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证道三千界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独在异乡为异客!
    “薄衾小枕凉天气,乍觉别离滋味。展转数寒更,起了还重睡。毕竟不成眠,一夜长如岁。”

    “也拟待,却回征辔。又争奈,已成行计。万种思量,多方开解,只恁寂寞厌厌地。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轻柔婉转的歌声飘荡在烟水蒙蒙的湖面上,曲儿是柳永的作词《忆帝京》,这位“奉旨填词”柳三变在当世文坛中固然声名不佳,多有毁誉,可作的词却是深受百姓喜爱,在民间流传甚广,是以才有“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的说法。

    唱曲儿的人是一个正值芳华韶龄的采莲姑娘,她此间跪在船边,一边唱着曲儿,一边俯身探手,采摘莲蓬。

    江南是块好地方,吴山越水,养出来的女子也多是水灵灵的温婉佳人,那采莲姑娘高高挽起的衣袖下,一对细白如玉藕的小臂光致致,白嫩嫩的,仿佛轻轻一掐便能掐出水来。

    一旁撑船的老翁时不时的将目光投向她,眼中有着化不开的慈祥溺爱!

    在这艘乌篷小船上,除了他们爷孙俩,还有着一个人。

    一个船客!

    苏玉楼负手立在船头,修长的身影像一株挺拔的白松,湖上凉风徐徐,带着许些潮湿之气迎面拂来,在这盛夏刚过的季节,犹如二八少女的小手拂在脸上,尤为舒服。

    苏玉楼神色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这时,采莲姑娘嘴里又换了首曲目轻轻哼唱着,依旧是柳永的词,吴侬软语的柔糯腔调,地地道道的苏杭口音,让独在异乡为异客的苏玉楼倍感亲切,特别是在这临近中秋佳节的档口。

    苏玉楼的家在杭州,可却不是在当下的杭州,而是在千年之后另外一个时空里的杭州。

    在那个时空里,苏玉楼的家境十分富裕,大学念的是考古学,他喜欢研究华夏的历史文化,也喜欢各种各样的珍奇古玩,经常流连于各个古玩市场,而他人生中做的最后一件事儿,就是在地下拍卖场买了一尊青铜碑!

    一尊边角花纹精致,而碑面上却空白一片的青铜碑!

    地下拍卖场流露出去的都是些见不得光的黑货,据拍卖师介绍,这尊青铜碑是一伙盗墓贼从一座春秋王候墓中盗出来的,有着两千多年的悠久历史。

    在第一眼瞧见这尊青铜碑时,苏玉楼就像着了魔似的,鬼使神差般将这尊底价不斐的青铜碑给拍了下来。

    也正是因为这个东西,第二天他一觉睡醒,就莫名奇妙的穿越到了一个名为“神州”的地方,附身在了一个饿死的小乞儿身上,而导致他穿越的罪魁祸首更是诡异的到了他的脑子里。

    一百零八!

    原本空白的碑面上出现了这么四个字!

    自打那时起,每过去一天,碑面上的数字就变小一位,当碑面上的数字变成零的时候,他又穿越了!

    这次他穿越到了南宋理宗年间,脑海中青铜碑上的内容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试炼任务:生存!

    时间:六年!

    任务奖励:随机!

    六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的话,在古代生存六年,苏玉楼还是有这个信心和能耐的,然而,意外发生了……

    南宋理宗年间正值蒙宋交战时期,刚在穿越地附近一个村子安定下来的苏玉楼很不幸的遇上了打草谷的蒙古军,命不该绝的是,在脑袋即将落地的紧要关口,他又遇到了一个手持玉箫,带着面具的青衫老者。

    这青衫老者在当世武林中有着一个极为响亮的名号。

    东邪!

    如此一波三折,被东邪黄药师救下的苏玉楼最后成为了他的亲传弟子,理由竟是苏玉楼天资奇骨,悟性绝佳,适合传承桃花岛的衣钵。

    这个可以理解,穿越者嘛,都这样……

    至于东邪黄药师,在天下五绝之中,若论武功,他算不上第一,或许还排不上第二,但就以博闻广识,天赋才情而言,黄药师却是当之无愧的独占鳌头。

    届时,第二次华山论剑已经结束,对自家“笨女婿”极为不感冒的黄药师离开了久居多年得桃花岛,开始了游历天下,漂泊江湖的漫长生涯,苏玉楼跟随在黄药师的身边,足迹踏遍了大江南北,五湖四海。

    有着黄药师这么一个允文允武的老师在,苏玉楼自是“政史地,理化生”全面发展,桃花岛绝学,奇门遁甲,星象占卜,兵法韬略,机关医药通通学了个遍。

    五年!

