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不会这么算了
    “气死我了!这件事绝对是洛挽之那个贱人主导的!”洛水墨回了西厢房自己的住处,对面坐着之前的那位妙龄少女。

    “哦?她怎么了?”女子玩着手上的千心锁,一直打不开让她的秀眉也紧了三分。

    “她……”洛水墨看了看女子,“她拿走了京州十三处和籽月楼的房契!”

    “砰!”女子狠狠把锁拍在了桌子上,檀香木的桌子立刻抖了三抖。

    “你说什么?籽月楼?”

    洛水墨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她的脸色,点了点头,又说:“也就是说现在籽月楼是她的了……”

    对面女子再不像之前那样懒散,面容变化莫测。千心锁在她手上滋滋做响,“她是怎么说的。”女子平复了一下心情问到。

    “按照她说的是要变卖了补上空缺的银两。”洛水墨立马回到。

    “行了,我知道了,我现在先回去和他们商量一下,这件事你不要管了……”

    女子拂袖而去,步态轻盈却带着慌乱,但是却没有从正门出去,反是从小道出了将军府,而这一切全部落在了白芨的眼里。

    这件事过去的第三天,挽之的姑母冬暖就回来了,老夫人向来是喜后辈的,当然除了月情深那两个,还刚回来就把人接了过去。说是要好好看看,挽之当然也要过去。

    到的时候,发现并不是她一人,还有容珏和洛祁,边上还站着齐沐枝给自己各种招手。挽之回了他一个笑,就上前到老夫人身边了。

    “姑母,许久不见,你是越发的漂亮了。”这个姑母前世对她也不错,再加上生性淡雅,两人的相处还算和谐。

    “哈哈,挽之就会抬举姑母,再美哪美得过之之啊。”冬暖说到。

    “唉,这可不是之之抬举你,想你当年那也是绝色,这几年又保养的很好,自然还是美的。”老夫人低低的说到,这样的话还是不要让下面三人听到比较好。说完又扑哧一笑,看得出来,老夫人对她一直都是很满意的。

    “我们姑母当年提亲的人那可是非常多的,现在谁能和姑母比啊。”洛祁在下面贫嘴道。

    挽之嗔怒的看了一眼洛祁,干啥不好,把容珏给带过来干嘛!

    素净长袍倾泻一地流光,袖口是绣着清雅的淡竹,近看就可知,用线绝不平凡,乃是西域进贡的真丝银线。容珏的面色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一双本无情的眼睛熠熠生辉,却也是吹不尽的寒凉之气。

    “之之啊,快把你这个贫嘴的哥哥带走”,老夫人洋装生气道,挽之懵逼了,干嘛让她带走,直接轰出去不就好了么?

    “他们说是过来找你商量一些事,你快去吧,我和你姑母也说会儿话。”

    挽之起身,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这三人就出去了。

    “走吧,去我那里说。”洛祁说到。

    “挽之,我可是好久都没有见过你了,让他们带我来还不愿意,我这是割肉才来见你的。”齐沐枝上前,可怜的向挽之抱怨到。

    “呵呵,你这不是过来了嘛。”挽之好笑的看着齐沐枝,一个大男人还卖萌撒娇。一不留神,齐沐枝突然上前,可给挽之吓了一跳。

    齐沐枝身材高大,过来的时候带着身上特有的紫荷香味,只感到自己头上突然有了一个重量。方才他却把一个簪子给她卡头上了。

    “喂喂喂,当我们死人呢。干嘛呢?!”洛祁看不下去了,这是互赠情物准备要干什么了?

    挽之摸了摸头,抬头之际总觉得有个阴寒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由的打了个冷颤,“这是什么东西?”

    “一个簪子罢了,在街上看着,觉得你戴着甚好,就买下来了……你可不要拒绝我啊,在大齐,这是一种礼节!”

    挽之看了看齐沐枝郑重的脸色,心下突然觉得很好笑。不过她也并不是会反对的,权当一个礼物收下了。

    “走吧。”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容珏开口了,说完就自己独自走在了前面。

    挽之看了看容珏,又看了看齐沐枝,要是要嫁人的话,反正不想嫁给容珏。

    容珏和洛祁走在前面,挽之和齐沐枝走在后面,一路上齐沐枝一直在对挽之说自己遇到的趣事,挽之有时候也会回上两句,到最后的时候突然觉得不对,“你干嘛总和我说大齐啊?是想带我过去玩儿?”本是一句玩笑话,前面两人却都停下了脚步。

    齐沐枝这边高兴了,说了那么久总算是进入正题了,“你想去么?”一脸期待的看着挽之。

    其实对挽之来说,余生生活在哪里都无所谓,若是四海为家也不妨是一件坏事:“没有所谓的想不想,去看一看终归还是不错。”

    “不可能!”

    “不可能!”

    前面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到。这倒是说不出的默契啊,挽之正在惊愕中,刚要说话,突然听见远处有人唤自己。

    转头一看,采秀气喘吁吁的向自己跑过来:“小姐,不好了出事了!”

    挽之微微蹙眉,轻轻的顺了顺采秀的背:“慢点说。”

    “是白芨,白芨被人重伤了,现在昏迷不醒!”

    “什么!”挽之瞳孔迅速皱缩,火气感觉是从脚底冒了上来。是谁这么大胆!

    “小姐,你还是……还是回去看看吧!”

    等着挽之气喘吁吁带着四个人到东厢房的时候,白芨正在活动手关节,看他们四人过来,一脸诧异。

    挽之看了看采秀,重伤??

    “这刚才还手不能提的呢。”小丫头也是一件委屈。

    挽之暗暗有些无语,不过既然到了,也还是问问怎么回事吧。

    白芨看了看身后的四人,并不打算开口。

    挽之转过身道:“采秀,把客人安置好,不得怠慢。”

    “是!”

    洛祁有点不满,什么事是自己一个哥哥都不能听的,看着挽之的眼神也有了哀怨。不过齐沐枝倒没有想那么多,出去自己还可以观赏观赏挽之住的闺房,想想也是觉得自己赚到了。

    等他们都出去了,白芨才道:”是籽月楼的人,今天不小心被发现了,脱身的时候遇到了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