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赴宴
    “小姐,厨房说了,小姐今天要去正殿用膳。”采秀看着挽之一脸疑惑,立刻说到。

    挽之的确是不解,今日也不算是什么大日子,干嘛去正殿。何况自己又非常累了。

    “好了,我知道了”,挽之嘟囔着趴在桌子上。又被两个丫头搀扶着起来,带去内室换了一身衣服。

    捣鼓了半天,出来的时候也就到了吃饭的时间了。

    “锦绣跟着我去吧”,走出一米开外,又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今日……二房会去么?”

    虽然小姐眼神中期待的意思太明显,可是锦绣还是毫不犹豫的打击了她一翻。

    这就算了,锦绣还欲言又止的看着她,让她感觉还有其他不好的事。

    “老夫人今日去了静音寺,听姑姑们说明日才回。”

    挽之的脸耸拉的更厉害了。

    没办法她只有认命的吸了一口气,继续提起精神赴这场‘鸿门宴‘。

    她已经走的很慢了,只希望到了之后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这样她还可以早点离开。

    然而–

    她到的时候所有人都规规矩矩的坐着等着她。

    把她惊的不轻,而今日祖母还不在!

    快步走了过去,规规矩矩给洛震霆问了一声好。也不知道他那句 ≈ ap ; quot ; 嗯 ≈ ap ; quot ; 到底是真的说了,还是自己脑补的。

    洛祁给她了一个眼神,她坐了过去。对面是洛水墨趾高气昂的看着自己,是不是的给洛震霆说着什么,逗得她的父亲哈哈大笑。

    完全不似看到自己时的那种威严。

    又等了许久,还不见开饭,挽之低声问洛祁道:“这是还有什么人么?”

    洛祁也支支吾吾的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对不起,来晚了。”就在这时,一阵低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挽之根本就不用抬头就知道他是谁。

    看向洛祁时,他的眼神就更加躲闪了。

    “殿下肯光临寒舍,是本将的荣幸。”洛震霆嘘寒几句,容珏看了看周围,坐在了洛水墨旁边,后者只剩各种娇羞。

    挽之一顿饭吃的是各种折磨,洛震霆在,自己也不敢提前离开。只得强撑。

    “殿下说笑了,水墨哪里算得上是佳人啊。”这时洛水墨娇嗔的话语传过来,挽之一口饭噎在喉咙里差点没吐出来。

    “水墨小姐,宛若清扬,勿要妄自菲薄”,容珏这样的赞赏,洛水墨更加得意了。

    挽之在心里默默诽谤:有美一人,婉如清扬?我呸,容珏的眼睛什么时候瞎的。

    还不忘给容珏一大白眼。

    月情深这方看到两人和睦的模样,甚喜。

    “水墨,你不要光顾着自己,也得给殿下夹夹菜。”月情深说这句话的时候,洛震霆微微看了她一眼。

    “将军好福气,有一个像水墨小姐这样的女儿。”容珏赞叹到。

    这一次连洛祁都有些听不下去了,今天殿下是吃错了什么药。

    又看了看挽之,生怕她被刺激到了。

    洛祁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怎么了,对他和二哥还算不错,怎么对挽之那么的冷淡啊。

    想到这,洛祁也觉得妹妹有些可怜,主动给挽之夹了菜,还用安慰的眼神看着她。

    挽之低头看了看,复而又抬头道:“哥,这鸡屁股还是你吃吧。”

    洛祁讪讪的,又重新夹了一些给她。

    洛震霆吃饭的时候话也不多,只有月情深低眉顺眼的在旁边给他摆弄饭菜。挽之看着都要怀疑自己的父亲是不是腹黑系的了,这不是听说对月情深宠爱颇深么?!

    她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这男人的心啊变换无常的,就说以前她伺候容珏的时候吧,前一秒还可以给你开心几句,后一秒就拂袖离开了。

    真是悲哀。

    不知道她的母亲是不是也是这样过来的,或许她们的命运很像,都遇上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

    也都在这样的绝望中过完了自己的一生。

    想到这,她也有点伤感了。

    对面是洛水墨嬉笑,高位又是洛震霆和月情深。

    挽之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外人,着实尴尬。

    当然她一点都没有担心洛祁,他在旁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实在是不用担心。

    原来死过一次,有些东西还是无法释怀。

    “父亲,我吃好了。”想到这,挽之更加想离开这个地方。

    洛震霆皱了皱眉头,眼神中似乎有什么情绪。

    她也不想去猜测了,转头看向容珏,“殿下今日在将军府用膳,实乃将军府之荣幸,挽之本应该一陪到底,可无奈今日状态不佳,还请殿下恕罪。”

    说完也没等他们说什么,就离开了。

    怪罪就怪罪吧。

    总比在那里受罪强。

    “小姐,这……”锦绣有些担心,小姐虽然一直不喜欢这种宴会,可是以前也都是忍过来了的。今日这……

    “陪我去后山逛逛吧。”

    看着自己小姐不想回答,锦绣也不好再说什么。

    后山今晚还算命宁静,泉水叮叮咚咚的,让挽之的心情也平复了很多。

    她就在那里坐着,一抹鹅黄色的消瘦的背影,和这苍凉大地没有一丝的违和。

    “小姐这是怎么了。”锦绣问到,可是没有得到回答。

    又过了很久,才听见挽之一声长长的叹息。

    “有些时候,有些人你是避不开,他们就像是一个污点,每每的让你想到不开心的事,让你绝望……”

    她只是希望可以不再像前世一样的活着……等死而已。

    “那本王又是怎么让你绝望了”,本应该是锦绣的声音。此时却换成了容珏。

    挽之吓了一跳,立刻站了起来,却因此踉跄了一下。眼看着要扑向容珏了,挽之立刻转了一下方向,跌在了旁边的草地上。

    疼死了,撞的她都快散架了!!

    容珏看着她那么排斥自己,心中的无名火又上来了。

    “挽之小姐可真是避嫌,这种情况还想着男女有别。”容珏嗤笑了一声,话语里是满满的讽刺。

    “殿下尊贵无比,挽之哪敢伤了殿下玉体。”

    又是这样,语气冷的没有一丝的情绪。容珏一把把她拉了起来圈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