    学艺五年,苏玉楼就已通过黄药师的考核,顺利出师!

    出师的前三个月,苏玉楼绝学方成,技痒难耐,自北往南沿途挑战各路江湖高手,很快便发现这些有着“铁胆震中州”,“疾风快剑”,“擎天一掌”之类名声通天响的武林名宿,武功实在不入流后,也就渐渐的失去了兴趣。

    随后的三个月里,苏玉楼寻到了襄阳城外的独孤剑冢……

    在孤独剑冢内,苏玉楼只做了两件事,一是服用普斯曲蛇的蛇胆,藉此增长内功修为,二是瞻仰前辈风采,体悟独孤遗刻上的残存剑意!

    “又是一年佳节至,待问游子归不归,不知不觉间已是五年零六个月过去,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也还只剩下六个月了啊!”

    将过往旧事匆匆回顾一遍的苏玉楼悠悠轻叹!

    “公子,你在想什么呢,这是刚采的莲子,新鲜着哩,你要不要尝尝?”

    软糯的嗓音在身旁响起,只见那个叫做“小莲”的采莲姑娘不知何时已站在了他的身旁,白生生的小手里捧着剥了青皮,同样也白生生的莲子。

    苏玉楼转头看了眼小姑娘,很是干净的一张鹅蛋脸,不施粉黛,婉约秀气,再看了眼那些莲子,心中念头忽起,揶揄开口。

    “无功可不敢不受禄,吃了姑娘的莲子,姑娘该不会找我另算酬钱吧?”

    少女小莲显然没想到苏玉楼会这么问,杏眸瞪的圆滚滚的,愣了片刻,旋即莞尔一笑道:“小莲才不是那种只瞧得见钱的势利女子呢,嗯……这个不收钱的,算是小莲请你吃的!”

    “那就多谢小莲姑娘的盛情款待了!”

    苏玉楼笑了笑,接着从小莲手中捻起一颗莲子丢入口中,轻轻咀嚼,这莲子入口略显生涩,可却极为的清香鲜美,回味无穷,情不自禁的又捻起一颗尝了起来。

    “唉呀,你这样一颗颗的从人家手里拿,也太麻烦了,都给你好了!”

    小莲红着俏脸,轻嗔开口,牵起苏玉楼的手,将手中的莲子一把放在他的手心里。

    苏玉楼也没推辞,接过那一把莲子,只是脸上忽然没了笑颜,一边吃着莲子一边唉声叹气。

    小莲见状,脸色微变,连忙问道:“公子叹气做什么,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还是小莲……”

    苏玉楼摇头截口道:“这倒没有,只是想到姑娘这么温柔体贴,清秀可人,以后也不知会便宜了那个混账小子,真是想一想,都叫苏某心中烦愁。”

    小莲闻言,俏脸顿时升起了两片红霞,小手扭捏着衣角,将头别向一边,抿着唇,声若蚊呐般呢喃说道:“小莲毛病很多的,那有……那有公子你所说的那么好啊。”

    苏玉楼哈哈一笑,他放才只是起了心思,眼下见小姑娘羞涩难耐,心中意味已尽,就此适可而止,没有继续再将玩笑开下去了。

    就在这时,将头别向一边的小莲似是瞧见了什么熟人,秀目微睁,张着小嘴,轻呼出声。

    “咦,是姚伯伯!”

    苏玉楼挑了挑眉,循着小莲的目光望去,只见侧旁一艘无篷小船缓缓驶来,船上载着三女一男,共计四人。

    小莲口中的“姚伯伯”自然便是船头那身材高壮,皮肤黝黑,相貌古拙无奇的中年船夫。

    苏玉楼淡淡的看了那船夫一眼,一眼过后,目光便掠向了他身后的三名女子,这三女……

    一个丫头!

    一个少女!

    一个道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