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章节目录 第387章 我,陈歌,热心市民(4000字)
    “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个?”陈歌稍一愣神,立刻朝女生寝室跑去。

    跟在刘娴娴和马颖身后的女人似乎也发现了他,扭头看了陈歌一眼。

    灰白色的皮肤泛着死意,她目光中隐含着复杂的情绪。

    “这张脸?”陈歌看的很清楚,跟在刘娴娴和马颖身后的女人,就是马颖手机视频最后出现在窗台外面的女人!

    五官和眼神都完全一致,陈歌来不及多想,直接冲了过去。

    “小心!”

    他大声呼喊,刘娴娴和马颖却好像听不到一样。

    那个皮肤灰白的女人双手搭在刘娴娴和马颖肩膀上,趴在她们耳边,小声对她们说着什么。

    距离太远,陈歌听不清楚女人的声音,他只能看到刘娴娴和马颖身体逐渐变得僵硬,目光迷离,仿佛梦游那样,闭着眼睛往前走。

    “马颖!刘娴娴!”

    似乎是陈歌的呼喊起了作用,两个女孩速度变慢,脸上表情出现细微的变化,就像是正在做噩梦一样。

    她们也在挣扎,可是结果却跟陈歌想的不一样,两个女孩最终还是没有醒过来,走出几步后晕倒在地。

    跟在她们身后的女人深深的看了陈歌一眼,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比划了一个奇怪的手势,然后转身朝女生寝室里跑去。

    这女人转眼消失不见,陈歌只看见她肩膀处的衣服破了一个洞,就像是被子弹打穿了一样。

    “她为什么要指向自己的心脏?是在威胁我?”

    陈歌跑到女生宿舍门口,拍打着宿管的窗户,他刚才那一嗓子其实已经把宿管给吵醒。

    “有人晕倒了!就在宿舍楼门口!”

    凌晨三四点,一个男人拍着女生公寓宿管的窗户,宿管大妈被吓的不敢出来,直接拿手机通知了保安和学校的人。

    ……

    桌上摆着一杯早已放凉的水,陈歌看了一眼墙上的表,现在是早上五点四十分。

    灯光照在身上,他双手撑住桌子,平静的看着自己对面的七、八个人。

    其中有警察、有保安,还有学校的老师。

    “我已经反复说过很多遍了,我不是变态,那两个女孩也不是我弄晕的。你们可以质疑我,但是请你们记住你们现在说的话,等那两个女孩醒来,我要你们亲自给我道歉。”

    “陈歌,我们相信你没有问题,否则颜队也不会亲自安排我过来。”李政顶着黑眼圈,十几个小时前两人刚刚分别,十几个小时后,两人又换了一个场地再次见面。他现在看见陈歌,已经有种上班遇到了同事的感觉。

    “那两个女孩昨天白天来我的鬼屋玩,我看出她俩有心事,询问过后才知道,其中高个女孩的姐姐失踪了,这是她的一块心病。”陈歌捂着自己胸口:“或许你们觉得我的行为很奇怪,非亲非故,为何要出手相助?但我想告诉你们,我的父母在大半年前也离奇失踪了,有时候只有经历过才能感同身受,所以我想要帮她!”

    陈歌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回荡,感染力很强。

    “凌晨三点多,两个女孩昏倒在女生宿舍门口,我们查看了监控,当时校园里只有你跟在她们后面,凶手不是你,那会是谁?”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穿衣打扮很有品味,他平时住在教职工宿舍当中,所以这边一出事立刻就赶过来了。

    “我没看到,可能是任何一个人,包括你在内。”陈歌根本没有退让的意思,见谁怼谁:“两个女孩昏倒,这案子看似没有多严重,其实背后还隐藏着一个更大的案子。”

    陈歌的目光蕴含冷意,除了几名警察外,其他几人都有些发毛。

    “我之前说过,那两个女孩来鬼屋找过我,其中叫做马颖的女孩,她姐姐失踪。她之所以考进九江法医大学就是为了寻找自己失踪的姐姐,因为她姐姐曾经是这里的学生……”

