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腹黑少将你别追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安作妖背着木青,心里只觉得这少年还是挺可爱的,只是太轻了。

    之前,自己打马先去猎了些动物,虽不抢头功,但面上还得过得去。猎完猎物,就沿着他们一起走的方向四处去找木青,正找着,就听见就近山谷里传来阵阵虎啸。

    他立马朝那个方向看去,只见木青被马甩在了地上。

    安作妖本想过去,但看着木青一步一步朝树后躲,啸声渐渐逼近,就只好躲在离木青最近的侧方巨石后,以备关键时刻救木青。

    安作妖在巨石后,看到一个孩子和老虎搏斗且杀死老虎的时候,他也内心震动。

    疑惑他身世的同时,不禁起了惜才之心。想看看能不能留下他,带他到军营。

    他心思几转,就见搏斗已歇。

    木青正一步步往外挪,安作妖,不由又紧张了一把。

    这小孩难道不知道危险吗?怎么就出来了!

    他正担心着,随时准备去救他,可接下来的场景什么危险也没有。

    反而,木青那张白皙可爱的脸,挂起了灿烂的笑容。大大的杏眼,黑白分明,黑瞳中反射着纯净的光芒。小嘴弯出了月勾,向上扬着。

    安作妖被那如阳似的温暖笑容震惊了。自见木青以来,木青总是低垂着脸,眼睛木然,嘴角平静,虽然仍精致可爱,但总想一根朽了的上好木材。

    没了生机,就徒留陈腐。

    但刚才的表情,却如一汪甘泉,本以为早就会化为尘埃,无再生的可能。

    但忽然,他就那么不经意涌出来甘冽的水,生机勃勃,源源不断。

    这怎么能不让人惊喜?

    安作妖在巨石后,看着木青坐在地上,伸着小手去抚摸那受惊的孩子。

    安作妖看着木青的眼睛,那眼里尽是温暖,好像一点也不担心会被伤到。

    他就那么勇敢直接的去摸那孩子。

    皇天不负有心人,那孩子没有伤他,反而温顺了许多。

    看着木青用袖带去给那孩子绑伤口的画面,不由得让人心中一暖。

    这少年还是很善良的。

    原来他对外的木讷都是伪装。

    原来他这么鲜活。

    可终究是傻,怎么就这么鲁莽!万一被伤了……

    安作妖思及此,内心震惊。

    我怎么担心他?

    明亮的黄眸,难得的有了几丝迷惘,如实质的白丝在眼中流转。

    忽然安作妖听到了马蹄声。

    安作妖知道有人来了。

    看着那孩子迅速从木青身边离去,安作妖想,明天要四处找找那孩子。

    之后看着刘正和柳文轩想把木青扶到马上,安作妖眉头一皱,万一伤着骨头!但看他们换了主意,把木青扶到树旁边,才松了口气。事情没有结束,柳文轩一直在问怎么回事,见木青不知怎么说皱起的俩个小秀眉。

    安作妖动了,他先是把在筒靴里的匕首拿了出来,以免老虎的伤对不上,引人起疑。

    之后才大方的跑了过去,说了句模棱两可,让人误解的话,替木青掩饰了过去。

    再而吩咐刘正,柳文轩走了,自己奇怪的背起木青。

    安作妖内心也是无解的,但就是对木青这个少年放心不下。

    当木青恼羞的打自己时,安作妖竟觉得,自己很开怀,那种从小到大未有过的轻松的开怀。

    这是怎么了?

    安作妖背着木青一路就再无话。

    午后阳光西斜而来。

    有些昏黄的光,透过山谷两侧的高大树叉,撒于谷中溪,波光粼粼。静谧的,仿佛天地就剩了,那个高大男子背着一个少年的背影。

    木青在安作妖的背上,只觉得这个肩膀很是宽广可靠,那刚吐槽完他的小心思,不由又变了方向,慢慢地木青闭上了眼,临睡前只觉得,安作妖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嘛……

    当安作妖背着木青到达大帐时,木青早已经睡着了。

    看着在自己肩上,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样子,安作妖不由无奈。

    安作妖背着木青去找御医的途中,觉得,自己才刚认识这少年,怎么就总是冒出无奈又好笑的纠结情绪呢。

    到了大帐,御医们都看向安作妖,刚想说话就见安作妖示意御医不要大声说话。御医们注意到便都息声了。

    安作妖慢慢地把木青放在了榻上,让御医诊断。

    王御医,看着安作妖的一举一行,内心诧异。

    让其他人都各自忙之后,听闻伤了右腿,就用手轻脱了木青的鞋袜,又将其裤子翻到了膝盖。

    当看见木青白皙细腻的脚和腿的的时候,不由觉得,这安将军难不成又短袖之好?

    这少年确实俊秀,皮肤细腻白皙如玉,比一般女子都要好的多,也不知是哪家的公子。怎么就……

    安作妖也在一旁,见及此,也是一叹。那白晃晃的腿就这么印在了脑子里。

    王御医,看着木青脚腕已经明显肿起来的地方,和膝盖上大片的淤血和擦伤。一看便知是膝盖受到冲击,带的脚腕扭伤。

    王御医又试了试骨头,发现没事。

    便起身走到桌案上,拿起毛笔写处方。

    开了些许能消炎化淤的药汤。又去包了药,转身去一旁拿了一瓶药酒和一瓶金疮药。

    一切准备好,便对安作妖道:“安将军,这是要熬着喝的,这一瓶药酒是得揉的,需尽快揉脚腕,另一瓶你也认得,敷在擦伤的地方即可。”

    安作妖看着这些药,和王御医一副撒手不管的样子,有些为难。

    木青还在一旁睡得无知无觉,这心都快比海宽了。

    安作妖一想,对着御医道:“王御医看着办吧”

    转身便想走,但内心又有点不忍和小担心。

    又停住,让王御医去熬药,自己又拿起了药走向木青。

    用手拍了拍木青的脸,把他叫了起来。

    木青感到有人拍他的脸,不由皱眉,睁了眼睛。

    当看到面前的安作妖拿着药,看样子是要上药,便缓了脸色。

    但看见自己裸露的右腿时,瞬间,一朵朵红晕,飘上了脸。

    安作妖看着这躺在榻上的少年竟有些红了脸。清凌的眼,一弯,道:“木兄,怎么脸这么红?”

    木青道:“天热不行啊。”这虽是反驳话,却声音甚小。

    安作妖的嘴角不由也翘了起来。

    有意思。

    木青觉得自己好像不对劲,便正经的又补充道:“多谢安少将把我背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