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暗流(一)
    “对了,我听莲儿说母亲给她在弄东厢房”,洛水墨皱着眉头,很不满的样子。

    “这不是籽月楼现在亏的实在是太多了,不然你以为你母亲还费尽心思去讨好她啊”,月情深翻了一个白眼,这洛水墨真的一点都不管事。

    洛水墨这几日忙着太子那边也没问问籽月楼,心中也有点理亏。

    “哎呀,母亲我这极几日不是……有事嘛”,洛水墨走过去,给月情深讨好的捶背。

    “你找个时间给那人说说,现在籽月楼亏损,他们好歹也拿点钱出来接济一下啊,怎么可以……”月情深有点气不过,赚了全他们的,亏都亏自己。

    “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去和他们说。”

    母女俩又叨扰很久,洛水墨突然说到:

    “母亲,我总觉得很不真实。”

    “怎么了?”听她这么讲,月情深也有点担心。

    “你说父亲偏爱我们,可是我要嫁给太子他说什么都不同意。”洛水墨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前几天我又去求他的时候,很明显感觉到他眼神里似乎有一种……讥讽”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想起洛震霆的眼神就如同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月情深听她这么说也有点发怵,要是失了洛震霆的宠爱自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且洛水墨一直都算是她成功的一个点,早些年自己还想生个儿子,可是洛震霆不让,对洛水墨更是百般疼爱。每每走到哪里,都只会给洛水墨带点礼物。

    早些年洛挽之和她发生冲突,几乎洛震霆都向着洛水墨。

    “你是不是太敏感了,你父亲对你的好,府内谁人不知啊。你多去走动走动,贴心一点。”

    “好吧,可能真是我想多了。”

    时间也不早了,洛水墨没多一会儿就离开了,月情深又去看了看房契,这才放心的去休息了。

    “哈哈哈贺凌,你都不知道她有多美”,容王府的后院,齐沐枝躺在床上给自己的随从描述下午发生的事。

    那个叫贺凌的面无表情,自从主子回来就开始来来回回的说了七八次了。他都能记住了:

    貌若天仙,宛若惊鸿,还有什么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反正就是一个绝世大美人,见到她以后,其他女子都是妖艳贱货了。

    “主子,你说了很多次了,我已经知道了,那位小姐非常的漂亮。”贺凌回到。

    “我让她嫁给我,可是她拒绝了”,齐沐枝无奈的叹了口气。

    “主子你真的是一点都不矫揉造作啊!”哪有第一次见一个女子就让人嫁的,能成功就奇了。

    “不过我和她成了朋友,当然这只是我的第一步哈哈”,想到这,齐沐枝又高兴起来,实在是佩服自己的应变能力。

    “你是齐国她是高阳的,这……”

    “那我就入赘过来不就好了”,他都想好了,既然挽之是镇国将军府的小姐,肯定是不会随她回去的。

    “主子,我能说一句话么?”

    “说!”

    “要是陛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不把你腿打折,算我输。”

    “滚!”

    “主子,听说那位小姐是容王爷的朋友,今天下午你这样带出去,容王爷可是找了好久,这要是生气了……”贺凌想起萧然看自己的眼神,里面有深深的同情。

    ”我看着挽之的反应,挺怕容王爷的,应该算不上……朋友吧……”下午,每次提起容珏,她都会立马岔开话题。这两人的关系想来是不怎么好的。

    “你在容王府这样,王爷会不会把我们赶出去啊,他本来就特别不愿意我们住在这里,还让我们住后院”,贺凌嫌弃的看了看周围:“这后院不一般都是女子住的地方么!”他其实就想被赶出去,这里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我才不要出去住,不喜欢住客栈”,齐沐枝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自己从齐国过来的时候宁愿在马背上凑合也不会去客栈。

    “咦,你说如果我被赶出去了,再去找挽之,她会不会收留我?”

    “主子,脸呢?!”

    屋里一片怒骂打闹声。

    容珏就在外面,所有的都听了去。

    他把挽之送回去之后就回来了,带着萧然本打算把屋内那个人给赶出去。

    “王爷,现在要不要进去。”

    “不必了”

    他完全相信齐沐枝那个无赖肯定会顶着一张超级无辜的脸去找她,而且她可能真的会收留。

    容珏转过身离开了,出了院门道:“以后齐沐枝的饭菜都按照一等客人的算,房间也收拾整洁。”

    萧然感到莫名其妙,上一秒还要赶人出去,这一秒又对人那么好了。

    容珏听了挽之说了那么多,可能这是她对自己说过的最多的话了,总结出一个中心,不想参与到他们的争斗。

    在她的眼里,自己只是一个想要通过她借助将军府助力的一个王爷。

    虽然她说的没错,可是……

    容珏心想,自己是为什么要去招惹她?

    可是权权的争斗岂是她不愿意就可以算了。

    看来以后她更会越来越讨厌自己了。

    “对了王爷,祁公子多久去扬州啊”,萧然不说,容珏都快忘了,他本打算安排洛祁去扬州办件事的。

    “就这几日吧”,容珏停了脚步又问到:“丞相府最近有什么动静?”

    “大动静倒是没有,不过这几日太子少保李天明和钦天监监正张云龙来往倒是很频繁了。”

    “一个正二品,一个正五品,没有一点利益勾结我是不相信的。查!”

    “这还有一件事儿……”萧然有点犹豫,不知道怎么开口。

    “有什么就说吧。”

    “这……外面都说镇国将军现在是殿下这一派的……陛下那……”

    “无妨,这不就是咱们的陛下想看到的场景么?”容珏冷漠的说到。

    “唉,我就想不通咱们陛下,既然有心……”萧然看了看容珏的脸色,发现没有什么波动这才说到:“为什么来现在这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