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望歌 > 章节目录 第三章——拉斯瓦蒂河
    平顶山以前险峻难攀,植被也多以附岩灌木为主,只有一些灵巧的动物长期生活在这里。寒山坊设立后人力逐渐的改变了这里的地貌,供人步行的石梯逐渐修葺完成,随后又陆续增加沿途可休憩的凉亭,石桌,石椅。

    李鴯扑腾扑腾的跳着往下窜,玉耀有些担心的招呼道:“你小心点!”

    “知道啦,知道啦”他不回头满口的答应道。玉耀也是开心,他已经有一阵没有带着师弟在外行走了。他本来可以用法器飞过去,但是几次跟师傅争取才保留了让小师弟能看看外面世界的时间。即便只有一个月也好,至少小师弟是非常快乐的。

    “师兄师兄”小师弟疾呼道“我们到镇上了,该怎么去白灼居呢”

    “傻瓜,我们坐车去啊,难道还要我们走路去嘛”玉耀答道

    “那我们也没车啊,师兄定是忘了叫人准备,糟糕这下真是走断腿了”小师弟左看右看也没发现山下有备好的马车,便有些懵懂的问道。

    “说你傻你偏不承认,坊里从未备什么马车,上山采办货品的都是自己驱车或者委托镖行运送回去,再说师弟妹们要出行也是租借山下的车马行回来还就是了。”玉耀摸着李鴯的头说道

    师弟转头望向师兄道:“原来如此,那我们是要去租一辆车吗?”

    “不用,我们搭顺风车”玉耀说完,牵起李鴯的手往左边马帮驻扎的四方巷走去。

    刚走到四方巷,扑面而来一股汗水马粪脂粉混合的奇特味道。玉耀皱了皱额头牵着小师弟靠右边走避开沿路三三两两牵着马匹的马帮成员。时不时还能看见穿着暴露的妓女穿梭在巷子里和往来的马夫打情骂俏。“诶,瞧你穿的这么体面不像是这里的常客呀”一位披着红色薄纱,若不是里面还裹着一块围胸几乎的褐发少妇身子一倾左手扇子刚好拦住玉耀和李鴯去向说道:“而且还带着一个孩子,看来真不是来找快乐的呢”她挪了一下屁股,身体成蛇状态的站在玉耀面前。

    “我们只是来找辆马车,你可以让开吗”玉耀目不斜视严肃的说道

    “奇了怪哟,为什么找马车会找到这里来,不该是去城西的万福马行嘛,那里马车多。看来你小子没跟姐姐说实话哦。”说着就试图用手抚向玉耀的脸颊。

    玉耀伸手一挡“姑娘尊重一下,我不是来这里找乐子的。”说完拉着小师弟就往前走。

    小师弟被拖着有些走不稳头还不时回头望问道“师兄那个姐姐好像没穿的好少啊,不对是那一群姐姐穿的好少啊,会不会冷啊”

    “非礼勿视!”玉耀有些生气说道,他本是不想来这里找马车,但是昨天宣布要出行。采办就对他说最近镇上根本找不到马匹,详细问来原是因为不久前一些马帮过来的时候遇到鬣狗群不得不抛弃一些马来寻求安全通过。他们一到镇就大量的买马,基本把全镇的马都买完了,万福马行老板更是见钱眼开高价把他剩下的马匹卖给了才来的一队马帮。

    玉耀走进客栈,找来店小二询问荼枳尼的去向,就带着小师弟走向三楼,刚到三楼进口便有人拦住玉耀去向。这间行者客栈是专门为马帮准备的客栈,总共有三层。马帮一般会选在这里住宿,后院可以安置马匹,有马槽有围栏,可以同时接待几队客人。租断一整层楼也是较大的马队常规的做法这样可以在门口安排守卫防止偷鸡摸狗之辈,毕竟马队重要财务都在房间里,时刻都需要绷紧神经。

    玉耀摸出一块玉牌,上端雕出寒山坊三个字,中间刻有三道蜿蜒的线条表现河流。“请小哥带着玉佩给你们主事,寒山坊王玉耀求见”

    守门的小哥也知道寒山坊的来头,他们的来到这么远的地方就是为了把寒山出品的一些低端器物带回那纳克。他非常识趣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玉牌,眼神示意另外一个守卫继续注意安全,自己快步的走向第四间屋内。不消一会里面就走出来一个着明黄绸衣,长裤的女子,她身材高挑的没有外面衣着暴露的女子那般波涛汹涌,但也可算是身材婀娜有姿了。女子走向玉耀,行了一个双手合十礼,玉耀还以拱手礼。女子道“早听闻山坊有么一位大师兄,掌管着山坊大大小小所以事物,往日不见只听人讲就是说您英姿伟岸,气度不凡。今日一见更是觉得不曾虚言啊”言语间恭维做足,她知道讨好了眼前这个寒山坊决策人,即便得不了天大的好处,吃点边角料也够她吃饱喝足了。说完,她笑着跟玉耀旁边的李鴯打招呼:“这个小弟弟生这样可爱”