    陈歌将刘娴娴和马颖每天凌晨外出,去寻找学校怪谈里雕塑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都市怪谈大多都是虚构出来的,但是也有很少一部分是有故事原型的,只不过在人们不断传播的过程中,渐渐被夸大。”陈歌喝了一口杯中的水,声音平静,大脑却在飞速运转,想着如何去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

    “你的意思是,雕像流血泪这个怪谈是有真实故事原型的?”李政和陈歌比较熟悉,知道陈歌不会随便乱说。

    “马颖手机里有一段视频,是她姐姐失踪前发给她的,地下仓库那个会流泪的雕塑曾在视频中出现过,只要找到那座雕塑的主人,就能顺藤摸瓜抓住杀害她姐姐的凶手!”陈歌双手握着杯子,手背上浮现出青筋。

    屋子里的人都有些无法接受,他们原本以为这只是一起变态尾随女学生的案件,没想到竟然还会牵扯出一起谋杀。

    “你说的那段视频我们已经找到了。”李政脸色古怪:“视频不是使用马颖手机拍摄的,几年前马颖姐姐失踪的时候,她的父母专门跑到九江请求我们协助寻找,当时她们提供过那段视频,但是经过相关技术人员鉴定,这视频根本就不是马颖姐姐发送过来的,而是马颖自己拍摄的。”

    “马颖自己拍摄的?”事情跟陈歌想的不太一样。

    “没错,准确的说马颖姐姐失踪那天,马颖和她在一起,但是马颖却怎么都回想不起那天的事情。”李政翻看手机:“我们这边有案宗,她父母前几年也经常过来询问,直到最近才放弃。”

    李政轻声叹了口气:“马颖姐姐失踪的时候,马颖还没上大学,现在她自己都快要毕业了。”

    “怪不得她最近急着要去寻找姐姐。”陈歌听李政说完后,心里有一丝不舒服,他转动手中的杯子,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视频以第一视角拍摄,屋内显然发生过一起凶杀案,我在看到视频的第一时间已经断定屋内还有其他受害者。”

    “现在可以确定,那段视频并不是她姐姐传送给她的,而是她自己拍摄的。”

    “也就是说,当时躲在床底下拍摄的是她!而当时屋子里的受害者是她的姐姐!”

    “凶手就在屋子里,她是怎么侥幸逃命的?”

    “视频的最后一秒种,她看到了那个趴在窗台上的女人,那有没有可能是怪女人救了她?”

    “她失去了一天的记忆,很有可能也是怪女人有意而为,那个女人不想让马颖回忆起这些东西。”

    想到这,陈歌一下站了起来:“马颖和刘娴娴醒来没?快去看看她们两个,我怀疑她们两个可能已经忘记了昨晚发生过了什么事情!”

    今夜跟着刘娴娴和马颖进入女生宿舍的,就是几年前那个趴在窗台上的女人,几年前她能让马颖失忆,那几年后的今天她依旧可以让马颖和刘娴娴短暂性忘记过去。

    “你别急,我马上给医生打电话。”李政拨通了某一个号码:“张医生,那两个女孩醒了吗?我们现在方便过去吗?”

    电话那边传出医生不是太乐观的声音:“人已经醒过来了,也没什么大碍,就是她俩好像受了什么刺激,精神不太稳定。”

    “好,那我们马上过去。”李政和另外一名警察在前面领路,法医学院的保安和那个很爱干净的男老师将陈歌围在中间,似乎还是对陈歌不放心。

    几人一起来到医务室,刘娴娴和马颖躺在病床上,脸色有些苍白。

    “好点了吗?关于昨晚发生的事情,我有几个问题想要询问你们。”李政搬来椅子,刚坐到病床旁边,就看见刘娴娴和马颖同时摇头。

    “昨晚我们一直呆在寝室里,也不知道怎么就跑到走廊上了,没有任何印象。”

    “你俩再好好想想,昨晚我们三个一起进去了地下仓库里,最后还是我舍命把你们救出来的!”陈歌挤到病床前面,他被旁边的保安和医生拽住,那些人似乎是担心陈歌吓到两个女孩。

