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国医大师 > 章节目录 第23章 下场
    见到保安,客厅里的众人都感到意外和疑惑,只有宁浩然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

    而一些认识陈皋才的医生看到陈皋才后,开始乐了: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而陈主任看到林副院长以及陈皋才后,则有些着急:陈皋才,你这个时候来干什么?不是撞枪口上吗?

    不过想起先前陈皋才在救人的事上骗他,害他被付家以及曾副院长骂个狗血喷头,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而且看这带着保安来势汹汹的架势,估计没什么好事,他就不想掺和了,毕竟他自己现在还是“戴罪之身”,不能再惹事上身了。

    曾副院长上前,对林副院长道:“林院长,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带保安上来了?”他对陈皋才并没有多大的印象,一时认不出来。

    林副院长讶道:“哦,原来曾院长也在啊,没打扰到你吧?”

    没等曾副院长回应,他又指着旁边的陈皋才,道:“陈医生接到热心患者报告,说病区混进了一个医疗骗子。陈医生向我报告后,我让保卫科的人调取监控录像,发现该骗子的确进入了病区,于是赶紧带人过来了。”

    “哦?医疗骗子?这里并没有发现什么医疗骗子啊!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曾副院长皱眉道。

    病区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入口处有保安站岗,来访人员需出示证件,通报相应病房并获得同意后,才能进入。

    林副院长却是肯定道:“没有弄错。”

    说完又示意陈皋才。

    陈皋才便道:“昨天在东湖公园义诊现场,我见过这个医疗骗子,他当时被大妈抓住,正要扭送派出所,可惜最后被他跑了,没想到今天他竟然跑来了我们医院,而且还混进了病区!”

    “哦?竟有此事?”曾副院长隐隐想到了什么,但还是不动声色:“这骗子是谁?”

    陈皋才指着宁浩然的方向,道:“就是他!”

    见状,众人的表情都很精彩。

    而付达远更是乌云密布,火山即将爆发。

    曾副院长压着怒气,问:“你是说宁浩然?”

    “就是他!”陈皋才说完才反应过来,“曾院长,您认识宁浩然?”

    曾副院长不答反问:“你就是陈皋才?”

    陈皋才闻言,心里“咯噔”一声,嘴上道:“曾院长您认识我?”

    “之前只听过名字,现在却是见到真人了,真是年轻有为啊!”曾副院长怒极反笑。

    林副院长察觉到不妙,但一时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因为陈皋才根本没对他说实话,包括救治付老爷子的事。

    陈皋才也有些慌了,再看看其他人的表情,似乎都在笑话自己。

    曾副院长陡然提高音量:“陈皋才,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

    陈皋才心更慌了,但还是梗着脖子道:“我,我是来指认骗子的啊……”

    “还说指认骗子?”曾副院长发飙了,“你自己就是骗子,还污蔑别人是骗子?荒谬!”

    陈皋才结巴道:“曾院长,我,我……”

    林副院长赶紧道:“曾院长,这是怎么回事?陈医生做错了什么吗?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林院长,你自己问他吧。”曾副院长没好气道。他想起来了,林副院长有个外甥就在本院工作,好像姓陈,如今看来,这个陈皋才就是林副院长的外甥了,要不然,这次不会这么劳师动众。

    林副院长有些懵了,他根本不知道实情,不知道自己被外甥给坑了。

    这时,病房的门打开了,付梓萱走了出来——她听到客厅的动静有些大,便出来查看。

    没想到一出来,就看到陈皋才这个面目可憎的人。

    她跑到付达远身边,指着陈皋才气呼呼道:“爸,这人就是陈皋才!昨天就是他阻拦浩然哥救爷爷,事后还冒认功劳,今天在电梯里遇到他,他又污蔑浩然哥是骗子,说要叫保安……”

    说着,看到后面的几个保安,她更恼火了。

    付达远拍拍女儿的肩膀,安慰道:“别生气,这事我知道了。”

    转而换上一副黑脸,对曾副院长道:“曾院长,你们医院竟然连陈皋才这样品行恶劣的人也要?有这样的人在,我很不放心,我想,我得给家父办理转院手续了。”

    “付总,千万别……”曾副院长恨透了陈皋才,也不管林副院长的面子,直接道:“陈皋才,鉴于你的恶劣言行,严重损害了医院的形象,我宣布,你被停职了。过后,我会报请院长,将你辞退。”

    顿了顿,“现在,你马上从我面前消失!”

    陈皋才彻底慌了,试图向自己的姨父求助。

    “哼!”林志宏拂袖不理。

    经过付梓萱等人的讲述,林志宏现在已经大概知道自己的外甥干了什么好事了。

    而在付家的追究下,他根本没办法为外甥说话,不但如此,他还得尽力撇清自己与这次事件的关系,免得引火烧身。

    ……

    这场闹剧,最终以陈皋才被保安架走而结束。

    宁浩然由始至终没说一句话,因为他早已料到了陈皋才的下场,没必要再在这人的身上浪费口舌。

    接下来,众人回到病房。

    由于付达远已经发话让宁浩然负责付老爷子的治疗,所以,一众主任不再多言,也没有插手。

    宁浩然来到病床旁边,对付老爷子道:“付爷爷,你现在感觉怎样?”

    “头痛,左手,左脚,抬不起来。”付老爷子缓缓道。

    宁浩然稍作检查,便道:“付爷爷,不用担心,我现在给你开药,然后再给你针灸一下,头痛马上就好,手脚也会慢慢好起来。”

    “辛苦,宁医生了。”付老爷子道谢。

    宁浩然先取来笔和纸,快速写下药方,并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曾副院长,后者则吩咐一个年轻医生去取药煎药。

    接下来,宁浩然从自己的医疗包里取出针具——为了快速见效,他决定使用电针。

    针法方面,则是选用里经过改进后的头针针法。

    头针,又称头皮针,是在头部特定的穴线进行针刺以达到防治疾病的针法,其理论依据是除了传统的脏腑经络理论外,还有大脑皮层的功能定位在头皮的投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