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证道三千界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心毒,武功更毒!
    桃花岛的弟子?

    李莫愁目光一凛,内心暗生警惕之余,面上仍是笑吟吟的说道:“原来尊驾是桃花岛的弟子啊,不知桃花岛主是阁下的那位?”

    苏玉楼含笑回道:“正是家师。”

    “黄老邪的徒弟?难怪能有这般惊人的功夫!”李莫愁暗暗想道。

    事实上,她心中对于桃花岛的忌惮,远远胜过有着天下第一大教之称的全真教,全真教的创派祖师王重阳固然是武功天下第一,可毕竟已经驾鹤西去。

    至于全真七子……呵……

    高手师傅,脓包徒弟!

    这便是李莫愁对王重阳,以及全真七子的评价,全真七子的名声虽大,可若单个单的拎出来,却无一人是她对手。

    桃花岛就不一样了,桃花岛主威名垂世数十载,至今仍在世上,其女黄蓉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女婿郭靖侠名远扬,降龙十八掌威震江湖。

    这三人,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就在李莫愁暗思之际,苏玉楼向着那个半大丫头问道:“小姑娘可是嘉兴陆家庄庄主陆立鼎之女,陆无双?”

    小丫头瑟缩着脑袋,听了苏玉楼的问话,黯淡的双眼中闪过一道亮光,随之又神色畏惧的看了李莫愁一眼,颤声开口。

    “是……我是陆无双,你认识我爹爹吗?”

    苏玉楼摇头道:“不认识!”

    小丫头闻言,眼中的亮光瞬间熄灭,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失望之色,垂头丧气,像个打了霜的茄子。

    苏玉楼自然明白小丫头泄气的原因,摇头笑了笑,旋即向着李莫愁道:“李仙子,苏某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不当讲。”

    李某愁目光一转,暼了眼陆无双,回道:“尊驾请讲!”

    苏玉楼一指陆无双,笑道:“这个小丫头虽然与我非亲非故,可她的一位亲属却是与我关系匪浅,不知李仙子可否卖我个人情,将这丫头交给我,让我送她去与亲人团聚。”

    苏玉楼的话倒也并非胡编乱造,信口胡说,若是当下境况与神雕原著剧情无异,那么陆无双的表姐……也就是程英应当入了黄药师的门下,算来算去也就是自己的师妹了!

    如果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将陆无双救下,也算是给那素未谋面的师妹一份见面礼了!

    李莫愁面色一沉,沉默片刻后,淡淡说道:“若是换作其他人的话,倒也好说,可这丫头对我来说,意非寻常,怕是不能答应尊驾的请求了。”

    苏玉楼微微皱眉道:“没得谈?”

    李莫愁斩钉截铁道:“没得谈!”

    苏玉楼轻叹一声:“苏某是个俗人,也有一颗怜香惜玉之心,实在不愿做那辣手摧花之人,奈何李仙子执意不允,那么苏某唯有……得罪了!”

    “得罪了”三字方一落下,便见苏玉楼脚下的小船轰然一颤,自变故突生后,就被骇得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小莲以及撑船老翁双腿一软,踉踉跄跄的跪伏在船上,紧接着,小船快速旋转起来,周遭水流受船身激荡,向着四下汹涌开去。

    平静的湖面上顿起波澜。

    在这波澜的冲击下,李莫愁所立足的小船开始向后荡去,剧烈的摇摆晃荡起来,船头上的中年船夫直接被掀飞了出去,跌入湖中。

    眼见苏玉楼突然发难,李莫愁面色瞬时一变,反应过来后的她右足猛地一跺,船身随之向下一沉,任凭波澜如何冲击,都一动不动,稳如磐石。

    “小莲姑娘,留在这里对你和老丈来说有百害而无一益,还是速速远去为好,这锭银子就算是苏某乘船的酬钱吧。”

    留下一句话以及一锭银子后,苏玉楼的身影已向前腾掠而去,而乌篷小船却是受力向后飘荡,在湖面上划过一道长长的水痕,转眼已飘出十余丈远。

    “呵……桃花岛又如何!真当贫道怕了不成?”

