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望歌 > 章节目录 第七章——缘起
    尸体燃烧得良好充分,众人沉默的望着时而噼里啪啦燃烧的火,无人有意去灭火。红色的火焰照亮着所有人的脸庞,每一张写得清清楚楚愤怒难平的脸,此一生他们都会记得今天,记得去恨那一对妖兽母子。随着时间推移,稍平静下来后内心柔弱一些的村民,看见自己所处这般环境竟都放肆的哭成了孩子,泣不成声,哽咽难抑。

    玉耀一个人走到壁虎尸体侧边,这一刻真是感慨万千啊。这妖兽最后被围困不是出于兽性的张狂,而是出于人性里的亲情,它想保护自己母亲的尸体。连它都这样像个人,自己又怎能不帮它最后一把呢,玉耀双手耀出红光轻触尸体,壁虎的身体开始由他触碰的地方猛烈蔓延着燃烧开去。

    两团火光并列着燃烧,整个天空都被照得通红。小伙团率先熄灭,大伙团也紧接着熄灭,就如同他们这一生一样。天亮了玉耀抱着早就睡熟的小师弟席地而坐看着火慢慢熄灭。他有些难受,但又说不出来怎样的一个难受。只是一个人坐着,旁的他也都不理会。

    队伍几乎没人受到太大的伤害,虽然很多人要瘸着走很长时间路,但都还算良好。

    李鴯因为一晚没睡多少的关系,在车厢里贪睡又睡了过去,小脸睡得特别乖,不时还会发几句梦话。而玉耀则是坐在他身边闭目盘膝凝神不语,荼枳尼见两人都休息了,自己也就顺势靠在车厢上将就眯一下。

    队伍决定休整一下中午启程,启程的时候当然不忘收集粮食,村众也有感于马队的帮忙半卖半送的完成了交易,那些身体无伤或小伤的村民还热情的帮着马队捆绑装车。荼枳尼默默的全盘得失,己方人员有些受伤但总的来说不严重,半卖半送的粮食很划算,而且以后也还能借此压价,笑容时不时的就形于了表面。不过细想着昨晚围猎,主要还是有玉耀在,要不然她不会冒着这样大的风险参与进来的。妖兽她以前不是没见过,但猎杀她可不敢想。还好这个玉耀很靠得住,自己算赌对了一次。

    事件过去后的几天,玉耀都显得十分的沉默,没说很多话,扎营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坐在一旁不语。

    小师弟早已和大家打成一片,他不知道师兄是怎么了,开开心心的在跟着大叔大哥们聊得起劲的时候就会想起师兄,然后跑来蹭蹭师兄,但师兄就都是一副我没事,你自己好好玩的态度。

    李鴯没遇到这种闷葫芦的情况,他嘟着嘴干着急也没半点帮助。等实在熬不住了这才想起可以去找他信任的人求助,那个人就是荼枳尼大姐姐。

    荼枳尼应下这个要求,在一个大家晚饭后的夜,她一个人坐到了玉耀的身边:“其实你救了很多人的命,如果你不动手村里全部人都会死”

    “我也知道”玉耀答道“我只是觉得可能有更好的办法”

    “什么办法?”荼枳尼诘问道:“无非不过就是放过那只妖兽,但是你想过没有当天放走了它,转身他就会回去杀死光全村的人,它不会甘心的,它放不下仇恨。”

    “我们或许能说服它离开这个村子,永远不回来”玉耀有些无力的说着

    “没这个可能”荼枳尼斩金截铁说道:“你真是何苦强迫自己这样痛苦,杀妖灭兽一直都是有能力者的责任,而且还是面对这样一个试图毁灭一个村庄的妖兽。我不觉得有任何动物的的生命价值能贵于我们自己,遇到有威胁的动物用任何手段都是不为过的”

    “如果时间足够,我也许会赞同你的做法,逼走他限制他不能回去。”荼枳尼补充的说道“但,就只能怪它命不好,不该出生。”

    “或许吧”又是一整晚的沉默

    旅行第11日,一起经历生死后玉耀已一种奇异的位置融于这个队伍,一些之前发生,现在发生的灵异,疑似神怪的事物大家都会找他询问。一开始的旅行大家最多当他是庄园里的大少爷看待,虽然都知道寒山坊做的是灵器咒具,但是一点真切的感觉都生不起来,就觉得是个穿着还不错的公子哥带着一个小家伙出门郊游,目的地还是花蜜水池那种有闲有钱人去的地方。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玉耀虽然心绪还是缠绕着阴霾,但大家时不时的询问他都会认真回答。

    对于神力,咒力,灵力这样的东西平凡人真的不是懂太多,这些很多传承都是秘密进行,或者经过严格选拔才能获得青睐传授于你。年纪大的比年纪小得知道得更多,比如自己家乡附近哪里聚集着这些异能者,知道可能他们生活的一些事,但所知也很有限。

