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腹黑少将你别追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柳皇后看着努力压抑的刘绪,眼中微闪,忙喊道“御医!”

    在船后侧随时待命的王御医,忙弯腰过去,看着皇上已然憋红的脸,紧皱着眉。

    道:“臣失礼。”说着便拿过一旁刘绪闲置的手,诊其脉,不由一叹。

    自药箱中拿了一瓶药,给刘绪服下道:“皇上本风寒犹甚,今又吹风,心思郁结,超臣所握,这病您自己不在乎,臣无能。”说着用手又伸开了刘绪紧攥的右手,只见掌心血丝刺的人眼疼。

    柳皇后,见此惊诧地不由以手捂嘴。

    刘绪稍缓了口气,传了高公公,清了手,道:“朕的身体,心中有数,无碍,王卿别吓唬朕,你看你把皇后吓得。”

    高公公把披风忙又给刘绪加厚了一层。跟了刘绪一辈子,自是知道此言是安慰柳皇后的,每夜皇上在紫宸殿咳嗽的难以入眠,自己心中有数。

    高公公跟了刘绪一辈子,刘绪心中所想,虽不能猜其六分,但四五分自是可以,刘绪对皇后的包容爱护那是猜不必猜。

    后宫妃子不过尔尔,子嗣也甚稀少。

    皇后能清静养于后宫,若不是因皇上多方保护,如何得来!

    皇上对太子倾心尽力的爱护和锻炼,看不到么。

    每次同祥只准皇后陪侧,此次病身相陪,哪里是为了祖制,不就是为了有个理由独处相陪皇后么。

    为什么皇后就看不到?

    只因为陈年误会,就不予已任何关心么。

    高公公不由不满的看了皇后一眼。

    游船过后,帝后回朝。刘绪下船时,不由对皇后问道:“陪朕如往年再转一圈吧。”

    柳皇后闻言,心中不赞同,王御医更是气的哼了一声,踏步走了。

    刘绪看着王御医走掉的身影,不由笑骂“老,咳,老顽童!”便领着皇后去换装,不然怕是寸步难行,诸多不自在。

    民间同祥节甚是热闹,木青与安作妖一群人,一边陪木雨在街间品尝美食,一边在街上慢行。

    四个脱俗的人儿,总是引得众人伫目。

    一路上,女儿家们,一些小伙伴们竟结伴过来,投了好些花环,仍了过去。投完一脸娇羞的笑着。

    木青安作恩身上都挂了好些花,木雨因为长得可爱,倒也有很多。木雨每次得了,总要耀武扬威的拿给安作恩看,示意自己帅。

    木青虽惊讶于木雨和安作恩良好的关系,更加侧目于一旁与自己并肩在后走的安作妖,每次人家女儿一想扔,他就冷扫人家。身上竟是唯一干净的。

    木青小嘴一抿,身子朝左边稍靠,试探道:“过节的,你让人家美女扔了开心也不错,反正又不疼。”

    安作妖走着,垂眼斜视了他一眼道:“疼。”

    木青一听,就咽下了劝他的话,疼毛线!

    又不是石头~

    木雨逛了好几个小游戏,额头就沁出来一层汗,木青看着他,便道:“我们去醉酒居歇会吧,这日头也高了,养精蓄锐,等晚上看竟赛吧。”

    木雨也逛累了,听从的跟着。

    到了醉酒居,安作恩,轻车熟稔的带着一行人去了厢房。

    木青拉着木雨,并未说话。

    看着牌子上面的絮起风逐待流波,木青想起曾经柳文轩猜其为柳。

    但木青一进屋,就看到里面竟是用颜料画出的静波,灰蓝波上寒烟缥缈,但见岸上一片浅绿,整屋根本不是春天的生机盎然的样子。

    木青专心的看了一圈厢房,就见静波上有浅淡的圈圈纹路,有如棉絮一般的簌状物轻浮着。

    整个包厢,清浅的十分素雅,窗帘以薄纱掩着,木青道:“将露未露为春?矫情。”

    安作恩倒是自在,先坐下一手支额头,慢捋着发道“将暖未暖为春。”

    木青道:“是么?柳于春最早发,冬日最为晚谢,取这中间之物倒是稳妥。”

    安作听此挑眉道:“当是水,此为最早结冰,化冰才是。”

    木青一听,懂了,只好轻轻点了点头,自己竟被柳文轩带沟里,出现定性思维了。

    安作妖,自入了坐就一直没有插话。

    他默默的把小二叫过来,倾身问着木雨喜欢吃什么。

    安作恩本欲继续和木青纠缠一下的心思,顿时就散了。

    看着对自己简单粗暴的某哥,心中的妒火已经燃到眼里了,为什么!

    哼,╭╮,小包子是讨人喜欢,我小的时候也是白白净净的好少年,哥怎么从来没这么问我吃啥?

    哪一次不是自己张口就说自己喜欢吃的!

    安作恩不平衡了,用手转了转自己欣长的发,阴阳怪气道:“哥~我想吃绿坵鱼。”

    木青看着已然不理自己的安作恩无奈。

    安作妖,却连眼都没挑,一个眼神都没给那个装样的人,继续倾身问木雨:“小雨儿,想吃什么?”

    木雨被问,开心的道:“我可以随便点么?我想吃,麻辣小龙虾,糯米鸡,嗯……哥哥喜欢吃油炒小豆芽,鸡蛋蘑菇汤。”说完后,大眼睛对着懒斜着的安作恩一眨,响声又道:“还有一只绿邱鱼。”

    安作恩一听,就起身,走到木雨身边,桃花眼欣慰的小半眯,揉了揉他粉嫩的脸,勾唇道:“还是小雨儿招人疼!不像某人”说着又白了一眼安作妖。

    安作妖不理他,对着小二道:“再加一份千玺笋。一盅莲子粥。”

    说完才瞄了安作恩一眼,低声道:“你还没明白?”

    安作恩看着哥哥,只觉一股黑暗的气息,好像瞬间铺面而来,脑子一动,懂了。

    哥这么反差做给我看,就是想告诉我,因人而异,我不招人疼?

    木青看着这三个人,自己默声给大家道了杯茶,道:“渴了吧。”

    安作妖接过道:“多谢。”便举杯喝了一口。

    安作恩想起小时候各种陷害自己哥哥的事迹,不由噎声。

    没办法,本大爷天生不羁,聪明异常怎么破?

    想着自己就老实走回位置等饭。

    安作妖自是知道安作恩在想什么,也不管他,只对着一旁喝茶的木青轻声道:“记得同祥过后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