    刚刚稳住船身的李莫愁见苏玉楼飘然掠来,目中厉芒一闪,扬手就是几枚冰魄银针射出!

    苏玉楼摘下系在腰间的碧玉箫,执箫连连轻点,将射来的银针击落,磕飞,分毫不差。

    眼见苏玉楼即将落足船上,秀丽少女洪凌波……也就是李莫愁的徒弟拔出鞘中长剑,剑光闪烁,向着苏玉楼狠狠刺来!

    苏玉楼哈哈一笑,扬起衣袖,轻轻一拂!

    这一拂犹若垂天之云,不带半点烟火之气,洪凌波只感到一股不可抵御的力道落在长剑上,长剑立时脱手,随之全身一麻,腾云驾雾般倒飞而出,撞向她身后的李莫愁。

    “可恶!”

    避无可避的李莫愁怒骂一声,伸手将洪凌波接住。

    趁着李莫愁分身不暇之际,苏玉楼探手抓住陆无双的肩头,随之沉声一喝,只见“咔嚓”声中,小船木屑飞溅,直接被苏玉楼震成了两半,接着苏玉楼又运转体内真气,透过船身,作用在了湖面上。

    水花翻滚中,苏玉楼脚下的半截小船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向着远方岸边射去。

    “李仙子,此处过于狭窄,无法放开手脚,苏某先去岸上等你!”

    苏玉楼的话语和着微风,遥遥传来。

    李莫愁气极而笑道:“好!好!好!贫道这次倒真要向你好好的讨教讨教。”

    解开洪凌波身上的穴道,李莫愁手持拂尘,凌空挥洒,一股气劲顿时轰击在了水面上,水柱溅起,脚下那艘只剩了半截的小船也借着这股冲击飞出,紧随苏玉楼而去。

    湖的岸边是一片树林,郁郁葱葱,甚是繁茂。

    苏玉楼上岸之后,飞身入了林中,到了一处林中旷地方才将陆无双放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道:“小丫头,一会我若与那人交起手来,只怕是顾不上你,你先去前面的树林藏好,等我收拾了她,再去找你可好?”

    陆无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乖巧的点了点头。

    目送着陆无双那娇小的身影隐没于树林中,苏玉楼长吁口气,刚要转身,就听见身后传来急促的劲风声响。

    不用去看苏玉楼也知道来者是谁,凝神聚气,回身即是一掌,掌若回风拂柳,姿态飘逸灵动,掌力却异乎寻常的凌厉刚猛,引得周遭气流奔腾汹涌。

    “啪!”

    闷响声中,拂尘银丝断裂,凌乱飞舞,李莫愁身受掌力所迫,踉跄后退,在地上留下几道杂乱无章,入地寸许的脚印。

    “仙子来的倒是比我预想中的迟了那么一些。”

    转过身来的苏玉楼面色风轻云淡,好整以暇的凝视着李莫愁,并未趁胜追击。

    “那你可得好好感谢贫道,因为贫道让你多活了那么一会儿!”

    李莫愁冷笑开口,声色俱厉,然而目光之中却有一丝掩藏不住的异色,内心亦是暗潮浮动。

    这家伙……好生惊人的掌力,竟震的我气血翻涌,手臂发麻,险些出了内伤,桃花岛的武功莫非真就如此厉害?

    哼!我偏不信这个邪!

    心思千转百折间,李莫愁已平复了体内气血,柳腰一摆,就已窜至苏玉楼的身前,轻微颤抖着的手臂凌空卷动,拂尘银丝丝缕缕的纠结在一起,迂回游走,沿着一道道刁钻的轨迹弧度,袭向苏玉楼全身上下各个要穴。

    就像是一条条白蛇扑身撕咬!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锐响连连,银芒闪动。

    冰魄银针如寒星飞射!

    若是将拂尘银丝比作是蛇,那自其中射出的冰魄银针便是那蛇口中的致命毒牙!

    李莫愁外号赤练仙子,这“赤练”二字自然指的就是那剧毒无比的赤练蛇。

    故而这位貌美仙子不仅心毒,武功更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