    玉耀听着她说的话一时还有点不适应,他很少处理这种对外事物,山坊有着师傅的名气很是一帆风顺,根本没经历过创业时那种低三下四竞争退敌的历程,对外的几个师弟也是师傅收的当地人。细数起来他一直觉得自己对整个山坊没做出什么像样贡献。

    “他是我的师弟,叫李鴯,快叫姐姐”玉耀吩咐道。

    “大姐姐好”小师弟乖巧的喊道。

    “说来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名叫荼枳尼,是整个马队的领队。请大师兄往进屋说话,里面已经准备好了茶水点心”荼枳尼笑着说道,说完蹲下来揉了揉李鴯的小脸“小师弟里面准备了好多好吃的,快跟师兄进去慢慢吃”

    李鴯抬头看下师兄,等师兄点头,他使劲拖着师兄往里走。玉耀讪讪说道:“谢谢,领队招待了”

    荼枳尼没多说什么领着他们往前走,进入屋内吩咐好几个人招呼好客人,便喝退了众人,只留下一个身材娇小的青年服侍他师兄二人。

    荼枳尼拿起桌子上的陶土杯说道:“师兄那杯是我家乡的特产,苦觉茶,味虽苦但喝完却让人清清爽宜人”小师弟一听到味道苦,小脸都挤到一起了,荼枳尼笑道:“你那杯不是苦的,是红甜菜熬制成的甜酱,也是喝完清爽不腻。”

    玉耀喝完回道:“此茶确实味道甚苦,喝完有一种清洗了口腔的感觉,顿时让人神清气爽”

    荼枳尼见玉耀喝了自己也喝了一口道:“难得师兄还欣赏得来,如果不想喝这个我早就准备了你们这常喝的茶,要不换一换?”

    “不用了,这个挺好,说来我还有一点喜欢,下次你们马队来的时候可以带一些货过来,我吩咐常青买下来,可以叫师弟妹们多喝喝这个茶。”玉耀喝完确实大喜,这种茶特别适合新入门弟子练习时喝。

    荼枳尼听完也是开心道:“那说定了,没想到今日竟还能出乎意料的为家乡茶做宣传来。”话锋一转道:“大师兄是不是有事需要我们马队做,我们必定竭尽全力去做”

    “荼领队还是叫我王玉耀吧,听常青说你们会沿着拉斯瓦蒂河而上途径花蜜池塘调整在去往那纳克”玉耀说完等待荼枳尼的回答。

    “嗯,这确实是我们的行程,不知王兄有何事?”荼枳尼问道

    “因为城里已经没有马车或者马匹了,我带着小师弟想跟着你们的队伍去往花蜜池塘,看荼领队是否方便带我们一程”玉耀答

    “当然可以,这样小的一件事,没什么不好的,请问你们想什么时候启程?”荼枳尼干脆的应了下来,对她而言这种小忙根本不算一回事,能帮他们这件小事以后换来更大的利益那是太便宜了即便是要求他们马上启程。

    “越快越好,不过这也得看你们队伍的安排”玉耀询问到

    荼枳尼一口定下来“我们这边该采办的早就办好了,那就明日启程如何?”

    “谢谢,荼领队关照了”玉耀起身行礼,拱着身子弹了弹李鴯胸口的碎屑,然后拿出布巾擦拭他那不管不顾的小脏脸。“快谢谢姐姐的招待”让李鴯摆正身子,吩咐道。

    “谢谢姐姐”李鴯鞠躬答谢道,小手还不忘拿了一块糕点,半点客气不讲。

    荼枳尼也起身走到他跟前摸了摸他的头说道:“好吃就好,明儿个我准备好食盒带在路上”

    “真的啊,谢谢美丽的姐姐”李鴯咧着嘴的说道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明日几时出发?”临行前玉耀问道

    荼枳尼起身回答“马队走的早,天刚亮就启程”

    “好的我们会提前到”说完,玉耀拉着小师弟的手走出房门。

    入夜,玉耀和小师弟在镇上找了间客栈住了下来离着四海客栈不远,消食后不久玉耀便安排小师弟洗漱完毕叫他去了。小师弟还一直不高兴玉耀要给他洗澡,他都多大的人了还要跟师兄帮着洗澡,也不是害羞反正就是不开心,闹了很久才勉强答应下来。

    累了一天小师弟很快就入眠了,玉耀抚这小师弟的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父亲对待孩子的感觉现在孩子叛逆期了连以前云游每天都叫着师兄给洗澡的时候不一样了,生疏又亲切。

    另一边,玉耀离开后荼枳尼便马上开始安排明日启程的货物行李准备,因为时间略赶大家吃惊之余也没时间多说什么。几个老人晚间好奇的问了原因才知道有这么一个大人物跟着一起走,心里说不出来的生出一种安心感,毕竟路途上说不出会出什么事,就如同这次的总鬣狗群事件。

    “我们是不是可以叫他帮个忙解决一下鬣狗,它们越来越多以往还不构成威胁,现在是越来越可怕了”其中一人说道,另几人也附和点头。

    荼枳尼想都没想的就否定了他们的意见“怎么能为这种事浪费好不容易接近对方的机会?!再说消灭了鬣狗也不是我们一家收益。”沉吟了一下接着道:“这事我们另找办法解决”说完就喝退了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