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章节目录 590章 柳生十兵卫,必杀之剑!
    然而已经来不及多想。

    脚下,剑尖从影子里穿出来,欲要以无比诡异的刺杀方式,将李汝鱼如冰糖葫芦一般串在那柄一米七八的长剑之上。

    这一次,李汝鱼反应了过来。

    几乎是用脚尖踩着剑尖,凌空而起,站在半空俯瞰着驿站。

    思绪急转。

    柳生十兵卫究竟是如何刺中自己?

    第一次,是从地底出剑,第二次,是从墙壁里出剑,第三次,则是驿站大门门廊上。

    没有相同之处!

    在没有找到破解这种秘法之前,李汝鱼原本不愿意落地,毕竟自己完全陷入被动,站在半空的话,就算那人要偷袭,自己也可以用刺客之术躲避。

    但李汝鱼很快发现行不通。

    那位叫柳生十兵卫的剑客,确实对空中的李汝鱼无可奈何,所以他选择了对小小出手。

    若非关键时刻嫁衣女子有所察觉,黑发和嫁衣缭绕而形成的红黑光影将小小卷开,只怕小小就会被那柄从墙壁里透出来的一米七八长剑穿心而过。

    李汝鱼无奈叹气。

    嫁衣女子其实是救不了小小的。

    是柳生十兵卫放水。

    显然,他也有着他身为剑客的尊严和荣耀。

    并不愿意杀妇孺。

    之所以对小小出手,不过是借此告诉自己,你李汝鱼不落下去和他一战,他就会被逼着杀小小等人。

    所以,没得选择。

    李汝鱼落地,按剑而立。

    果不其然,当李汝鱼落下来之后,柳生十兵卫就不再对小小出手。

    驿站院内很安静。

    李汝鱼不断碎步移动,寻找着柳生十兵卫究竟藏身在何处。

    只要找到他是如何用这种诡异方式出剑的真相,找到他的藏身之处,那么要破他的剑就不难——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可怕。

    机会不多。

    想必柳生十兵卫也知道这一点,他绝对不会给自己更多的机会来寻找到他的弱点。

    李汝鱼猜对了。

    柳生十兵卫的确有些惧怕被李汝鱼破解了他的忍术。

    他又出了两剑。

    一剑在李汝鱼碎步到屋檐下的台阶上,从黑暗的屋檐影子里刺下来一剑,太过于诡异,李汝鱼没来得及使用拔剑斩天术反击。

    只能闪避。

    这一退李汝鱼推倒了驿站院子最西侧的水缸旁。

    几乎没有任何预兆,又是一剑。

    这一剑更诡异。

    李汝鱼的视线还在屋檐下,他甚至还能看见柳生缓缓将剑收回屋檐下的阴影里,然而背后水缸之内,却有剑尖欲要穿胸而过。

    万幸,李汝鱼听到了吱吱声。

    嫁衣女子尸体内的那个小女孩,天胎陆地剑仙,虽然只相当于大凉的扶摇境,但其特殊的存在,让其拥有超越普通人敏锐感知。

    在最危险的时刻发出了吱吱声。

    李汝鱼心中一动。

    不管有错没错,先向左边一侧,就欲再闪。

    然而那柄长剑已经穿过李汝鱼右肩,万幸的是,李汝鱼收住了继续向左侧闪避的动作,否则不需那名剑客用力,他自己就会将自己的肩膀削掉。

    李汝鱼前奔。

    脱离了长剑的笼罩,右肩留下一个巨大的血洞。

    局势渐危。

    从柳生十兵卫出手,五剑而已,李汝鱼就遭受了三剑创伤,尤其是最后一剑,直接将右肩贯穿,让李汝鱼的动作变得分外痛苦。

    但李汝鱼没有认输。

    脱离那柄一米七八长剑的范围后,几乎是一刹那的功夫,便猛然转身,手中长剑猛然劈落。

    很简单的劈落。

    一如当年,站在扇面村村口鹅卵石河中的那个少年,劈出的那最简单的一剑。

    然而李汝鱼如今已万象。

    这一剑再简单,也是返璞归真的一剑。

    水缸爆裂。

    缸中的睡莲被劈成粉齑,几条游鱼也化为血雾,李汝鱼却紧紧盯着地上。

    地上,除了游鱼的血雾,水流之中,从地里冒出了一股血水。

    柳生十兵卫受伤了!

    李汝鱼心中长出了口气。

    在先前时,李汝鱼几乎要生出柳生十兵卫就是空气的错觉,如今看来,他并不是,他出剑时,人就在出剑的位置。

    既然知道他在那里,那么他的剑除了诡异,便再没有威胁。

    躲开,然后回击。

    一击毙命。

    就这么简单。

    这是李汝鱼的底气,只要找到了人,这天下除了风城主,李汝鱼不认为还有人能接得下自己全力一击的大河之剑。

    嗯,大概还得加一个人。

    那个如今在距离开封不远的嵩山开宗立派的东土和尚。

    他麾下三个弟子战力不俗。

    而且据情报,那个东土和尚俨然有入圣的趋势,倒是让人觉得诧异,东土的人来到大凉,竟然也有资格入圣?

