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挽之下意识的就想推开他,可无奈容珏的力气实在是太大。

    “呵,上次我看见你和太子殿下抱的挺好的啊,怎么了?我你连碰都不想碰一下。”

    “我和亦哥哥的关系……”

    “闭嘴!”

    挽之才说了半句,就被容珏像是打断了。然后粗鲁的拉着她到了假山里面。

    “喂喂喂,你干嘛啊。”她想挣脱,可是无奈力气实在是太小。

    容珏走的倒还算是轻松,她就不一样了,跌跌撞撞的。几乎是被容珏拖着走的。

    到了小山洞,容珏一手就给她甩过去了,挽之被那一堵墙都要撞晕了。

    “殿下这是干嘛。”她生气了,这样没由来粗鲁让她很不爽,“这要是被人看见,挽之是怎么也说不明白的,还请殿下为我的名节考虑。”

    “呵,名节??”容珏不怒反笑,“齐沐枝和你单独待的时候没见你知道女儿家的名节啊。”

    他有什么资格生气!

    “那和殿下有什么关系呢,殿下又凭什么来管我。”这么黑她也看不清百里亦的脸色,但是从呼吸声中她也觉得情况不是特别妙。

    “洛挽之,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引起本王的注意很新奇。”容珏抓住她的胳膊,像是要把她捏碎。

    挽之讽刺的笑了笑,这是什么跟什么啊。这人脸可真大。

    “百里容珏”,她也学着叫了他的名字。能感受到她这样叫的时候,对面的男子微微错愕。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存在着一个人,不想和你扯上一丁点的关系,不用怀疑,那个人肯定是我。”她一字一顿的说到。既然关系本来就不好,也不用强装什么了,以后也不必有什么交集。

    果真,对面生气了。

    容珏向她靠近,自己突然就变得被动,他浑身一股阴冷的气息,只能看见他的眸色在这点点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深不可测。

    他抓住她的下巴,不让她乱动,整张脸凑到她面前。

    “如果是百里亦,你肯定没这么大反应”

    挽之也不知道容珏怎么就扯上了百里亦。

    “我和亦哥哥的感情,你永远都理解不到,因为我是绝对不会……唔 ~ ”

    容珏直接亲了上去,挽之只觉得整个人的血液都要沸腾了。和被雷劈没什么差别。

    她使出吃奶的劲儿推开了容珏。

    “啪!”想也没想就是一耳光。

    “呵”,挽之都不知道他怎么还能没皮没脸的讽刺的笑。

    按理说这个时候她就应该生气的离开,不过她没有。反正又不是没和他亲过,就当被狗给啃了一口。

    “殿下,还请你自重,这一耳光是让你好好清醒清醒。”她这时出奇的冷静,刚开始的不知所措已经慢慢消散。

    她实在是太熟悉容珏的占有欲了。

    好像全天下的女人都应该围着他转。

    尽管他是一点都不爱的。

    “敢打本王,你还是第一个。”容珏身上的低气压让她打了个冷颤。这个男人,即使是隔了那么久,也是能让她感到恐惧。

    “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殿下,殿下非得和我过不去,我从来没想着在殿下面前卖弄什么,也从来没有想过和殿下有什么交集。”

    “那你就想和太子有交集?”

    容珏现在是疯了,自己说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只是一股脑的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挽之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不讲理的容珏。

    在她眼里,他一直沉着冷静……变幻无常。

    “首先,我和太子殿下是不是有交集和殿下您没有任何的关系,其次,殿下为人‘正派‘,又怎会恐惧太子殿下给您的威胁呢”,容珏现在冷静了许多,挽之又继续道:“如果殿下是有意和将军府喜结连理,我觉得水墨姐姐就很不错。”挽之说的真诚,也不知道这么黑,容珏能不能看到。

    “你想的可真是好,是不是觉得什么事都为我想好了。”

    容珏现在根本就是没法交流,根本和自己就不在一个频道。

    “我只想让殿下记住,挽之一点都不想卷进你们这场权利的纷争,我也不是你们成就自己的牺牲品,所以我根本一点都不想和殿下有什么交集。”

    感觉容珏不信,挽之又补充了一句:“我和太子殿下什么关系,对殿下您没有一点的威胁。”

    因为你肯定是最后赢的那个人啊,挽之在心里补充道。

    “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我”,容珏只想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她。

    “我不是讨厌殿下,我只是不能和殿下成为朋友。”

    容珏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流失,自己什么也抓不到。空荡荡的一块。

    挽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迷迷糊糊的回了月云轩,到的时候锦绣在房门口来来回回的走,看见她,立马冲了上来。

    “小姐,你没事吧”,锦绣这边才说,自己被一个人捂了嘴带走了,看见是王爷也不敢大叫,就这么被人带回了。

    “没什么事”,见挽之也不想多说,锦绣也不再问了。

    这一天经历了太多的事,先是无缘无故的遇见齐沐枝,再是个容珏平白无故相处那么久。挽之着实是累了,也没有洗漱,倒头就睡了。

    这个时候的西厢房,洛水墨和月情深也回去了。

    “水墨啊,这殿下对你有意思啊!”月情深说到。

    洛水墨听到这些也是面露春色,完全没有了前几日求着洛震霆要嫁给百里亦的那副可怜样。

    “你可得把握住,我听着人说,这容王爷和太子殿下的实力可是旗鼓相当的,若是你嫁给了他,不就得到你父亲的支持,那个时候,你可就是高阳国最尊贵的女人了。”

    洛水墨一听到最尊贵,笑意更加灿烂了。

    “对了,殿下今天怎么跟着洛挽之那个小贱人出去了啊。”洛水墨恨恨的说到。

    “哎呀,水墨,殿下也说了是有事出去,怎么就是跟着她走了啊。”

    “母亲,你怎么总是向着她啊!”洛水墨不高兴了,月情深这几日总是让她多学学洛挽之。

    “你要是嫁到皇室,各种礼仪都是要达标的,现在这个样子怎么会让人喜欢。”月情深也是糟心,这同样长大的。怎么洛挽之就那么受人喜欢,一副大家闺秀的做派啊。

    她看了看洛水墨,真的应该给她请个女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