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望歌 > 章节目录 第四章——踏河而行
    拉斯瓦蒂河起源于迦利山脉,由无数细小河脉,地下水流汇集形成。这些造成遇旱季拉斯瓦蒂河就会干枯,雨季又会泛滥成汪洋的姿态。久而久之沿河的居民也掌握了一些规律,洪灾过后播种洪水携带来的泥土肥沃了土地,植被生长周期也大大缩短,旱季到来之前就可以收获在利用烈日晒干作物。

    荼枳尼和玉耀师兄弟坐在马车上,讲解了一下接下来的行程。“那么说,你们来时不走这条路?”玉耀疑惑的问道。

    “不走,我们都是从陀林来”荼枳尼讲解道“这是从那纳克到罗德最近的路线”

    玉耀再次问道“那为何回去的时候不原路返回呢”他不明白商队为何要舍近求远。

    “那是因为我们来时,一般都是从那纳克采办好销往罗德的货物,沿途已经无需在采买什么,只求最快到达,陀林这条线虽然多是密林但脚程来说少了一半以上”荼枳尼停顿了一下在补充说道“回程的时候我们还会到沿河村庄收购一些粮食在反销到那纳克,你兴许不知道那纳克土地非常贫瘠,少雨,粮食是我们很紧缺的物资”说完荼枳尼脸闪过一丝无奈但又很快显出自信的笑容。

    “也因为种植不易,那纳克出生的孩子很小就得出来趴活,年纪小的会跟着年纪稍大的孩子去捡拾街上平原上能用能吃的回来,青年了就会跟着马队出来运货。”荼枳尼指着驾车的男孩说道:“像查克这样的到商队一开始就是做一些打杂的活儿,他算是很努力的孩子了已经能独当一面驾车比得上好多老手了”

    玉耀赞赏的说道:“荼领队,真是个精明的商人,每一段行程都是设计好不浪费一点机会,在下真是佩服,不像我们都在师傅的呵护下成长没经历过这般的峥嵘”

    正在他们说话时间,马车缓慢的减速最终停下。查克是个十分爱马的人,停车也不似其他人那样粗鲁的拉扯缰绳,他预估好停车的位置慢慢的让马提前减速直到停下,马车里的玉耀甚至都完全没察觉到停车的那一瞬。

    “领队,到第一个村子了,他们已经去收粮食了,我们要稍微等一下”查克拉开车帘说道,报告领队进展是他工作的一部分,最后一句是说给另外两个人的。

    荼枳尼满意的点点头,查克拉上门帘握着缰绳安静的坐在前面。

    玉耀从昨天看见查克,今早查克开始为他们驾车就没见这少年多说一句话。

    “嗯,我们到了吗?”李鴯从刚上车不久就靠在师兄的身子上睡着了,马车的颠簸外加密闭空间的因素叠加让他易睡,现在颠簸停止了他醒来还以为到了。

    “哪有这么快啊,我们沿河走去花蜜池塘也得20来天呢”荼枳尼好笑的说道。

    李鴯趴过师兄盘起的大腿,掀开帘子左看看,右看看,然后拍了一下查克的肩膀“在外面好玩吗?,里面无聊死了,师兄让我坐在车外面驾车玩吧”回头冲着玉耀说道。

    玉耀就知道这个小鬼头不会闲着,顿时有点怀念刚刚昏睡的他,虽然一开始心理还抱怨这个小鬼坐车也不好好坐现在睡晚上可怎么得了,现在想来他睡着才是最好的。

    “你会驾车吗?”玉耀一手挽住小师弟拒绝道“别跟人家添麻烦,快坐回来”

    “那我就坐在他旁边,绝不惹人麻烦”小师弟转过头并没有对着师兄,他知道这个时候要靠外部力量“姐姐,让我坐在外面吧,里面太闷了”

    “好啊,你乖乖的坐在外面别乱动,马车跑起来摔下来可是很严重的”荼枳尼心底早摸了门清,玉耀对这个小师弟不一般,她自然原意去讨好这个小孩子,不过还是稍微警告了他一下。“没事的,查克驾车很稳,他会照顾好小师弟的,如果遇到问题我们及时拉他进来也就是了”之后宽慰道

