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不满
    齐沐枝又叨扰了挽之小半日,最后还是洛祁强行把他赶走了。最后还不忘越时间玩儿,挽之应了下来。

    等到他们都走了,挽之又去看了看白芨,他也算是底子好,受了伤那么快就可以运功了,只是采秀这个丫头真是太小题大做了。

    今日天气不知怎的,突然又开始冷了起来,又或许是身上不利索,郁结之气更加繁重了,挽之叫了下人在自己阁中烧了碳火,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了。其中锦绣貌似回来了,见她这样,也不好打扰,幸而是知晓她这几天的事,去小厨房打了圈了热水瓶子给她捂着。

    等她再次醒的时候,已经小半夜了,琉璃盏忽明忽暗的亮着,阁外有守夜的丫头打着瞌睡,有时会不小心磕在门框上,还听得见滋滋的忽痛声。

    挽之打开门,丫头像是被抓到了的手足无措:“小姐……我……”

    “不当事,你下去休息吧。我既然醒了,大抵是不会再睡了,也没有什么要求你们来做。”

    丫鬟喜出望外,所有的情绪都摆在了脸上:“谢谢小姐谢谢小姐。”

    挽之笑了笑又关上门,以前自己睡的不像今日早,门外有没有丫头也不知道。这个规律着实是不人道,大半夜的让人守在外面,挽之心想,明日就和他们说,以后都不用再守着她了。

    闲来无事,翻了翻桌上的书籍,这些大都是她以前看的,无非就是些什么金刚经,女戒之类的,以前只觉得是任务看起来颇为无趣,如今再看来,这其中也是有大的学问的,遂拿了本书坐在床上准备就这样看到天亮。

    第二天天亮是锦绣叫的她,“小姐怎么拿着书啊。”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本来准备看会儿书,不知不觉却又睡了。

    “对了,昨天你回来说什么了?”当时听见锦绣嘀嘀咕咕,可无奈太困了。

    “哦,昨天老夫人告诉我,二夫人已经同意掌管家中事物了,其实老夫人还是想让小姐去管,说小姐早晚嫁人了都是要接触这些事的。”锦绣给挽之揉了揉肩,准备给她束发。

    “二夫人怎么说?”

    “二夫人也不是特别愿意,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二夫人,性子随意惯了,可是挡不住老夫人的再三要求啊,也就应了。”

    听见她应了,挽之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应了就好,二夫人虽然不接触这些事,可本身也不会像月情深那样四处克扣,再说将军府的人丁也不是特别的兴旺,她们这一辈统筹也只有四个平辈而已。这其中,洛顾北和洛策也是常年不在家的主,这要是说管束了谁,想必还是管了月情深那一房。

    挽之又吩咐了锦绣,出去的时候把房契不在她这里给散播了一下。

    也就希望洛水墨可以早点知道,也就可以不用来烦她了。

    挽之收拾好了这一切,披上了狐裘棉衣,准备出去再去瞅瞅白芨,可是去了才发现白芨根本就不在。

    这方在洛祁的似水阁里,上上下下的奴才是忙的不可开交,洛祁把书架都快翻了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这明明放在这里了啊,怎么就没了”,他哭丧了脸,这要是让王爷知道了,又少不了一顿说。而且那个东西也不知道贵不贵重,这要是真的丢了可怎么办。

    “公子,这……是真的没有……”小厮上前说到,他们都翻了一上午了,到处都找了。

    “可看见有人到过我似水阁?”这要是找不到,难不成是被人拿了去?

    “奴才就一直守在这里,哪有人来啊?”

    “你真的没有偷懒??”

    小厮都快哭了,自己一天都在门外守着,就上个厕所还有人换班呢,哪有什么人来。

    “罢了罢了,我去问问王爷可不可以再给我一份。”就祈求它分量不重吧,否则自己肯定要死的很惨。

    等到他到容王府的时候,却被告知王爷不在,去了醉香楼,洛祁的脸瞬间青了半边,这醉香楼是什么地方,醉生梦死的地方,虽然他知道王爷去可能是办正事,可保不齐然就会随便办点其他的事……

    看门的人看着洛祁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绿的:“祁公子这是……”

    “那齐沐枝么?”

    “客人和王爷一起去的!”

    洛祁不乐意了,居然还带着齐沐枝,为什么不带着自己,他也想去啊,不干什么就看看也好啊。

    只好又灰头土脸的回了将军府。

    “殿下,这祁公子天天往将军府跑,就不怕生嫌么?”东宫内,一年轻男子正和百里亦博弈,皱眉问到。

    “能有什么办法,现下我们就希望洛震霆那个老匹夫不要参与进来吧。”百里亦放下一颗棋子,往日甚是淡泊从容的人,不知怎的今日眼神中却有一抹慌乱。

    对方像是感受到他今日的不同寻常:“殿下还是应该平心静气,着眼未来”

    “秦殇,你让我怎么平静啊,本以为他会同意我和洛水墨的婚事,可确是落了空。”

    “你怎么就要去求娶洛水墨?”秦殇有些想不通。

    “我也想去挽之啊,可是她从未得宠,要是娶了,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大的帮助,这个时候洛震霆要是又把洛水墨嫁给容珏了……”

    “洛震霆虽是武官,可是生性狡猾,如果……真如我所想,殿下可谓是踩到禁地了……”男子落下最后一颗棋子:“殿下,你输了”

    百里亦惊了一下,发现自己执的白棋被吃的死死的,心境乱了果真是落不得好处。遂放下棋子。

    “唉,本王的母后虽贵为国母,可是却没有得到一点好处,当今陛下禁止后宫干政,竟让我那些叔叔伯伯做了远县的小官,生生世世不得入朝,若是让我孤立无援,又为何要立我为太子!”百里亦眼神中有了一丝的恨意。

    “太子殿下也不必如此沮丧,文官且不说,武官除了洛震霆现在我们不知道他的偏向,其他的都是中立的,只忠于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