    不知道张河洛究竟在干什么……

    此刻倒想不到那么多。

    李汝鱼按住已经归鞘的锈剑,等待着柳生十兵卫的下一次攻击。

    这一次以静制动,志在必得。

    然而……

    大出李汝鱼意料之外,彷如刺客以隐秘之术刺杀的柳生十兵卫,却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李汝鱼的眼前,和服随风飘舞,双手握刀默然的凝视着李汝鱼。

    就站在第一次出剑的地方。

    李汝鱼讶然不解,却更警惕,没有丝毫因为敌人现身就松懈的情绪。

    反常必有妖!

    很快,李汝鱼被眼前一幕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究竟是什么武道?

    在第一次出剑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柳生十兵卫,在第二次出剑的墙壁前,出现了第二个柳生十兵卫,在第三出剑的院墙大门门廊上,出现了第三个柳生十兵卫,在第四次出剑的屋檐下,出现了第四个柳生十兵卫,在破碎的水缸旁,出现了第五个柳生十兵卫。

    同时出现!

    恰好站在五个方位,将李汝鱼围困在正中。

    这怎可能?

    李汝鱼纵然行走了多年江湖,可从不曾见过如此诡异的武道,说是武道,倒不如说这更像是一种道法,充斥着鬼神之气。

    五个柳生十兵卫,几乎是同时开口:“奥义——新阴流五在天!”

    话落,霞光起。

    五个柳生十兵卫身上,激射而出虹线,两两相连。

    形成一个巨大的五芒星。

    地上浮现出难以理解的晦涩难懂的文字,全是由红色的虹线构成。

    李汝鱼就如站在一个巨大的红色符文之中。

    李汝鱼吃惊的发现,在这个巨大红色符文诡异的神异之下,本意是万象境界的他,根本无法闪避,也无法化清风离开这座符文大阵。

    只能站在那里,然后出锈剑迎接柳生十兵卫精心布下的这一记杀招。

    嗡!

    一声声闷响。

    刹那之间,驿站之内,升起了一轮烈日。

    五道霞光,以雷霆万钧之势,又如五道惊雷,直指李汝鱼,最终交汇在李汝鱼身上,爆发出比太阳还明亮的光彩。

    无比刺眼!

    驿站之内,周婶儿眼睛被强光刺得流泪,不敢再看,低首轻声祈祷。

    她哪懂得起武道,只是在暗暗祈祷,这一次陪伴小小去楚州,本希望一路平安,哪曾想到女婿李汝鱼要面对这样的刺杀。

    周婶儿很担心。

    她也在难过,要是女婿输给了那个奇怪的剑客,自己这些人只怕也会死在赵室的力量之下,周婶儿倒是不怕死,她只是觉得难过,怕是再也见不到夫君了——嗯,不是小小的爹,周婶儿现在的夫君,是宁缺那个丧妻的亲侄儿。

    小小倒是淡定。

    眯缝着眼盯着那团烈日,她无比信任鱼哥儿,觉得没有什么事情能难难倒他。

    鱼哥儿从来没输过呢!

    阿牧和阿牧脸色大变,同时娇叱一声,几乎不需要任何沟通,和小小关系最不好的宋词,手按腰间长剑挡在小小面前。

    最危险的时刻,宋词反而最挂念小小。

    被宋词呵护的小小翻了个白眼。

    嘀咕了一句。

    好嘛,这一次算你赢了。

    宋词头也不回的怼了一嘴,谁稀罕。

    两女各自哼了一声。

    嫁衣女子则是红黑光影剧烈旋转,如一柄伞,挡在了周婶儿面前,发出焦急的吱吱声。

    阿牧则心有灵犀,一闪而逝,来到另外一个房间。

    锵!

    长剑出鞘,阿牧横剑挡在苏苏身前。

    至于杨姓女子和其余七个歌姬,只能听天由命。

    此刻,在那轮烈日映照下,驿站方圆百米之内只见亮光。

    不见万物。

    极致的光芒之下,其实亦是极致的黑暗。

    所有的光影都在这极致的烈日光彩下,失去了存在的形态,没人看得见任何东西,炽烈的光芒,遮掩了整个驿站百米内的所有物体。

    不见柳生十兵卫,也不见李汝鱼。

    只有烈日的亮光。

    充斥着无尽的杀意和强势至极的剑意。

    没人知道,亮光核心之中的李汝鱼要如何应付这一剑,又能否在这一剑下活着。

    这是柳生十兵卫必杀的剑。

    先前的五剑,柳生十兵卫根本没奢望能杀李汝鱼,所有的出剑都是为了这一记奥义做铺垫,一剑接一剑,恰好施展出一招。

    柳生十兵卫不相信这个天下有人能硬抗这一招。

    哪怕是上泉信纲也不能。

    所以,他知道李汝鱼死定了。

    心中甚至有些遗憾。

    本以为李汝鱼会无比难杀,所以自己抛弃了身为三天狗的荣耀和尊严,选择和那个三刀流男人联手杀李汝鱼,不曾想,到头来是高估了李汝鱼。

    身为大凉天下的异人,自己的武道终究也被拔高了一大截。

    这一记奥义既然完整的使出,那就只有一个结果。

    敌败。

    敌败则死!