    玉耀勉强答应,并吩咐李鴯不要太顽劣。

    商队很快搬运好米料,买卖双方也都熟识交易很快完成,村民还帮着搬运了不少节约了很多时间。准备启程时已是晌午,马队自己就地啃完干粮在民家接满水壶就上马启程了。

    “为什么不去民居吃热食?看他们和你们有说有笑都是很熟的样子,吃有的滋味的不是更好吗?”李鴯坐在查克旁边,刚才啃干粮时候就想问但是看师兄的眼神他只能继续啃,直到上路一阵了忍不住问道。

    “领队不准”查克回答

    “哦,那是为什么不准呢”李鴯诘问道

    “不知道”查克答道

    “那你也不问问?”李鴯反问道

    “领队的决定都是对的”查克答道

    李鴯听完瞬间觉得自己不该来外面,还以为能找个聊天的伴,怎的是这样一个木小子。

    “我们离河很远吗?”李鴯有些不死心,无话找话说道

    “不远”查克答道

    “那我为什么看不到河呢?”这是个很辽阔平整的地方,不该完全看不到河水啊。

    “我们就在河中”查克回答

    李鴯更是惊讶的看着周围

    “我们现在就在河床上走,拉斯瓦蒂河特殊,雨季会泛滥旱季会枯竭,所以我们走河床泛滥后的河床冲走了大多数的石块让路变得平整,我们一车一车的重物更适合走这边,不走官道太狭窄了。”荼枳尼听到李鴯一系列的问题,最后从车里解答。

    李鴯见查克实在无聊也就钻进后车里,闹腾他师兄去了。

    马队在入夜之前到达了另外一个村子的入口,队伍在村外的地方扎起营地,开始生火做饭。队里有专门负责伙食的人,年纪小的杂役们会负责打下手,在喧闹笑骂中很效率的完成了一切准备。太阳才刚下山大家就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了。

    晚饭的质量真说不上好,却实在比中午啃干粮好太多了。大伙都吃得很开心。饭后,杂役小子们去洗炊具,老的队员们就围坐在火堆边聊天。他们聊天的内容很杂,很多年纪稍大的汉子就会逗这些年纪小的青年叫他们娶妻,尝过女人滋味的才是真男人。年轻人多半听到这种话都会脸红得埋头不敢接话。大家聊得起劲的时候马队一个资深成员,大家叫他何大爷走到玉耀身前递上了一杯酒说道:“王兄,来干了这一杯”

    玉耀也很干脆的一口干了,顿时一股辛辣窜上鼻尖,五官都扭到了一堆。

    大家见此景哄堂大笑“怪我没提醒王兄这酒不比城里的好酒,烧口,要小口小口的喝”何大爷也是笑着说道。

    “没事没事,挺刺激的,我再讨一杯子可好?”玉耀没喝过这么烧人的酒,不过人家愿意走过来自是不能辜负大家的好意的。

    “那感情好,来我给你满上”说完,何大爷取下腰间挂着的酒囊,斟满了一整杯。

    “给我也来一杯吧,我也陪大家喝几杯”荼枳尼从远处走来,坐在了玉耀身边。

    “难得领队今日也喝,看样子我点酒今天可不保了”何大爷呵呵大笑

    “等到了大镇子上我请大家喝酒”玉耀见何大爷这样说道,不免觉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别听他胡说八道,他我还不知道,不知道在车上藏了可不止一坛酒,今日就喝他这么几口就跟我这里小气上了。”荼枳尼喝着酒,笑骂道。

    “哎呀,领队说笑了,可没有藏那么多”何大爷不好意思的说道,始终不承认自己藏了多少。

    酒过三旬,大部分人都就寝,几个安排好守夜的人都没有沾一滴酒,也没人凑到他们面前劝酒。他们需要在大家全部睡觉后守护好大家和车队物资,这些比他们的生命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