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权利
    挽之让李掌柜夫妇领了银两,把人打发走了。走的时候李掌柜还忍不住的多看了一眼,李夫人骂骂咧咧的揪着他出去了。

    所谓家丑还是不要外传好了,所有的事还是点到为止的好。

    “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老夫人说到。

    挽之想着,此时自己也不宜说些什么,索性也就不张口了,安安静静的立在旁边。

    “母亲……我……我……”月情深被这场变故吓得不轻,也还没想好该怎么办。

    “姨娘为什么要在外面开个酒楼,这实在是于理不合……”挽之突兀的插了一句,着实让月情深恨得不轻。

    一直不怎么说话,一开口就让人那么讨厌。

    这时凤奴又进来了,不知道在老夫人耳边说了什么,老夫人微微蹙眉,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挽之,却道:“这件事先搁浅吧!”想来不是什么好事,竟然让主仆二人都有一些忧愁。

    凤奴讲完,又把一洁白的信封递给老太太,老太太看后大惊,又抬头看了一眼跪在下面的人:“王福,把月姨娘关进柴房,等候发落。”

    月情深也没有搞清楚状况,怎么一封信的时间,连审都不用审了,自己还没有抢救一下呢。

    老夫人任她的凄厉叫声响彻整个地方,并没有一丝的同情。

    “老夫人……我错了……”

    见被拉走,挽之起身,从高台扶下老夫人。

    “祖母,这件事你既然事先就有准备的,着实是不要为她伤了身子。”

    老夫人叹了一口气,此时还在非霜住过的地方,一时间情难自禁,往事如烟,却在头脑里面丝丝絮絮。

    “你母亲过来的时候,十里红妆,京州你母亲过来的那条路,一直到将军府都是张灯结彩。”

    挽之愕然,她母亲当时排场尽然那么大?

    老夫人看她反应,也只是笑笑,纵是谁也肯定会无比惊讶的。自己当年看着这个排场,还胆战心惊,恐被人看了去,和皇家比较,落下把柄。

    “所以,现在这十箱,也仅仅是当年嫁妆的皮毛,是生下你之后,非霜才着手准备的。”老夫人看了看宁湘阁简单却不失大气的排布:“非霜乐善好施,这些年帮助的人也是极多的……”老夫人又唉声叹气了几句。

    “那为何……”虽然对这个未曾蒙面的女子不知道存在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可是挽之还是想听见关于她的一点一滴。

    “唉,孽缘啊孽缘!”

    老夫人摆摆手,招来了凤奴扶着自己:“她这一生什么都好,就是对你父亲无情无爱”,又转头看了看原地的挽之:“当年你的父亲在外面惹了那么多的风流韵事,哪一个不是面貌上和你母亲相似啊。”

    挽之摸了摸胸口,那处似被震惊到了,蹦了两蹦倒也落回了原地,这方祖母已经走远,只留下自己一个人待在这个地方,甚是寂寥。

    他的父亲?

    挽之不相信,若是真的爱。又何会寻了其他人,这也不过是为自己的找的借口罢了。

    这些事,不想也罢,只会徒增烦恼。

    也不知道老夫人是得了什么事,中断了这次的事情。其实挽之也没想着要让她万劫不复,只是想消消她的气焰。既然今天算了,大抵是晚上交给他父亲来审了。

    “我母亲被发现了,怎么办啊?”洛水墨对着一个妙龄女子道。

    “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让你母亲卖了那个地方,把钱给补上不就好了。”

    “可是现在……会有人买么?”洛水墨的问题让女子感到愚蠢,这亏本本来就是个套,怎么会买不出去呢?

    这么蠢,当初是怎么拉自己合伙的。

    “你可以卖给我啊,刚好我也熟悉不是~”

    “真的么,你愿意帮助我们?”洛水墨感觉是遇上了救星,一把抓住女子的胳膊,后者脸上微微有些嫌弃,可是也没有持续太久,只是将手给她轻轻的抚开了。

    “自然是真的了,你且把房契交给我,我拿了银子给你,你那个老妖婆老了,自然不会为难你们。再说了,你不是说将军很宠爱你们么?还用怕?”

    洛水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觉得甚有道理。

    “那你等着,我现在就回去给你拿。”

    洛水墨回了地方,在月情深的房间里面到处翻找,平时月情深放的地方她也不知道,也没有过问,此时漫无边际的找起来真是浪费时间。

    问了下人,发现月情深现在已经被关了起来,于是就想着找个机会去问问。

    不曾想刚走出房门,就有来人说洛震霆让她也去正殿,洛水墨跺跺脚,就那么迫不及待的要审?没有办法,只得听天由命了。

    到了那里之后,发现自己母亲跪在地上抽泣,洛震霆和老夫人坐在上面。

    洛水墨看了洛挽之一眼,轻轻的冷哼了一声。

    “父亲……”听见她的声音,挽之直接扶额了,这对母女除了卖惨还会干嘛啊。听了一个不够,还要听另外一个的。

    洛水墨也没有像之前一样上去撒娇,而是径直跪在了地上。

    台上两位都皱了皱眉头。

    “你起来,你跪着像怎么回事!”洛震霆发话。

    “父亲,母亲固然有错,可是她也为这个家操劳那么多年了,还请父亲不看僧面看佛面,从轻处理。”洛水墨说着还挤了两滴眼泪,泪水汪汪的看着月情深,一副母女情深的样子。

    “你先起来。”

    “母亲受着苦,做女儿的怎么可以不心心所系,父亲若不要对母亲网开一面,女儿便再次长跪不起。”挽之听着这些话都要吐了。

    “既然你愿意跪着,就跪着吧。”老夫人看着这一切也是揪心,直接就给回绝了。想必是活生生的把洛水墨要说的话堵在了嘴边。

    “如今倒是好,银两追不回来,外面还欠着,震霆,你就当着我们说说吧,要怎么处理。”

    这个事像皮球的一样的踢给了洛震霆,挽之看着他,总觉的他心有不忍,可不是?下面还跪着他最爱的女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