    音爆术,不止炸开了空气,还炸开了大家的好奇心。玉耀现在饭后会坐下来跟大家解释一下异能者基本的情况。

    世界的异能者分为两大类,一是出生便携带了异能的人,他们多半是神佑地的眷属。什么是神佑之地,很难解释没有人能具体说出来神佑地是怎么产生的,但大家现在比较统一的观点就是神佑地是很大的一片土地集聚在中心产生了强大能量并形成“土地神”,土地神会凭着自己的喜好找到此处它最喜爱的生物,可能狼,豹,蜻蜓鱼类或者人类,当生物接受了神力就自动升格成了神佑地的地主。地主能与土地神进行某一种形式的沟通,具体不详。地主寿命很长,但是也并不是无限,现在只知道可能和土地神自身能量属性有一定关系,具体也不详。成为地主后,它就可以赋予这个神佑地出生的一切生物强大的力量,现在已知就有很多大家族和地主都有神秘关系,一般这种情况氏族就会整体居住在神佑地里鲜少与外人接触。地主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能见到的生物,虽强但也是有限制,就是终身无法踏出神佑地。

    第二大类就是靠自己后天学习而来的。他们靠钻研上古传下来的典籍或者学习一些新发展起来术法,来寻求强大自我。武者就是其中之一,他们靠磨练身体来提炼自身灵力,这种通过提纯的灵力流能逐渐改善身体各部分的功能,达到突破人类极限用处,比如最后就会拥有几马之力之类的说法。他们在配合武术的手段技巧,爆发出更为强更致命的力量。而咒术,咒印,术法虽然名字多变类型也不太一样但本质上都是一种。这种类型表面上很像武者,也通过灵力改善自身,也让人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但本质不一样的是他们的灵力来自于外部,来自于大自然,也就因为如此可以说他们是拥有无限可能的一群人。

    为了好区隔武者和他们,他们被赋予了另一个名字灵力者。因为要吸收外界的灵力,储存累积然后提炼运用,所以感知外界灵力是最为重要的事。也就是在这基础一步上,刷掉绝大多数的人。他们终其一生都无法感知外界灵力,也许有人坚持不懈,但更多的人很快就只能放弃改学武术。也正是这样按照整体人类比例来说灵力者非常的稀少。

    听过玉耀简单的讲解,大家更是兴奋,几个跃跃欲试的年轻小杂役就问道:“那我们能不能学习感知灵力的方法呢”他们都是比较苦的家庭出生,年幼时就没有条件送他们去学武,现在都是十来岁的少年。即便存够几年钱找个师傅拜下来,他们也都知道自己永远赶不过那些从小时候就学习武艺的氏族子弟了。但当他们见到玉耀得厉害之后,就自然而然的萌生了想学术法的念头。

    “年龄虽然是个问题,但也不是不可以的”玉耀爽快的说道。

    “那我们能拜你为师吗?”几个杂役急迫的问道。

    “这可不行,山坊只有我师傅才能收徒我自己也未出师。”玉耀答道

    “那我们怎么才能学到术法呢”杂役有些失望的问

    “很难说,每个人收徒的标准不一样,而且即便传授了一种感知灵力的术法也未必能感受到,山坊就是很多人过不了测验,只能当一辈子杂役或者离开”玉耀很认真的回答道

    “好了,你们都散了吧,别打扰王兄睡觉了,明早我们就出发去伽内沙了,大家好好休息”荼枳尼见众人围着玉耀不放,她只能出口打断谈话,并吩咐众人好生休息。

    “你练了什么功法吧,竟能凭双手之力撕开妖兽的尾巴”玉耀趁着这个档口问道

    “从小就被家里人逼着我练武了,我家世代都是习武之人,在那纳克女性和男性地位相同一般都是接棒父母的工作继续做下去,我家是一直走商队的所以从小就要习武,稍大一点就要开始跟队伍四处跑”荼枳尼说完就意识到跑题了,答非所问,然后继续说道:“大伯娶了我婶后,我婶就接替了大伯传武的事,我大婶很厉害,她只教我一个人她说这套武功只能我学,其他都学不会,就这样我被开了小灶”

    “我虽然不怎么懂武,但也跟着师傅的一些朋友练过几招防身,但我看你施展了那套武功后这几日你的手都不正常,时常拿不稳东西,这是怎么回事?”事发后玉耀就观察到荼领队双手虽然不见伤,但是灵活度却下降很多,时常有拿不稳细小物体的问题。

    荼枳尼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没想到他竟然观察到这些,有些意外。这个弱不禁风的公子哥竟然能这么细致,真是错看他了。她边想着边回答说:“这套武功有明显的缺陷,只要不过分并无大碍,你瞧我两只手都好多了”说完旋转肘部,五指也放松握紧做给玉耀看,让他放心。

    “还是少用这种功法吧,如果哪天身体上有需要我师傅有一个医术极高的朋友,我可以代为引荐,看在我的份上他应该会帮你”玉耀承诺道,他也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些只是觉得想说。

    “那好”荼枳尼没想到竟得到这么大一个承诺,很诧异。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人就这样沉默了半响无话。

    “我先去睡了”荼枳尼先开口道

    “我也去睡了”玉耀说道“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