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父亲,你找我?”洛祁今日刚从王爷那里领了命回来,到了家门就听管家说老爷找他。

    马不停蹄的赶过来,生怕误了时辰。

    到的时候,洛震霆正看着一幅画出神,听见洛祁声音后才回过神来,收起了画。

    “嗯。”洛震霆边收边从书架上拿了一封信出来,转身递给洛祁:“下次你去容王府,带给王爷。”

    洛祁大惊,手上放着的仿佛不是一封信,而是一颗炸弹。

    “父亲你这是……”洛祁看着他的父亲,从未有过的认真。

    “如今,这也是无奈之举了。”顿了顿接着说到:“太子殿下求娶玉姝,这朝廷的格局想必又要大动一次。”

    “可是父亲为什么……支持王爷”洛祁不解到,父亲向来不参与派系争斗。

    “因为这是我们最后的退路了……”洛震霆坐在椅子上闭上了眼,似是不想多说。

    “你回去吧,信一定要亲自送在手上。”

    洛祁慢慢的出去,走到门口,又被洛震霆给叫住了。

    “你二伯父和你姨母要回来了,家里打点好。”顿了顿又到:“听说你妹妹的房子在装潢,你差人把你大哥住的地方给收拾出来,让她住一段时间。”

    洛祁想了半天,才知道洛震霆说的妹妹是挽之。点了点头,心情复杂的离开了。

    洛震霆舒了一口气,他已经不再年轻了,两鬓也已经泛白。眼角处也布满了这几年风霜留下来纹路。

    他望着屋顶喃喃道:“我这么做,你会喜欢么?”

    又过了几日,挽之的东厢房也弄的差不多了,前几天二哥把她安置到大哥洛顾北住的地方,这些日她没事就翻阅他的书籍,自己也没有去亲自看看东厢房的情况了。

    今日一早,她就差了采秀二人去探探情况。

    她其实是放心的,虽然月情深是个主刀的,可是那些工匠都是她亲自找的,却是有保障的。

    “叩叩!”

    “进来。”

    白芨进来了,向她微微伏身。

    “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挽之边问着,便收拾桌子上的书籍。

    “却是有问题的。”白芨道。

    “哦?!什么问题。”

    “主子可知,月姨娘的本姓并不是月。这次我发现她母家有个哥哥李大力,月姨娘一直在接济他们。”

    “我记得,当初过门的时候,她说和家里的关系是一刀两断的。”挽之疑惑了,去接济一个把自己卖到妓院去的人??也真是大方。

    “的确是一刀两断,不过这几年月姨娘四处克扣,落下的油水是不少的。”这个有趣了,挽之心想。

    “听闻她在京城开了一家籽月楼,以前盈利还不错,可不知为何前段时间突然就大亏了一笔。”

    挽之这算是明白了,怪不得等了那么久才来找自己,这是被烦心事缠的脱不开身啊。

    “那房契……”这才是重要的,这可是对簿公堂的证据。

    一个姨娘,在外面开起了酒楼,做起了老鸨。说出去也是丑闻一件了。

    “房契现在应该是在月姨娘那里的。主子是想……”白芨心道:这主子不会是想让自己去偷吧。

    看着挽之,发现她闪着大眼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白芨,不要挣扎了,就是你心里想的。”挽之安慰的看着他。

    白芨认命的叹息了一声,“好的,主子。”

    白芨走后,挽之又继续翻阅桌子上的那本孙子兵法,突然在翻页的小角落看见一不起眼的笔记:

    心悦君兮君不知

    这是什么鬼?!她大哥的书上怎么会有这一句话??

    有情况?!

    不过挽之又转念一想,她虽然很多年没有见过大哥了,但是听说还是十分刚毅俊美的。想必喜欢她的女子也是很多的。

    偷偷写上这句话还是有可能的。

    可惜了,她的大哥只对兵法有兴趣,怎么会看见那么角落里面的话呢。

    挽之在心里为女子默哀了几分钟。

    想到自己已经这样坐在这里很久了,着实是无聊,丫头也不在,说个话也没人。

    挽之进里屋换了一身装束,拿着大哥的折扇,准备出去玩儿。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正准备出门的洛祁。

    “妹妹这是准备去哪里?”洛祁瞅她一副男子的装束,想必是要出去玩儿,可身边也没个什么人。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二哥……我准备出去转转,这几天太烦闷了。”挽之回到。

    “出去也不带个人,你一个女儿家……”不带人怎么可以让她出去,这要是遇见坏人了怎么办。

    “我就在家门口转转,也不走远,没有必要带着人。”这是事实,她只想出来散散步。

    “那行,我刚好也要出去转转,走吧和我一起。”

    听到洛祁这么说,挽之的眼睛都要冒精光了,他二哥的工作一直是视察视察。肯定有很多好玩儿的。她还从来没和她一起出去过呢。

    “是去工作?”

    洛祁想了想,送信是父亲差他办的,应该算是工作吧。

    所以对挽之严肃的点了点头。

    “去不去?”

    “去!为什么不去。”挽之立刻答应了。又让人备了马车。

    洛祁本来是想骑马的,可是又觉得麻烦,等挽之的马车到了,自己也钻了进去。

    洛祁也刚好抓住这个机会问问她的想法。

    到了马车上,虽然挽之很是高兴,可也是安安静静的。

    “挽之”

    “嗯?”

    “你能告诉二哥,为什么那么不喜欢王爷呢?”

    挽之想了想,这王爷说的就是容珏了。

    洛祁看见挽之听到他的名字都严肃了几分,心一尘沉。这隔阂是有多重。

    “二哥,我不喜容王爷表现的那么明显么?”好像她也只是怕和你多一点点吧。

    这边洛祁听到她的问题猛点头,这哪是不喜欢,没见一次那种深深的逃避感都让他心惊。

    “我不喜欢容王爷,只是因为他也不喜欢我。”

    洛祁听的一脸懵逼,这是什么逻辑。

    这边挽之闭上了眼睛,悠悠的说道:“我曾经做了一个梦,梦见容王爷很讨厌我,那么梦太真实,太害怕了。”说到这又突然睁开了眼睛:“所以我一直很害怕,不想和他过于接触。”

    挽之的话让洛祁莫名其妙。这是什么跟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