    说来奇怪,原本脸色苍白的刘娴娴和马颖,看到陈歌后竟然平静了许多,似乎眼前这个男人能让她们感到安心一样。

    “我不记得了昨晚的事情了,但我从他身上感觉不出恶意。”马颖抱着头:“我好像真的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刘娴娴对陈歌的印象要比马颖深,可能是因为她被陈歌背了一路的原因,现在就算记忆缺失了一部分,但她看着陈歌,仍旧觉得陈歌是一个很好、很可靠的人。

    “他昨晚帮助过我和马颖,具体发生过什么我想不起来了,我只知道如果没有他的话,我和马颖可能都会有生命危险。”刘娴娴语气很肯定,她说完还对着陈歌笑了一下,又小声补充了一句谢谢。

    “昨晚你已经说过了。”

    陈歌双眼轻轻眯起,两个女孩记忆缺失,肯定和那个皮肤灰白的女人有关。

    他昨晚清楚看到,那个女人趴在刘娴娴和马颖耳边说了什么,然后两个女孩就好像开始梦游了一样。

    “能隐藏某一部分记忆,这种能力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陈歌在心里默默思考,他看着马颖和刘娴娴,想到了另外一个人——快要退休的警察老魏。

    那个警察和陈歌一起进入活棺村,在最后关头似乎遇到了怪谈协会的十号,再往后他的记忆也缺失了一部分。

    “老魏的症状和刘娴娴、马颖一样!这是不是说明,他当时也遇到了那个灰白皮肤的女人?朱姓女人说十号背上背着一具尸体,怪谈协会十号背着的会不会就是那个皮肤灰白的女人!”

    陈歌在地下仓库询问雕塑关于怪谈协会的问题时,雕塑里的灵直接消失了,能够看出地下尸库似乎也和怪谈协会有关。

    “怪谈协会手里掌握着不止一扇门,其中一扇是第三病栋的血门,另外一扇有没有可能是地下尸库的门?”

    陈歌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他感觉自己离怪谈协会会长的真实身份越来越近了!

    “十号应该很熟悉九江法医学院。”

    对九江医科大学很了解,见过自己碎颅医生的面具,还参加过个别案件的侦破,想到这里,陈歌脑海中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贺峰!”

    午夜逃杀场景刚开启的时候,鹤山和九江法医学院的几个学生来参观,其中个子最高、年龄最大的那个人就是贺峰。

    当时陈歌看这人冷静沉着、遇事不慌,还跟他互相交换了电话,准备发展成自己探灵直播的队友。

    “不会真的是他吧?”

    陈歌正在思考,病床上的刘娴娴眼睛忽然红了起来,她看着人群的某个方向。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陈歌发现那个打扮很干净的男人目光躲闪,故作镇定。

    “原来刘娴娴喜欢的就是这个人。”

    可能是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刘娴娴眼中完美的男人,在陈歌看来除了会打扮外一无是处。

    “黑色手机的一星任务还没完成,这个男人要多多留意。”

    马颖和刘娴娴亲自为陈歌证明,她们都说陈歌没有恶意,再加李政出面,这事总算是平息了下来。

    天刚亮的时候,李政带着法医学院的保安进入地下仓库,将那座雕塑取出。

    接着他们联系医科大新校区的人,开始排查到底是谁把这座雕塑放入地下仓库的。

    这时候已经没有陈歌什么事情了,他趁着别人不注意,背上包溜出法医学院。

    在他准备打车离开的时候,忽然发现刘娴娴喜欢的那个男人也偷偷跑了出来。

    “现在是法医学院最忙的时候,他不在学校里帮忙,急急忙忙是要去哪里?”陈歌躲在便利店当中,等那人上了车后,自己也拦下一辆车跟在那人后面。

    出租车开了十几分钟,最后停在了芳华苑小区门口。

    “我听李政说,这个人不是一直住在教职工宿舍里吗?来芳华苑小区干什么?”

    陈歌对芳华苑印象不是太好,他下了车,悄悄跟在那个男人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