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又过了许多日的相安无事。

    挽之这几日叫了锦绣在外面的彩云锦买了绸缎,闲来无事在东厢房学习女红。

    以前觉得这东西难学,总是扎着自己。老夫人不忍心她每次学了手上都针针眼眼的,也就没让她学了。

    “小姐你可真有天赋。一学就会。”采秀在旁边看着自家小姐低头颔首,却是比二房那位上得了台面。

    “你也不看看谁教我,锦绣可是我们府的一把手,祖母都赞扬她手巧呢。”

    “主子又打趣我。”锦绣边说着边用剪子剪了最后一根勾线。

    一朵粉色的海棠花就这样展现在三人面前了。

    “哇~锦绣姐姐,这要是放在花园根本就分不清真伪。”采秀赞叹到,挽之也是颔首同意。

    锦绣得了这么高的赞赏也是十分开心的。

    凑过去看了看挽之,她也在一针一线的认认真真的秀绣一幅墨竹样式的荷包。

    虽然较慢,可也是快要完成了。

    “小姐绣这个荷包,是要送给谁么?”

    “呵呵……这倒没有,绣花太繁琐了,我的道行不高,现在只能绣绣这些了。”

    聊着聊着也完工了。

    锦绣装了些安神的药草在里面,挽之想着,祖母这几日想必是劳神的,到时候差人送过去。

    “嘎吱……”白芨打开了门。

    “主子,月姨娘正往这边过来。”

    “哦?!”挽之收了东西:“我就说她这几日该来了”顿了顿又问到:“我吩咐你的事办好了么?”

    “好了主子。”

    锦绣和采秀两人欲言又止的看着她,也不知道主子这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一脸担忧。

    挽之突然想到前世,自己对这位姨娘还算是敬重,可是这个女人在她成亲的时候居然扣了自己母亲留下来的嫁妆。这个也是她去打理的时候才发现的,然而当天出库的时候,是表妹亲自看着的,出不了什么错。想必是她还没走的时候母亲的嫁妆就被搬的差不多了。

    祖母那时已经老了,哪有精力去和她周旋。她嫁了人,也不想因为这些事闹的满城风雨。

    “白芨备一壶茶。月姨娘既然来了,还是要好生招待才是。”

    说着又去了内室稍微整理了一下。

    等到月姨娘进了房门之后,挽之也出来了。

    十五六岁的女子,身上没有半点金钗珠宝的点缀,一张小脸不施粉黛,眉眼间却似有日辉,现在虽然还略显得青涩稚嫩,可也不难看出是个美人胚子了。

    月姨娘默默打量了一翻,这孩子她平时也是不管的,许久不见却出落的更加水灵了。

    “姨娘坐。”挽之摆出一副主人的样子,两个丫头也立在旁边。

    这时白芨进了屋,斟了茶,也立在了旁边。

    挽之端起茶,有些烫,这月姨娘,带的人也不少啊。

    旁边的李嬷嬷之前在这里挨了打,这次却也来了,旁边有了依靠,看挽之的眼神也像是高了一等。

    月姨娘也没有追究挽之现在的客气,毕竟今天重要的事还得好好的谈,没有一来就把关系弄僵了。

    她笑了笑,挽之看着她的笑,果真是有资本的主,怪不得父亲不顾祖母的反对收了房。

    “挽之啊,今日我来呢,是和你谈谈房屋装修的问题。”姨娘看了看挽之,又低头欲言又止的样子。

    着实是刻画了一位为家里财政兢兢业业的主母形象。

    挽之轻微的笑了笑,这是要来了么。

    她安安静静的坐在旁边,没有反驳也没有不屑,一双黝黑明亮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对面的女人。

    “挽之啊,你的这边,姨娘看着的确是简陋了许多。”说着还四处打量了一翻。

    挽之心里也觉得好笑,看着像是十分理解。实则这位姨娘这么多年都没有踏入过她的这间院子。

    今日还算是第一次了。

    “其实姨娘呢,也有心让你换个地方。这东厢房湿冷,你的身体又不好,老夫人也说了很多次了。”看了看挽之,她还是那样认真的倾听,远远看去,像是一个聆听长辈训话的乖巧晚辈。

    “只是挽之啊,你祖母最近的寿辰也要到了,你父亲又回来了,开支难免增大。姨娘就想呢,我和你……妹妹的西厢房倒是还有空的地方,你可以先过来住。等到这段时间过了,我再找人好好的把你的地方打理好怎么样。”

    月姨娘说的貌似是在理的,挽之听了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姨娘为家里考虑的可真多,要是我不同意还真是我的不懂事了。”挽之说到:“只是我素来喜欢清净,父亲对姨娘的宠爱又是颇深的。”

    说到这,她笑了笑。

    “而且姨娘又是知道的,我和父亲向来也不善于言谈,这要是什么时候说了一句他不喜的话,闹的也就不开心了。”

    对面的姨娘笑的更欢了,这也正是她想的。

    “不过姨娘听说夫人在的时候倒留下了一笔财务,想来夫人也是给挽之留下打点……”

    这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啊。

    在这里周旋了那么久,也只是为了等这个时刻吧。

    “姨娘说的是,这一切凭着姨娘处理就好了。挽之没有什么意见。”

    月姨娘笑的更欢了,得了挽之的同意,后面也就可以放开手了。

    “咳咳……”

    “李嬷嬷怎么了。”李嬷嬷突然的咳嗽打破了这一幅其乐融融的场面。

    “嬷嬷这是怎么了,想必是渴了吧!喝点茶吧。”说完挽之亲自递了上去,李嬷嬷也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拒绝。端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

    又在大家的眼神中,决绝的喝了一杯。

    送走了她们,锦绣和采秀都特别不解:

    “小姐为什么要让她们动夫人给您留下来的东西啊,这……”

    “因为我要收回家里的财政啊。”挽之带着一丝怅然,定定的瞅着自己杯子里面的水,如若不是这母女两人太祸害,她还真不想管。

    “那……李嬷嬷……”锦绣问到。

    难道自己小姐真的那么好心?这李嬷嬷从进来就没有用正眼瞧过她们!

    “哦……她那一杯……我刚好放了一点泻药。”挽之吐了吐舌头,像是说起一个一点都不重要的事。着实把两个丫头惊讶了一翻。但是还是很拍手称快的。

    当天晚上

    西厢房俾人的房间

    “噗噗噗~哎哟哟不行了,我又得去了”李嬷嬷来来回回跑了几十次,腿都快断了。

    以致到后面几天的时候,整个人看着都瘦了好大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