在自己身边软糯糯的模样。

    或许他真的应该好好考虑一下将军刚才说的话了。

    “走吧……”

    过往的夜色像是一片孤寂的风,在天地间飘摇却唯独围绕着他,特别是在看到她之后。

    一种渴望从心底滋生出来,枝枝蔓蔓,像是要开出什么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