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和齐沐枝聊天转转,这时间就过的很快了。

    “这是把你送容王府还是……”

    “我家,走吧。”还没等他说完,挽之毫不犹豫的回答了。

    齐沐枝低声笑了笑,对面的女子听到容王府的时候就像一受惊的白兔。

    怪不得被自己莫名其妙带出来也不见得多大的生气。

    挽之坐了进去,男子在外面驾车。

    “你家在哪里?”

    “镇国将军府”

    “哇哦,看来我今天‘劫走‘的还真是一位大小姐了。”甩下这么一句,就立刻飞奔起来。车里的挽之是一点都没有准备好。

    在拐角处的时候,齐沐枝就把她扶了下来。

    “怎么在这里就把我放下来了?直接到门口不是很好么?”挽之抱怨道。

    “小姐,现在你的哥哥和容王爷肯定满大街的找你,要是在门口遇到了,给我一手怎么办?你在旁边,可以拦着啊。”这如意算盘打的可真好。

    不过想到他们可能真的会找自己,挽之又觉得心虚虚的。

    “我去你们在这!”刚过了口,果真自己的二哥就急冲冲的冲了上来。齐沐枝立刻躲在了挽之身后。

    “别躲啊,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洛祁现在也算是崩溃的边缘了。

    刚还想着要是找不到就得告诉父亲了。

    “喂喂,二哥,别动手,二哥……”这洛祁现在根本就是劝不动的。

    “好吧,你打吧!”挽之摆摆手,抬脚就走了。

    齐沐枝一脸懵逼,这是什么情况,就这样轻易的放弃了自己??

    洛祁抓住齐沐枝的衣领,看着自己的妹妹已经走出了很远,把他狠狠一甩。

    齐沐枝踉跄了几步,还是站稳了。

    看着洛祁狗腿着去追自己的妹妹,还转过头恶狠狠的对自己说了一句:“过来!”

    在快到门口的时候把小丫头拦下了。

    “你怎么和他一起回来了”,洛祁虎着一张脸。

    “二哥,我还想问问你,我怎么一睁眼就被他带走了。”被无情的反将一军。

    洛祁自知理亏,挠了挠头:“我这不是进去说了点事嘛,你又睡着了……他……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挽之无语地看了他一眼,这天天脑袋里想的都是什么。

    “没有啊,我们一拍即合,到处转了转”,这时,齐沐枝站了过来,两人握着拳头轻轻对碰了一下。给洛祁看了看一拍即合的样子。

    “沐枝是我朋友。”

    “你怎么随便和你男的成为朋友啊。”洛祁气急。

    “谁让他把我从我不喜欢的地方带出了呢”,说着还耸了耸肩。

    “好了,沐枝你就回去吧。”

    这边洛祁也没有拦他,他颔了颔首,就笑着走了。

    挽之也一脸舒畅的进了门。

    一进门就看见容珏一张黑脸的看着自己,也不知道他站在这里多久了。

    盯的她心里毛毛的。

    容珏今天不似往日清爽,头发也略乱,额头上还有薄薄细汗。

    他就站在那里不带一丝表情的看着自己。挽之的好心情瞬间没了。

    草草的说了一句“王爷好”就跑了。

    洛祁瞅着这样的低气压,怎么说也不合适,说挽之吧,她本来就怕王爷,说王爷吧,他不敢,况且王爷还陪着自己跑了一下午。

    这方挽之跑开了,洛祁心也放了下来。

    “呃……王爷,我送你回去吧。”

    “不必了,本王今日就在这里用膳了。”

    等他往洛震霆住的地方走去的时候,洛祁还在想,王爷今晚用完膳还会不会回去。

    挽之跑回自己住处的时候还心有余悸,容珏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让他想起了自己新婚当晚。

    挽之打了个激灵,太可怕了。

    到了里屋的时候,锦绣白芨他们也都回来了。

    两个小丫头显得是非常高兴的,一直叽叽喳喳的讨论。

    看到她进来,就迫不及待的围着她。

    “小姐小姐,你真的太好了,我听那里的工匠说,你给我和白芨还单独的准备了房间。”两个丫头此时看她都冒星星眼。

    她们是自己值得信赖的人,这些都是应得的。看着她们那么开心,挽之也跟着好心情了许多。

    “那你们看着那房子弄的怎么样啊。”

    然后这两个又开始叽叽喳喳给自己描述。

    听了许久,挽之就听见两个字–好看。

    既然是好看的就行了,这几日也想必是快完了,到时候再去看吧。

    下午逛了那么久,挽之也着实是饿了,就叫两个小丫头去厨房给自己拿膳食。

    白芨等她们两个都走了才把怀里的东西给她拿了出来。

    挽之惊呆了:“白芨,一个下午,你怎么办到的。”

    白芨这边显得轻松了许多:“月姨娘这几日没事就拿出来看看,我实在想不发现都难。”

    挽之想着,这就能解释了,月情深看着长的挺好的,实则没什么脑子,真不知道这种智商是怎么在外面还敢偷偷做这些事的。

    “不过,我发现那里不止一张房契,还有一张已经卖出的地方,有个收据。”白芨一并给了挽之。

    “哇哦 ~ 她这几年捞的油水可真多啊。”突然想到什么,又道:“你这样拿走,她肯定会发现啊。”

    “主子不用担心,我拿走的时候,在那里放了一张假的,就希望她不会发现吧。”

    听完白芨的话,挽之真心觉得白芨简直就是个得力助手。也一点都不担心了,月情深多半是发现不了的。

    “白芨,你是怎么跟了我的。”她知事白芨便跟着自己了,还没问问他呢。

    “主子,我是白水山庄的人,你和大小姐,老夫人都是有派人保护的。”

    挽之缓了缓,才知道这个大小姐是她的母亲白非霜,老夫人是她的外祖母。

    当时祖母把白芨给她的时候,她还以为白芨是祖母的人。原来是外祖母的啊!

    自己也是很多年没去过山庄了。

    “那白芨,你想回去么?”

    白芨眼神似有浓浓的哀伤,挽之看着只觉得直击心里。

    “我既然跟着主子了,自然是不会回去了。”

    想着白芨可能也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现在他对自己还没有推心置腹的,等到以后慢慢问吧。

    这时锦绣她们也回来了,不过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