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动手(二)
    挽之又糊糊涂涂的过了几日,这几天可能是倒腾回来,似是要把所有的觉都补回来。

    也就在不久前,白芨回来告诉了她现状,她就知道,有一场大戏是要在将军府上演了。

    果不其然,今天早上才用过早膳,慈福阁就差了人过来叫挽之过去一趟。

    “小姐,这是什么事,那么急”,锦绣边给她束腰带边说到。

    “是有一件事”,挽之神秘道:“你随我过去不就好了。”

    她今日特地选了一件较为轻快的便装,一身粉梅色雪狐棉衣,芙蓉祥云百花褶裙,身披淡兰色的梅花衫,刚好这几日院中的梅也在争相开放,竟也是十分映衬的。

    头上倭堕髻斜插宝簪而无俗,缀着紫玉而幽雅,流丝苏挽在三千青丝上。她本就显得岁小,面目也颇为秀雅。

    “主子,你真是越发的好看了”,锦绣啧了啧舌,平时挽之在穿着上也不怎么讲究,今日突发一打扮,竟然有种小仙女的感觉。

    挽之淡淡一笑,眉间点缀的凤梅印越发的娇媚了。

    “这几天采秀怎么一直都不在啊”,挽之这才发现,这几天伺候自己的都是锦绣,也不见那个丫头。

    “不是特别清楚,现在我们又没有住在一起,也不好问她。”

    挽之若有所思,昨儿白芨告诉自己了情况之后,自己就让他稳着了,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走吧,别让祖母等久了。”

    等挽之到了慈福阁的时候,殿中只有老夫人和她的父亲洛震霆,她向洛震霆微微伏了伏身,老夫人见她到了,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让她上去,只是让王叔给她看了一个座位。

    “祖母,是有什么事么?”挽之其实是知道怎么回事的,可是自己父亲在,也应该做戏做全套。

    “且等着吧,等你月姨娘过来。”

    这方说着,月情深也到了院子门口,身边没有洛水墨。

    肩若纤细腰若不足一握,轻扭纤腰小迈着莲花步,玉臂挽束轻纱,纤指如玉口点嫣红,一颦一笑优雅无比动人心魄,寐目小栖脸如凝脂。

    这么冷的天儿,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到了殿内还一脸娇羞的看着洛震霆。

    “给我跪下!”老夫人的一句话把月情深惊了一下,自己还懵懵懂懂,还没从自我欣赏的境地出来。

    “母亲这是……”月情深变了脸色,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让你跪下!”洛震霆在旁边,刚毅的脸不带一丝柔和,月情深暗道不妙,立刻给跪下了。

    她今日穿着本就豪放大胆,这几日洛震霆也没去她的房间,本来想着就这次见面勾一勾他的兴趣,没想到却被老夫人给来了个下马威。

    此时一跪下,胸口的那块布本来就少,此时就更低了,雪白的浑圆若隐若现。

    老夫人看到这等景象,心中的讽刺就更深了。

    “你知道自己错哪里了么?”

    “母亲……”月情深一脸无辜:“还请母亲明说……”

    “让你给挽之好好弄弄东厢房,这倒是弄好了,非霜几万两的嫁妆也没有了”“!”

    挽之看了看高堂上的洛震霆,他只是皱了皱眉,也不曾说什么。

    月情深此时抬头看了一眼挽之,包含着裸的恨。

    “母亲冤枉,这个事情我是得了挽之的同意的……”

    月情深挤出了两滴眼泪,看着就更加惹人怜爱了,还时不时向洛震霆求助。

    “这个事情,月姨娘的确是有和我提起过,我也是同意的。”挽之在旁边回答道。

    “那好,月情深,我就问问你,花了多少银子……”老夫人喝了一口茶。

    “花了……花了……一万两……”声音明显小了很多。

    挽之在旁边听了只想笑,一万两?她亲自把关,花了五千不到!

    “哦?挽之”,老夫人看向她:“你觉得你的东厢房值了一万两么?”

    “既然月姨娘说是一万两,那必然是一万两的”,她规规矩矩的回答道。月情深一脸错愕不相信的看着她,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唯唯诺诺。

    老夫人怒极反笑,一万两??她月情深那么豪华的地方也没有用到一万两。

    “非霜的嫁妆可真是少了一万两?”老太太明显不信。

    “我现在可以让人把账本和夫人的点清册拿给母亲看的。”月情深立刻点头。一脸希冀讨好的看着老夫人。

    “得了吧,我可没那么多时间翻那么厚的账本!”老夫人哼了一声。

    “不如就这样吧,我们直接去母亲宁湘阁点一点就好了,姨娘开封的想必也就是些银两,我们看看就罢了吧。”月情深听了蓦然抬头,脸色也变了,不似刚才的放松。

    “我瞧着挺好,震霆你怎么看,”洛震霆一直没说什么话,也没有变态向着谁。

    不过看向月情深的眼更加的冷了。

    “母亲决定就好……我现在要出去一趟,就让子木陪着你们去,得了结果给我,要是真有克扣一事,我绝不姑息。”洛震霆后面一句话是对着月情深说的。

    挽之都快忘了,洛震霆怎么会去宁湘阁呢,听说找你白非霜“离开”后,他一步都没有踏进去过了。

    老夫人叹了叹气:“你走吧,这件事我处理就好了。”

    “震霆……”月情深看着他走,内心的恐惧更上一层楼了,然而后者并没有看她一眼。

    挽之放下手中的茶,随老夫人去了宁湘阁,她好笑的看了一眼月情深,还在洋装镇定,想来内心早就成了蚂蚁了吧。

    到了宁湘阁,这边虽然已经有十几年美人住过,可是每天都是有人打扫的,所以一直还保持着白非霜走的时候的样子。

    挽之来的次数不多,她的母亲想必也是深居简出的,从屋里的格局也不难看出。

    “王福,开箱!”老夫人到了也没做迟疑,当即叫了旁边的人准备开箱验货。

    “母亲……”老夫人看了一眼月情深,“开!”

    十箱的嫁妆开始是打上了封条的,因为得了同意封条才取了下来。

    如今看着也就只有一箱的封条的拆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