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望歌 > 章节目录 第二章——出山
    小师弟举起小锤子对着陨铁片一阵猛砸,满头大汗小手也不停。旁边站着的初级工坊负责人阿乙也看得满头大汗,倒不是怕小师弟被自己砸到,是心疼这块陨铁片。“喂,别别别,小师弟不是你这样砸的”阿乙实在忍不住挥手阻止继续一锤一锤的砸下去。阿乙管理这个地方一切都很顺利,大家工作也特别的用心,制造学徒很多都是山下成长起来的孩子多数都是真吃过苦日子的,对他们来说现在衣食不愁一般早起工作到午下就可以收工这实际已是天堂般的日子了。只是一点他最烦心,就是这个小师弟,师弟因为身形小一直被上面安排留在这里做事,但因总总原因没办法晋升熟练工,他得周而复始的教授他物品的处理方法。阿乙掏出兜里的汗巾擦着汗边问到:“这个陨铁片,是用来干什么的啊”

    小师弟眼睛左瞟右瞄的看向周围,平时还好大家都会帮着他回答,可能也是看出今天“监工”实在是烦了自是也不讨这个没趣,大家沉默的继续敲打着,声音并不大。

    “嗯”锤子棒抵着小师弟的下巴,小师弟勉强挤出几句话:“做鳞甲护具的”

    阿乙松了一口气,心道还好没把这个忘记:“那这个鳞甲和你处理的这个贴片有什么关系呢”

    小师弟见自己答对了,信心渐起想也没想的就说:“是用这个串连起来做的”

    “不对,这个只是一整片的鳞片的一小层,陨铁特性是抵抗纯能量形态术法的,陨铁质地不坚硬不然根本轮不到我们来处理他,我们寒光出品的鳞甲是三层式结构,第一层是特殊熔炼出来的蜂窝铁肉眼见是一整片实际上是上面有无数小孔,这些小孔会把能量引导到第二层就是你们现在处理的这个陨铁片,像你这样猛锤是没法把它弄平整的,不平整怎么契合上下的两层呢?再说不平整会导致能量受力不均,更容易破裂”阿乙完全化作一副老师的姿态开始给小师弟上起课来。他这也是没办法,小师弟被一群师妹师弟师兄师姐宠得无法无天,各种撒泼滚地,凶他万一他哭了自己也不要活了,只能慢慢的引导他。

    “李鸸,收拾一下行李,随师兄我去一趟白灼居”玉耀站在门口严肃的对着小师弟说道,身后站着表情一直带着微笑的秦菱。

    小师弟一脸发懵的问道:“明早就走吗?”说完还略显兴奋,毕竟要出远门了。

    玉耀确认的点头,看向阿乙也是一脸的疑惑没多说只是摆手示意就转身离开了,秦菱依旧跟着走去。没走几步玉耀回头吩咐道:“师妹你去召集各部负责人,我现在去见师傅”听完秦菱也十分乖巧的转身就忙去了。玉耀单独往师傅居所走去。

    “师傅,你这次为什么这么着急叫我送师弟去奈芙大师那?是不是有什么变化”玉耀推开房门开口问道,他是唯一不需要通报进屋的人。

    师傅轻声默咒,放置在屋内正中心的向下凹陷平放这一个晶洞,里面密密麻麻的水晶随着咒文的段落变化产生不同的能量射向洞中悬空的一把利剑。十息后,咒文快要结束水晶也暗淡了下去只维持了几颗较大的水晶继续释放散射能量。

    师傅起身转过来微笑的说道:“蒂斯传信过来说她要沉睡了,以缓解时间对她的伤害,你无须担心你小师弟没什么问题”语毕拿起茶桌上早已准备好的茶水喝了一口。

    “秦菱那丫头说,她观察到小师弟有时候会忽然晃神,我怕是不是长期以来的还是对他的身体精神造成了什么伤害”玉耀还是不放心的说着,缓步走到师傅跟前。

    师傅双指微微转动了一下杯子又放回来桌面沉声说道:“这个在所难免,毕竟几十年持续的加固泄露什么都是有可能的,但是你不要担心,蒂斯是这方面的专家她没表示出任何不好的一面,那自然情况不会差”

    “会不会是奈芙那有什么没告诉师傅的”急切的询问到,玉耀叫秦菱暗地里关注小师弟的变化就是早就起了疑心,这十年和上一个十年已经有十分明显的变化了,再是宽慰自己也不可能做到熟视无睹掩耳盗铃的地步。

    “放肆”师傅严声斥道“蒂斯为人我是非常相信的,如果她真有意欺骗,你那点小心思早就不会存在了”

    也不等玉耀说话,师傅就赶着叫他去准备离山的事物,不容他再说半分。师傅虽然话不中听但玉耀心里也知道如真是奈夫大师真有所隐瞒,自己根本生不出一点点疑,别人做不到她却是手到擒来,尤其对自己这种术法能力平平的人。

    小家伙非常兴奋的收拾了一下午物品,早就把工作的事抛在脑后了,忘了今天的任务其实是没达成的,陨铁该怎样敲打,到底陨铁在鳞甲中的作用,他只知道自己要下山了,这好像是自己山上后第一次下山。第一次吗?他有些疑惑的想着。他不记得他怎么上的山了,只知道师傅师兄跟他说他今年才带他回的山,以前都在外云游,回来认识了好多师姐师兄,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师兄师姐都对他特别好,除了阿乙那个老古板想到最后李鴯不由自主的哼了出口。

    李鴯其实一晚都没怎么睡,太欢喜了。寻常日子他都是被严格规定不能出山门的,只有偶尔节日的时候师兄会带着他去山下逛一逛,也不准他跟人多说话,师兄说少跟陌生人讲话,陌生人喜欢拐卖小孩。说多了拐卖小孩的故事,他嘴上说不怕心底还是烙下了不小的阴影。

    玉耀推开房门就看见早早起来的小师弟,他坐在一处花台上摇着腿哼着不知道那里听来的曲子,咿咿呀呀的,十分乖巧。“这么早就起来了啊,怕师兄我后悔不带你出门吗”玉耀打趣的说道

    “啊,不是吧,李鴯很乖师兄不会这么欺负人家吧”小师弟听到此话有些紧张的腾起来,大步大步的跑到了玉耀身下,拉扯这师兄的衣服。

    “那就看你表现了”玉耀装作十分严肃的低头说道。

    “我乖,我很乖的,谁,谁谁都没有我乖的”小师弟着急的自信的表达到。

    “那我检查检查你有没有准备好,镇魂铃带了吧,妖煞镯带了吧,北辰穿着了吧”

    “当然啊,这些是师傅一直都吩咐我要时刻佩戴在身上的物件,不敢有误”小师弟十分郑重的说道。

    玉耀看了看,确实都准备好了,是该启程了。领着小师弟穿过花园走过层层门禁,出到山门的时候已见几个管事站立成一排,等着自己。

    玉耀拱手示意道:“接下来辛苦你们了,我此行月余必返回,师傅炼制不容外人打扰。情况危机师傅又在重要关头就先开启护山阵法,死守山门。想来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其余经营安排就照着我昨天安排好的执行也就是了。”

    “师弟(妹)谨遵师兄命令”大伙抬手鞠躬,礼毕目送他二人迈步下山。

    “师傅炼给绝釜洞这把剑叫什么名字?”采买管事好奇的问道,上山最长时间的总库房管事说道:“没名字,这是给绝釜洞宗主练的镇教兵器,不该是我们取名字的”

    众人这才恍然到难怪师兄对这件事这么郑重其事,不单纯是一把宝兵而已。众人闲聊几句便各自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