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动手(一)
    “咦,这是谁放在这里的。”锦绣进门的时候,在门口发现一支桔树枝杈,上面挂着一个精致的小瓶子。

    拿进屋的时候,挽之还在看书,采秀在收拾着东西。

    再过不久,她们应该就是可以搬回东厢房了。

    而挽之今天的嘴相对于昨天又好了很多,不再像那样晶莹剔透了。

    “主子,在外面发现这个,也不知道是谁放的。”

    “哦?”,挽之挑了挑眉,并没有具体看物件。

    锦绣见她没有动作,就自己打开了小瓶子,一阵幽香立刻就散在了屋子里面。,似梅花淡淡的难以捉摸的味,隐隐约约让人陶醉。

    挽之被这股味道折服了,觉得这应该是个稀奇物件,拿在手上,凑近了闻,却什么都闻不到。

    “放在哪里的啊 ~ ”

    “门口,哦对了还有这个枝丫”,锦绣拿出桔树枝。

    顿时了然,兴趣也不再那么大了。

    “收着吧,倒是个好物件,大家哪里受伤了可以用用。”复而又低下头看书。

    锦绣觉得主子的感情变化的着实是快,不过既然得了命令,也就不敢再说什么了。收了东西。

    “采秀的东西收拾的怎么样了”,挽之问到。

    “刚才看见她,说已经收拾的好了,不过她现在去了厨房拿点心,主子是想她回来就走还是吃了东西再走呢。”

    “等采秀回来我们就走吧,反正都是今日的事儿”,挽之放下书,揉了揉眼眶,这个地方略为冷清,他大哥常年走不在,也没个内人打理,所以即使位置好,也显得寂寞。

    貌似她还是最早成亲的呢,以前就担心她这两个哥哥会娶不到,难得的是,在她家,居然还没个人催,就连祖母都不催,说什么一切随缘。

    回来那么久了,她一直在想,不能嫁给容珏,可是以后的路到底该怎么走,却是不知道的。

    挽之起了身,临着水榭的旁边,上面枯枝蔓蔓,无一生机,很像她嫁给容珏后的心境。

    这一生若不嫁他,到底该何去何从。

    等了不久采秀回来了,主仆三人拿了东西就准备回去了。

    挽之把案桌收拾的整整齐齐,又将最爱看的那本书放在最下面。这才离开。

    等到了东厢房,两个丫头都惊叹新屋的变化之大,挽之不语,不过心里也还是舒心的。

    这些人都是按照她的心思改的。自然是不会有错的。

    她住的屋子改动倒是不大,只在床的四周放了细雕的琉璃盏,这样睡觉的时候会安心许多。

    她给锦绣采秀和白芨都各自安排了房间,东厢房本来就大,不缺房间,空着也是空着。

    “中午你们就自己去拿膳食吧,我有些乏了,等白芨回来再叫我”,挽之准备去休息会儿,这几日夜里睡得不是特别好,白天一直犯困,这样迷迷糊糊已经有一些日子了。回到了熟悉的地方,希望可以好一些。

    “什么!亏成这样?!”西厢房内,月情深的脸是一阵白一阵红的,对面站着一个长相略微粗犷的大汉。

    “妹妹,我这边也没办法啊,这个洞真是是越补越大,也知道周围那几家是怎么了,明明以前不去我们,现在的势头确是猛涨”,说完又看了看月情深:“妹妹啊,这还要补一点才行啊……”

    “补?!我都拿出两万两银票给你了!!不行,我们得马上停止了!”月情深恨恨的说到,本来打算这个人给自己挂个名,却没想到找了个猪脑子。

    “现在停下来我们会亏的很惨的妹妹”,男子还是有点不想放弃。

    “呵!他们管都不管,既然这样,这个洞也别填了,这几天就给我联系人,把我占有的给卖出去!”

    男子看女子十分决绝,也不敢再说什么。唯唯诺诺的出去了。

    洛水墨刚进来的时候就和他打了个照面。

    “砰!”洛水墨听到声响立刻进了房间,才发现是月情深摔了一只紫玉杯。

    “母亲……”

    月情深看她也不是特别开心。

    “那人怎么说的!”

    “……他说……劝我们把籽月楼卖了,说现在已经……无力回天了……”听闻月情深冷冷的笑了笑。

    “呵!说白了就是不想拿钱出来得了!”又斜了一眼洛水墨:“你介绍的好人!”

    “我也没办法啊,母亲当时缺资金,我……”洛水墨话锋一转:“再说了,这几年我们赚的也不少不是么……”

    “是赚的不少,这一次全赔进去了!”

    “那……我们卖了之后不是还能得个几万……”

    洛水墨看到月情深表情缓了一些,上前给她揉肩,“打不了以后我们再干点其他的事,反正到时候我们有的是钱!”

    “唉,也只能这样了,谁就能想到籽月楼居然亏成这样呢?!”月情深百思不得其解,这本来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崩了呢!太蹊跷了。

    母女两人商量着要怎么再开始一番事业,洛水墨这边好不容易才让月情深开心了一点。

    “父亲这几日没过来么”,洛水墨到处瞅了瞅,这些日子她过来的时候都没有碰见洛震霆。

    “他这几日有点忙,不过晚上会过来……”月情深说完脸红了一下,语言中也略带了一些娇羞。

    “对了,洛挽之那个贱人听说已经住进去了,听说弄的不错,母亲 ~ ”

    “有什么好的,等你去看了就知道了,她要的都是一些老旧的样式,哪有我们住的地方富丽堂皇”,月情深说的倒是实话。

    秀气的山水屏风,名贵的金玉器乐,檀香木的大圆桌,上堂摆着两只紫如意,还是皇帝赏下的。

    月情深对这一切,还是很满意的。

    “也对,她和她那死去的娘都是一个德行!”

    “嘘!小声点!我都说了,不许提起那个女人……”听到洛水墨那么说,着实把她吓了一跳,看了看四周,仆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没往这边看,这才舒心了一下。

    “我说了,不许提起那个女人!你给我记清楚了!”月情深严肃的对洛水墨说道:“如果你还想一直得到你父亲的宠爱,绝对不能提起那个女人……”

    父亲的宠爱对洛水墨来说意味着太多,她在月情深认真的注视下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