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月姨娘名情深,原来是个在醉香坊唱小曲儿的,不知怎么就勾搭上了洛震霆,还在外面有了孩子。

    白非霜,也就是挽之的母亲,再次怀孕之后才知道这件事,和洛震霆摊牌之后差人把月情深给接了回来。老夫人当时是极其反对的,可是洛震霆坚持,最后就给人安排在了西厢房。

    这么兜兜转转已经几十年了,老夫人还是无法释怀。

    “凤奴啊,你说非霜会不会怪我这个母亲,我老了,没有能力去保护她的女儿了。”老夫人叹息道。

    凤奴是一直照顾老夫人的一个奴婢,从小跟着,两人还算是亲密。

    “老夫人说什么呢,非霜小姐怎么会责怪你呢?!”凤奴安慰道,她们都越来越老了,有很多事都无能为力了。

    “我这几年一直想着给之之谋一门好亲事,以前看中的太子……唉”

    凤奴没再回答,从后面帮她整理她的头发,才发现这个跟了那么多年的主子,真的是不复当年的英姿了。

    “我有时候都在想,我是不是错了,当初不应该坚持让非霜嫁过来,不然现在也不会和白老太太闹到这种局面。”

    白兰和她几十年的姐妹了,就在非霜这件事上,已经有十五年没有来往了。当初白家带走非霜骨灰的时候,本来也要带走挽之,也是她坚持才留住了挽之。

    想到这,老夫人眼神开始变得浑浊,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对的。

    “夫人,非霜小姐在的时候对您就是十分信任,而且留下小小姐,也是她的她的愿望啊。”凤奴安慰道:“而且我相信,小小姐一定会过的很好的。”

    老夫人叹了一声气,凤奴又说了好一会儿,才把她哄了去休息。

    “啊呀~”挽之伸了个懒腰,休息好了,精神也好了许多。

    “采秀,你陪我去趟慈福阁吧,好久没去见祖母了,今儿刚好给她送个荷包。”采秀应了话,白芨出去办她交代的事了,锦绣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不在厢房。

    “亦哥哥,你怎么过来了啊。”刚出了自己的东厢房没有多久,就看见许久没见的百里亦朝这边走来,旁边还跟着洛水墨。

    不过不难看出百里亦的眼神很不耐烦。

    看着挽之出来,百里亦脸色缓和了许多。

    “之之,我正准备去找你呢!”

    挽之也十分开心,这么久不见,百里亦是更加丰神俊朗了。紫袍黑发,不扎不束,在这和风中微微漂浮,俊美的五官分外鲜明,似神明降世。挽之心想,生得如此一副容颜,也怪不得无数女子如此倾慕了。

    又看了看洛水墨,一脸娇羞。

    百里亦上前,整张脸笑意更深了,她正想说话,百里亦却轻轻抱住了她。

    挽之真的是吓到了,木讷了几分钟,当百里亦放开她的时候,却只记得百里亦身上似有药草的淡淡香味。

    而离她们不远的地方,洛祁看着这幅场面,也有点尴尬。

    因为他旁边还有个容珏。

    这就算了,他还劝着容珏可是试着和自己妹妹在一起。

    “哇哦,我们貌似来的不是时候啊。”洛祁心虚的看着容珏。

    容珏的眸子很黑,脸色显得平静许多。

    洛祁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的心情。

    “殿下,我们现在是过去……还是回……”

    “不用了,在这等着吧。”

    容珏的语气淡淡的,像是在看一件平常的事。

    洛水墨看着百里亦抱了挽之,这边气的牙痒痒。

    对洛挽之的恨意更加强了几分。

    “亦哥哥…”上前挽住百里亦的胳膊。

    百里亦抚开:“水墨小姐,可不可以给我个之之单独的相处时间,谢谢。”

    这样的拒绝,洛水墨眼里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可怜兮兮的看着百里亦,然而后者眼神的不耐烦实在是太明显了,洛水墨跺了跺脚,跑开了。

    挽之在旁边看着,只觉得恶心。

    这矫情的,一身鸡皮疙瘩。

    “采秀,你去前面等我吧,我和殿下有些话要说。”

    采秀离开了。

    “之之,我们是有很久没有见面了啊。”百里亦笑着看着她:“过的怎么样?!”

    “自然是没有亦哥哥好。这么久不见,就送给我一嫂子。”

    挽之说这句话的时候,发现百里亦的眼神暗了暗,转换太快,她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一瞬间。

    “之之取笑我了……”

    “亦哥哥今日来找我是有什么什么事么?!”挽之想,既然来找她,应该就是有事的。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百里亦悠悠道。

    “什么?”挽之自然是懂这句话的意思,只是不知道百里亦为什么这么说。

    “之之,你觉得皇室的生活怎么样。”

    “亦哥哥,我这一生都不想入皇室。”或许是感受到百里亦不一样的情愫,挽之认真的回到到,她不想因为自己解决的不好,而毁了这一段感情。

    以前她也觉得自己是有喜欢百里亦的,最后才发现,那根本不是爱,那是喜欢,妹妹对哥哥的喜欢。

    他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她也是发自肺腑的高兴。

    而她,真的不适合皇室的生活。

    不能忍受自己爱的人还有其他的女人。

    百里亦得了她的回答,也舒了一口气。

    “好了,我要成亲了,之之妹妹是有什么东西准备送给我啊。”百里亦又恢复开始见到她的喜悦。

    “当然,我早就买好了,等着我啊,我去给你拿。”说着就要回去。

    百里亦拦住了她:“别,之之,我现在还要去见你的父亲有事要谈。”看了看她:“不如就把这个荷包送给我吧。”

    百里亦说着手上动作也没有停,径直拿在了手上,仿佛是怕挽之不给。

    “可是这是我绣的第一个,做工都不是特别精细,要不我回去再给你绣一个吧。”挽之想着,这做工也太简陋了,当做礼物,太寒碜。

    百里亦微微笑了笑,拿了荷包嗅了嗅:

    “这里面放的有合欢皮和茯神吧”

    百里亦把东西收了起来:“这几日我睡眠也不好,好妹妹,就给了我吧。”

    看他坚持,挽之也不好再说什么,一个荷包而已。

    点头同意之后,百里亦就和她道别离开了。

    他走后,挽之又把采秀叫了回来,既然没有要送的东西,也不好去祖母那里。

    两人回了东厢房,挽之找到昨日锦绣绣的海棠,又在里面放了一些安神的草药,这才带着采秀去了老夫人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