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国医大师 > 章节目录 第21章 我猜的
    各主任都是阅片老手,一张张ct影像在屏幕上快速地翻过。

    “停!”

    突然,一众主任都不约而同地喊停。

    “这里,出现了低密度灶!”一主任指着屏幕影像上的一个黑斑道。

    其他主任都点头。

    陈主任脸色像涂了shi般难看,但还是死鸭子嘴硬,“一个小黑斑,能说明得了什么?也有可能是脑萎缩!”

    没人理他。

    继续翻下去,影像上低密度灶的范围越来越大,越发明显,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陈主任面如死灰,哑口无言。

    其他主任心里也很复杂。

    曾副院长率先开口:“事实证明,小宁医生的看法是正确的。”

    又拍拍宁浩然的肩膀,“小宁,你很不错啊,年纪轻轻,就有那么厉害的眼力!我们一些几十岁的老家伙都比不上你啊!”

    这些“老家伙”,自然是指陈主任这一类人了。

    陈主任听了简直气得吐血,但偏偏事实摆在眼前,他无力辩驳。

    至于其他主任,此时也不敢反驳。

    经此一事,他们对宁浩然改观了一些——这小子虽然年纪轻轻,傲气张扬了点,但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在医生这个非常讲究专业技术的行业,不怕人傲气,就怕没本事。

    “曾院长过奖了。各位主任医术精湛,经验丰富,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学习。”宁浩然谦虚道。

    曾副院长满意地点头,又道:“对了,小宁,你是怎么确定患者出现了脑梗死的呢?这种混合性中风,真的不多见啊!”

    宁浩然从容道:“患者一开始就是我经手处理的,我对他的病情比较了解。”

    顿了顿,“还有就是,我以前见过类似的病例,我老师也专门给我讲解和强调过。”

    这话半真半假。

    他老师以前是给他讲解过类似的病例,但若不是查看了付老爷子的健康档案,他是不敢百分百确定付老爷子出现了脑梗死的情况,更别说和陈主任打赌了。

    “你有个好老师啊。”曾副院长赞道,又问:“对了,你老师是谁?也是我们医院的医生吗?”

    听到这话,宁浩然的心开始变得不平静了,他深吸一口气,道:“是的,不过现在不是了,他已经不在医院了。”

    “哦,退休了?是哪位主任?”曾副院长追问。

    宁浩然暗暗握紧拳头,嘴上还是平和道:“我老师是朱远志。”

    “朱,原来是朱主任啊!”曾副院长张大了嘴。

    作为分管医疗的副院长,曾锋对朱远志是了解的,知道这位主任不仅医术高明,而且医德高尚,深受广大患者的拥戴。

    只可惜,朱主任的做法和时下“主流”格格不入,和医院的利益有所相悖,为医院领导所不喜,时常遭到排挤。

    曾副院长对朱主任倒是颇为欣赏,曾多次为朱主任说话,但奈何他只是一个人,拗不过院长以及其他诸位领导,更拗不过医院整个“大局”。

    两个月前,朱主任出车祸了,四肢瘫痪,曾副院长得知后甚为可惜,想接朱主任回院治疗,却遭到诸位领导以及众主任的反对,最终不了了之。

    没想到今天,却在这里遇到了朱主任的弟子——果然,有其师必有其徒,师徒都是那么出色。

    沉吟半晌,曾副院长握住宁浩然的手,真诚道:“小宁,关于你老师朱主任的事,医院方面做得确实不对,对朱主任有所亏欠。在这里,我谨代表医院,向你老师朱主任道歉。”

    听到这话,宁浩然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心中对医院的芥蒂,也消除了大半。

    “曾院长,有您这话就够了。我代表老师谢谢您!”

    “不谢。”曾副院长用力握了握宁浩然的手。

    又道:“对了,小宁,你有没有考虑回医院继续干呢?你这么有潜力,不做医生,就太可惜了。”

    曾副院长这么说,还有个原因是付家——宁浩然救了付老爷子,得到付家重视,这层关系,医院不能不重视。

    宁浩然没有回应。

    不是他不想干,而是医院逼他辞职。

    当然,他患了脑瘤,这是事实,院方以这个理由辞退他,并非不可以——不过也不能不管不顾,将他当包袱一样甩出去啊!

    见宁浩然没有说话,曾副院长以为他有什么顾虑,安慰道:“你老师的事,我做不了主。但在你的事情上,我还是能帮忙的。”

    顿了顿,“我发了话,相信没人敢搞小动作。”

    说着,冷冷地扫视了众主任一眼。

    众主任都低头或左顾右盼,不敢与曾副院长对视。

    宁浩然闻言,颇为感激。

    他是想留在医院继续干,但脑瘤的问题,他不得不解决,而这不又是一时就能解决的。

    所以,他只能回道:“谢谢曾院长的好意。不过这事说来复杂,希望曾院长给我一些时间考虑。”

    “没问题。什么时候想回来了,就跟我说一声,医院的大门,随时为你而开。”曾副院长拍拍宁浩然的肩膀道。

    下一刻,又神色凝重道:“对了,小宁,你之前说,患者是在入院治疗后才出现脑梗死的,这个你是怎么考虑的?”

    这个问题很重要,关系到院方的责任问题。

    如果证实是由于院方治疗不当引起的脑梗死,那付家追究起来,医院可就要倒大霉了,事后医院也会严肃追究相关的责任人——也就是在场某些主任的责任了!

    果然,听到曾副院长的话,包括陈主任在内的一些主任都顿时变色。

    宁浩然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他目光故意在几个主任的脸上扫过,然后才对曾副院长道:“曾院长,这事,我是……”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我是……猜的!”宁浩然说道。

    听到最后两个字,相关主任都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曾副院长也松了一口气。

    其实,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宁浩然是知道原因的,但他选择不说,这就有些高明了,不少主任都向他投来感激的目光。

    而宁浩然之所以不说,一方面是维护医院,另一方面,与其得罪人,倒不如放人一马,赚个人情——或者说,留个把柄。

    日后宁浩然若重返医院,他在众主任面前,也有底气多了。

    曾副院长亲热的搂着宁浩然的肩膀,感激地道:“小宁,这次多亏了你!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

    又瞪了瞪各位主任,严肃道:“这次是个深刻的教训,以后大家务必慎之又慎,切勿因疏忽而翻船!”

    众主任喏喏应道。

    这时,房门推开了,医护人员推着付老爷子的病床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